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6月30日上午11時15分,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正式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說,兩國就以美韓同盟為基礎,共同解決朝核問題、實現朝鮮半島和平與經濟繁榮等議題已達成共識。

特朗普說,文在寅當選南韓總統後,選擇美國作為外訪的第一站,美國為此感到非常榮幸。他將期待與文在寅展開長年的合作──為民眾的福祉,為鞏固兩國親密的友誼。

文在寅說,這兩天的訪問,他與特朗普之間加深了對彼此的信任,兩人達成了廣泛的共識;他看到特朗普對於解決北韓問題的堅定;兩人所建立的友誼與相互信任關係,成為牢固的可依靠的基礎,去應對未來的挑戰。他和特朗普均同意,只有強大的安全體系才能帶來真正的和平,而解決北韓問題是兩國的頭號優先合作目標,從根本上解決北韓去核問題。

特朗普還說:「與北韓政權的戰略耐心時代已經失敗了。」「坦白的說,耐心結束了。」他警告說,美國正面臨著「北韓貪婪和野蠻制度的威脅」,「不顧其人民群眾和鄰居的生命安全與非生命(如財產)安全」,他誓言美國將繼續採取行動捍衛美國和盟友的利益。

文在寅也警告北韓說,「北韓的威脅和挑釁將得到嚴厲的回應」,他發誓南韓和美國將加強聯合威懾能力。但他也呼籲北韓政府「及時回到談判桌上」,實現和平結束核計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圖為特朗普發表言論。(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圖為特朗普發表言論。(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白宮發表聯合聲明。(石青雲/大紀元)

一次成功的首腦會議

「我們的私人關係非常、非常好。」特朗普說。

特朗普昨晚(周四)在白宮宴請了文在寅夫婦。特朗普說:「我們在白宮共進一場美妙的晚餐,在北韓和貿易方面達成很多共識。」

文在寅通過翻譯人員說,昨晚雙方提出過一些「包括北韓在內的問題的誠懇討論」。他說:「這是一次機會,重申美國和南韓正在通力合作,共同走向一個偉大的同盟。」

文在寅在昨天的晚宴開始前致辭說,希望能與特朗普總統保持長期合作,最終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體系。

美方出席人員在晚餐後向韓方表示「晚宴十分成功」,意指兩國元首在首次會面中建立了信任和友誼。

曾任小布殊總統時期的美駐韓大使、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傑出研究員弗什博(Alexander Vershbow)說:「文在寅知道這是他首次作為總統身份訪問美國,與總統特朗普建立良好的個人關係是很重要的。」

「大西洋理事會」另一位資深研究員梅茨爾(Jamie Metzl)說:「由於特朗普總統在做出決定時非常重視個人關係,所以他和文在寅總統之間建立牢固的私人關係,可為解決未來的問題提供更好的基礎。塑造這種關係是首腦會議的基本目標。」

這次會議有何意義

在北韓問題上,兩國領導人達成共識,即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共同戰略目標,符合兩國的利益。

「這是一次高調的訪問。」弗什博說,由於當前北韓核彈和導彈計劃的緊張局勢升高,以及文在寅與特朗普政府之間在如何應對北韓問題上的分歧,文在寅採取行動前往美國訪問,淡化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的分歧,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

美國和南韓之間的最大分歧

弗什博認為,美國和南韓之間最有分歧的問題是應對北韓的戰略方向。「文在寅總統強調有必要與平壤進行對話,並重新回到金大中總統及盧武鉉總統時期的陽光政策,而在美國看來,該政策完全沒有改變北韓的侵略行為。文在寅也可能建議減少美韓軍事演習,以換取凍結北韓進一步的核試驗和導彈試驗,而美國認為這一建議會削弱韓美防禦,同時默認接受北韓現有的核能力。」

梅茨爾則認為,與中國和北韓關係的問題,是特朗普和文在寅面臨的最有分歧的問題。特朗普總統即將對中共和北韓採取強硬派的作法,而文在寅總統的定位是溫和派。

文在寅稱他認同特朗普的「鐵腕外交」

文在寅昨晚在晚宴上表示,希望特朗普優先重視朝核問題,過去美國對北韓問題的重視僅停留在口頭上,他本人對特朗普的「鐵腕外交」表示認同。

文在寅表示,如果特朗普能夠解決朝核問題,這將是美國歷任總統都未能達成的偉大成就,特朗普將成為一名偉大的總統。

青瓦台透露這一發言的高官表示,文在寅並未就「鐵腕外交」作具體說明。特朗普對朝政策基調為「最高強度的施壓和接觸」(Maximum Pressure and Engagement)。

周四,特朗普政府宣佈對北韓進行額外的制裁,制裁中國丹東銀行、一間中國公司和兩名中國公民,以削減北韓在核發展上的融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