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天主教家庭,苦苦尋覓真理,各種宗教,包括氣功在內的,是凡知名的都去碰一碰,但都不是我所追求的真理。

一波三折 

1997年4月,一位來韓的外國留學生向我介紹法輪大法。 他還沒說完,我已從內心發出了驚歎:這就是我正在尋找的真理!我當即向他跪下, 道一聲「師父」。那個留學生說,他自己是學員,師父只有李洪志師父一位。並說一個月後他再來時,給我帶來《轉法輪》。 

當再見到他時,我的希望頓時成了泡影,因為他給我的那本書封面上印有萬字符。我說:「哎呀,是佛教的東西啊!」便拒之門外。他勸我:不管修不修,先讀一讀吧。那天我的情緒一落千丈,原想這次可得到了我所追求的真理,沒曾想是佛教。當時我對萬字符連看都不願看的。失望之餘,借酒消愁,醉成爛泥。 

第二天到辦公室,一眼見到辦公桌上放著的那本書。我無意之中伸手打開,「論語」映入我的眼簾。我讀完「論語」第一段後,猶如醉夢方醒,情不自禁地歎到「這是真法啊!」 

當下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的第一講。李洪志大師的話句句滋潤著我的心田,我知道這是一部宇宙大法。讀完一遍《轉法輪》,我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我的人生觀、世界觀有了根本的轉變。我望著大師的照片,心裏呼喚道:「師父!師父!感謝您……」 

脫胎換骨 

隨著對法的認識一步步提高,漸漸地我悟到,從今以後我生命的全部意義在於同化「真、善、忍」大法! 

我以前迷於煙酒、享樂中,修煉使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的改變在親朋好友中傳為佳話,甚至有朋友來到我的工廠證實真假。這正成了他與大法結緣的機會。 

剛得法時我的心情十分激動,發自內心要為大法弘傳不遺餘力,便購買一百多套大法專著與其它資料免費送給別人,將我的辦公室的一部份改為大法弟子們學法煉功的場所。但是正如李老師所指的那樣,修煉是嚴肅的,決不可因為為大法做了點甚麼事情就可以修成的,重要的是修煉心性。 

我是小企業老闆,以前視有利必爭。修煉後每每遇到這樣的問題時,不忘自己是一個煉功人,明明看著人家拿走我的利益也未與對方爭鬥。我在工廠的經營管理上,努力體現大法弟子的心性。例如,以徹底的遵法精神主動向國家繳納所有稅金,我被政府當選為全國模範納稅者,國家稅務廳長親自發了獎狀。

2010年權洪大在韓國「真善忍國際美展」開幕式上致詞。
2010年權洪大在韓國「真善忍國際美展」開幕式上致詞。
 

忍的考驗 

但由於心性修煉不夠紮實,突然遇到磨難不知所措,經過一段摔摔打打才悟過來。舉個例子,有一段時間妻子向我發難,最使我難忍的是當著我的職員的面奚落我。我一直說一不二生活了幾十年,她竟敢在我的職員面前讓我丟臉,這還了得!當時怒冠沖天,可想到師父的教導不敢發火,強壓著心中怒火,心裏真不是個滋味兒。 

這也是我有生以來在人家面前如此丟醜。職員們一個個嚇得臉色緊張,當他們看到我並沒有發作,就說:如果老闆要是不煉法輪功,今天的事可鬧大了。表面上我是忍了,但那不是真正的忍。李老師在經文「何為忍」中說:「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我在公司利益分配問題上,站在煉功人的角度,讓利於大家。對此妻子堅決反對,她不理解為甚麼非要實行沒有明文規定的讓利。我覺得我應該這樣做。從那天晚上起妻子離家出走, 揚言要離婚。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自從我修煉以來,我一直向妻子讓步而妻子卻步步逼近,她沒有理解我為甚麼要這樣。原是賢妻良母的妻子前些日子讓我在大庭廣眾下丟臉,如今鬧到離婚!我越想越來氣,但我想到了師父的教導,冷靜地向內找,反省了自己,覺得上次沒過好關的原因是沒做到真正的忍。這樣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我放棄了好好教訓妻子一頓的想法。 

過了幾天, SS妻子膽怯地進了家門。深知我的脾氣的妻子想:再怎麼煉法輪功,這次可能都不會饒過我了。她未曾想我心平氣和地與她談心,還主動檢討自己處事方法上有問題,妻子大為感動。自那以後妻子的心性開始轉變。我守住心性的結果,難成了福,成了我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的開端。(本文摘自作者在一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發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