中紀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張春生(左)與監察部副部長陳小江並排而坐,疑已升任監察部副部長。(影片截圖)
中紀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張春生(左)與監察部副部長陳小江並排而坐,疑已升任監察部副部長。(影片截圖)

臨近中共十九大,王岐山的「打虎隊」高層再現變局。王岐山的北京舊部、中紀委秘書長楊曉超傳出任保監會主席,頂替項俊波落馬後留下的遺缺。而習近平的浙江舊部、中紀委駐中辦紀檢組長徐令義近日成為中紀委正部級領導。有消息稱,徐將出任中紀委秘書長。徐令義也是繼楊曉渡、李書磊之後,第三名躋身中紀委頂層的習近平舊部。 7月3日,王岐山召開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電視電話會,根據央視影片,中紀委駐中辦紀檢組長徐令義與到會的中紀委書記和副書記(正部級及以上)在主席台同一排就座。而主席台之外全部為副部級及以下官員。

按中共官場慣例,這意味著徐令義已升任正部級。

同時,坊間消息指,出身北京財經系統的中紀委秘書長楊曉超將出任保監會主席。關於徐令義的新任職,一個說法是任正部級巡視專員,另一種說法是頂替楊曉超,就任正部級的中紀委秘書長。

微妙的是,《中國紀檢監察報》7月4日報道,上述會議由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主持,中紀委有關領導楊曉渡、吳玉良、劉金國、楊曉超、李書磊、徐令義出席會議。

但根據電視畫面,楊曉超並沒有與會。有分析認為,這不排除是王岐山在正式調令出來之前,有意掩蓋楊調職的消息,於是才讓楊「被開會」了。

因為正部級巡視員此前並無先例(最高只有副部級巡視員),而巡視員非領導職務,坐到主席台有悖中共官場慣例,觀察人士更傾向於認為,徐令義是暫時掛正部級巡視員的名頭,任命出來後,再正式頂替楊曉超的遺缺。

火箭式提拔

徐令義是浙江衢州人,早年一直在浙江任職,習近平出任浙江省委書記時,徐先是任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文明辦主任,後任省委副秘書長、信訪局局長,尤其是「維穩」重點部門信訪局長的職務,令徐有了很多與習近平打交道的機會。

徐令義後來進京出任國家信訪局副局長,2014年2月轉軌出任中央文明辦專職副主任,躋身副部級。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2014年底落馬後,中辦被習近平當局猛力清洗。2015年3月,徐出任中紀委駐中辦紀檢組長,成為當時中紀委新派遣的進駐七大權力中樞的紀檢組長之一。作為習近平的浙江舊部,徐進入中辦,踩的正是中辦打虎的時間點。

在副部級停留了不到3年半,徐令義即晉陞正部級,與花了2年即晉陞正部級的楊曉超一樣,都是被火箭式拔擢(副部升正部的平均耗時,統計值約為9年半)。1958年4月出生的徐,還有不到1年就到副部級退休年限,這樣的安排帶有明顯的突擊陞官痕跡。

值得注意的是,徐令義之前,出任中紀委副書記的楊曉渡是習近平的上海舊部,李書磊是習近平的中央黨校舊部,加上徐,中紀委8名正部級以上高層(書記1人、副書記6人、秘書長1人)中,習近平舊部就佔了3人,因為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和吳玉良都面臨到齡退休的問題,料此後習家人馬比例將來可能還會攀升。

12萬人參加的紀委會議

據官方報道,上述扶貧執紀會議有3,000多個分會場,12萬多名紀檢監察官員與會,被指「規模空前」。這也是王岐山隱身40天重新露面以來的首個高調動作。

根據公開資料,王岐山執掌中紀委後,平均兩年一次電視電話會議,前兩次分別是2013年5月的會員卡專項清退活動電視電話會議和2015年8月的關於《巡視工作條例》的電視電話會議。

不少人眼中,此次高規格會議,對此前海外爆料的「唱衰」王岐山,隱含回擊意味。

張春生或升監察部副部長

此外,本報記者根據央視畫面發現,會議中,只有4人坐在主席台兩側,其中3人是監察部副部長,剩下的1人是中紀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張春生,而不是今年4月才出任監察部副部長的鄒加怡。

因為台下的前排全是副部級紀檢官員,這意味著,張春生已悄然升任副部級,很可能就是接替鄒加怡出任監察部副部長。與楊曉超一樣,同為出身於財政系統的鄒加怡是否也已外調,引外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