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朋友的孩子住院了,在電話裏和她聊了幾句。孩子是過敏性體質,自打出生就遇到各種問題,讓朋友很是頭疼。這次住院也是因為過敏反應太嚴重。

孩子皮膚敏感,輕微的刺激都能誘發濕疹。他不能過多接觸花粉,就連番茄也不能吃,只要吃一口,嘴邊的皮膚就變得紅紅的,很難受。每次說起這些事,朋友都很懊惱,為孩子不能暢快地感受這個世界而遺憾。

除了體質敏感之外,小傢伙的膽子也很小,不敢爬高,不敢玩滑梯。很多對小孩子而言很自然的玩具與遊戲,小傢伙都要避開。的確如朋友所說,他生活的圈子太窄、太有限了。我也為孩子感到遺憾,世界這麼大,他的天地卻那麼小。

不過,說起來,每個人都一樣。即使體質不敏感,人一生也不能把一切都體驗過。這世上永遠都有我們沒去過的地方、沒見過的風景。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我們能認識或說上一句話的並沒有多少。不管我們學識多麼豐富,也總會有我們不懂或思考不透的問題。

所以,不管世界多大,我們每個人的天地其實都是有限的。就像我們站在開闊的草原上,抬頭看到沒有邊際的藍天,彷彿自己的世界也這樣遼闊。其實不是,我們真正能夠觸及的只有身邊的那一小塊地方,再遠處我們只是看到而已,因為距離,我們即使看到也看得並不清晰。

雖然我們能夠感知的世界是有限的,對很多問題卻經常很輕易地給出十分確定的結論,並排斥自己尚未理解或接觸過的見解。想來這一點真應當改改。現實的世界那麼大,每個人的世界那麼小,只有敞開心胸去接納,才能看到更真實的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