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的6月15日是中國2015年股災的首日。當年中國股市持續暴跌,誰是禍首?一直是這兩年來各界探討的話題。專家認為,當年股票市場幾乎達到「全民槓桿」的程度。一些特殊利益集團利用槓桿操控了股市。

從2015年初開始,中國滬深股市持續上升,勢頭猛烈,呈現失控狀態。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股價指數(上證綜指)於6月12日一度到達5178.19點高位,之後急速下挫,並於8月26日低見2850.71點;滬深300指數亦由6月9日5380.43點高位,下跌至8月26日低見2952.01點,上證綜指及滬深300指數於兩個多月急跌45%;深圳證券交易所成份股價指數亦由6月15日18,211.76點高位,下跌至9月15日低見9259.65點,深證成指於三個月急跌近一半;至於深圳創業板指數更由6月5日4037.96點歷史高位,下跌至9月2日低見1779.18點,創業板指於不足三個月跌幅高達55.9%。

六種槓桿資金形式槓桿上的牛市

股災兩年後,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聶慶平發文指出,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當時股票市場幾乎達到「全民槓桿」的程度,各類型場外槓桿佔據了危機中槓桿的絕大部份,由資金推動上漲和資金平倉下跌帶來的證券市場幅度較為劇烈的「異常波動」。

聶慶平說,當2014年牛市跡象出現時,由銀行理財資金支持的影子銀行擴張,從向實體經濟放貸轉向股市放貸,最終匯入股市大資金池並形成風浪。在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前後有六種槓桿資金形式共同托起了「槓桿上的牛市」,這對放大市場風險具有一定的推波助瀾作用。

聶慶平分析說,伴隨著2015年「槓桿牛」的崛起,股指期貨交易量得到了快速增長,在異常波動期間,仍然維持高位。在此期間,股指期貨交易被利用成為做空現貨市場的工具,對於現貨市場投資者信心和股價起到了一定的打壓作用,引發市場情緒的恐慌,加速了市場的下跌。

他說,同時,近年來,不少機構在股指期貨中採用計算機算法驅動的高頻交易策略,這種策略可以基於市場信號,在短時間內產生大量的買單和賣單,進行跨市場瞬時套利或單邊投機交易,就是在期貨、現貨市場之間套利。巨大的「追漲殺跌」作用加劇了短時間內股指的大幅波動。

有統計顯示,股市異常波動前後,以IF1507為代表的主力合約套期保值倉位僅為40%左右,其餘60%均以投機性倉位為主。

特殊利益集團操控的股市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加入WTO後,中共權貴家族很快融入到金融領域,每一家銀行、每一個金融項目幾乎都有權貴家族的影子。一些權貴家族勾結一些政府主管部門,尤其是金融監控監管部門,包括保監會、銀監會、證監會都有他們的利益代言人。

夏業良說,他們之間都是一種分肥的機制,矇騙老百姓和普通投資者的錢,得了暴利之後,他們內部來分。股災的出現,最主要就是有一些特殊利益集團在操控股市。

夏業良指出,中共腐敗爛到根子了,哪個地方都有腐敗。很多上市公司都是造假造出來的,尤其是那些壟斷國企、中央國企,根本沒有經營能力,完全是靠著國家強佔優勢資源,然後讓給這些公司,他們靠這種壟斷的政策取勝。得到的好處是給一些權貴家族分享,並不能給老百姓、給國民、國家帶來真正的好處。

時事評論員杰森認為,十八大習近平上台,連抓了幾隻大老虎,老百姓對政府可能是有點信心了,這個時候中央政府希望有牛市。這時股市突然失控,暴漲後暴跌,誰在社會混亂中最能得益?江派如果這時候能把整個經濟面攪亂,讓老百姓對習李政府失去信心──政府連股市都救不了,這樣的情況下,很可能江派有反撲的機會,不然的話他好像就完全沒有機會了。從政治面考慮,可能也有這樣的因素在。

海外媒體披露,在這次股災中,中信證券和證監會參與做空股市,被稱為「內鬼事件」,背後是掌控國企股的江澤民集團企圖利用金融危機引發政治危機。

隨後,習近平當局全面啟動金融反腐。中共證監會和中信證券的多名高管因涉嫌做空股市落馬,包括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長期擔任中信證券執行董事、副董事長,股災後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