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一,適逢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新一屆特區政府上台。而隨著上一屆梁振英政權落台,許多港人表示對中共框架下的新一屆政權已不抱有任何幻想,他們認識到,在中共的體制下,香港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香港爭取民主唯有靠香港人自己的覺醒和改變,不少港人已經開始進行這種內在的自我努力和改變。

曾任職民主黨智囊的香港跨媒體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在七一遊行的街站出現,身邊有數十市民圍觀其演說。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他提到「一國兩制」在過去廿年在香港的落實情況很不理想,「包括香港自治,《基本法》承諾的自治權都受到侵蝕,所以越來越多人反對共產黨管治香港的手法,相信會有越來越多人站出來爭取民主,這是過去二十年很明顯的趨勢。」

中國民主改革 對香港才最有利

不過他表示,對香港未來仍有信心,「越多香港人站出來就越有信心。我覺得是靠香港人救自己。」他認為,中國如果能夠自己實現民主改革,對香港才最有利。中國有民主,香港在一個正常的環境中運作,一國兩制才會「不走樣」。

一年一度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除了是市民表達自由民主訴求、反抗中共暴政的日子,也是民間團體呼籲市民關注各種社會、民生議題的平台,今年七一更有65個團體申請擺設92個街站,打破歷年紀錄。

由香港法律界人士所組成的團體「法政匯思」,今年是第三年出來擺街站,團體召集人及執業律師文浩正表示,中港當局表面上說在維持「一國兩制」,實際上近年發生很多事,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過去五年,我們看到特區政府在很多地方都做不到,反而有一些行動讓人破壞它。」

提到對新一屆政府的期待,他直言新上任特首的林鄭月娥,要收拾前特首梁振英遺下的爛攤子並非易事:「希望給時間給新一任特區政府,儘快把一切重回正軌,知道過去一屆這五年來的傷害很大……這是建基於我們對她的一個要求,以及基本法之下的承諾。」

對於梁振英UGL涉貪事件,他強調應依法辦事,「我們希望梁振英離任,不要再阻礙司法獨立之下去調查這件事。這帶給大眾很大的關注,我希望執法部門依據法律行事。」

深耕細作 : 傘運後深入社區

成立於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的團體「香港維修」,在擺街站推出「深耕細作」T-Shirt 籌款。召集人Max Leung表示,傘運後,他們採取深入社區、幫助基層市民維修家品的方式,同時宣揚民主思想。團體現有70幾人,每次活動都有20幾人自願參加。他表示,好似民主之漫漫長路需要踏實深耕一樣,「我們每接觸一次街坊,其實是轉變的發生,社區有上萬人,我們接觸不完,但我們有深耕細作的恆心和理念慢慢做。」

他解釋說,參與的全部是義工,因為當年傘運後每一個參與者都有這個承諾,要散落社區,做深入的基層工作。他認為,當基層市民日常生活中的困難得到解決的時候,才會令他們有心情去考慮如何改變自己生存的環境以及民主問題。「即使在傾談的過程說服不到街坊,但我們切切實實幫助基層街坊,水龍頭不漏水,維修好電燈,這些是很大的滿足感,驅動義工繼續每星期都參與。」

他說,雖然不能量化有甚麼改變,但在區議會及立法會的選舉中,看到民主派得票在這一區有上升,「我不能夠說一定是因為我們,但我相信我們接觸的街坊或多或少有微小的改變。」「我想我們可以結合政治和民生,讓這件事可以持續下去。」

沙田區議員: 香港人撐粵語

沙田區議員趙柱幫在街站呼籲市民要捍衛粵語文化,反對普通話教學。他說:「粵語是香港人的母語,而過去20年以來,教育局一直赤化我們的小朋友,一直侵蝕我們的語言。香港有七成小學已經使用普通話教中文,可以預見我們未來的小朋友,不再懂得說粵語。」

他說,如果香港實行普通話教學,10、20年後,香港人的語言都消失,「而當我們連自己的粵語文化都無法捍衛時,我們怎麼追求民主自由呢?」

反大白象工程 市民靠自己

守護大嶼山聯盟提出反對「大白象工程」——即梁振英任期內批示的「東大嶼都會」工程。聯盟召集人郭小姐表示,大嶼東建完之後,不知給誰住,因為屆時香港人口會下跌。

至於新一屆政府上台,郭小姐擔憂林鄭月娥上台後情況會更差,「因為她熟香港政府的程序,她會做很多法律上的程序,做暗中的手段,不像之前梁振英那樣張揚。」因此她認為,權益還是要靠香港人自己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