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舞蹈教師多年前去曼谷四面佛參拜,進廟時忽然被廟前一個盲人擋著去路,她閃左閃右,盲者總是擋著她前面,而且更用盲杖打到她的腳,痛得她大叫,身旁的男友大聲喝止也沒用,正想出手時女士阻了他,體諒對方是盲人,不了了之。

當晚回到酒店,覺得全身酸疼,以為是玩得過份休息去了,誰知第二天醒來全身不能伸展,手腳不聽使喚,骨骼像是變了枯枝,不及細想之下立即回程香港進急症室。

醫生無法斷症,隨便開了些藥便要她儘快出院。當晚她躺在病床上,家人焦急極了,但她反而心中舒泰,覺得一定可以痊癒過來。深夜時病房也不寧靜,而守候旁邊的弟弟也已睡著了,因為她全身不能移動,兩眼只能直望天花板,卻見一束像婚紗的白色影像由矇矓而至清晰,由遠而近,極之好看,不由得目不轉睛,忽然間耳旁有人聲粗魯的大叫她的名字,眼前影像立即消失,但身旁除了睡著的弟弟根本無人,病房裏也完全沒有異常。

出院後不能工作只可以坐在輪椅由人照顧,因舞蹈工作關係認識到了一個按摩師,每日上門為她按摩,希望可以康復,某一天這位按摩師問她,是否願意試一試一位隱名的師父所做的一個藥丸,這顆藥丸的由來本是一位善信所應有的,但因為善信質疑藥丸的成份,師父收回說送給有緣人吧,按摩師知悉後便問她,她便應承過來,決定一試。

是的,奇蹟出現,不多久她便可以站起來,逐漸康復,她記起了這位師父希望親身答謝,但怎樣也聯絡不上那位按摩師,所以連那位師父叫甚麼名字,住在哪都不知。

當然誰聽了這故事也覺得那盲人是始作蛹者,但我覺得盲人是在警醒她,婚紗可能是催魂使者,而呼喚她名字者可能是另一邊的使者。

今天她依然是位舞蹈教師,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但人生路上起跌,不知會碰上多少靈異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