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遭逼遷事件再起波瀾。6月6日,暫住旅館的倪玉蘭一家再被趕離,警察還將她推下輪椅,導致頸椎及腰受傷,腿部痙攣不止。此外,訪民楊秋雨在看望倪玉蘭後被警方帶走失聯。 倪玉蘭和丈夫董繼勤自4月被從居所驅逐後,一直居無定所,6月6日董繼勤被警方約談,倪玉蘭再遭暫住的旅館驅趕。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倪玉蘭接受該台採訪時稱,旅館要求付費,但她身上僅有10元錢:「他們讓老董到安定門派出所去談我們被打出來這個事情,一直到下午都沒有回來。人家到2:30了,服務員轟我們,不讓我們在這住,讓交費我也沒錢,只有10塊錢。」

倪玉蘭續指,在附近監視的便衣強行把輪椅抬起,並把她摔到地上,造成她腰、頸受傷,大腿痙攣不止:「就是一群便衣拉扯我的輪椅,故意把這輪椅從後面抬高把我摔下來,頸椎和腰被他們這麼摔了一下不能動了,腿部神經哆嗦不止,一直都在掐著的那塊兒。」

據現場影片顯示,倪玉蘭被摔倒在地上後,不停向警方磕頭哭訴,但警察卻盯著手機並未理會。

倪玉蘭還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過程中遭到警方辱罵,手機也被搶走摔壞:「他們好多人罵我,搶我手機,手機現在也被摔壞了。廠橋派出所政委還有國保隊長都在這,根本就沒人管,他們還裝傻充愣,有一個警察一直都在錄像。但沒有任何人說明甚麼原因。」

倪玉蘭夫婦今年4月遭到暴力驅趕,無奈之下,搬入東安定門派出所內暫避,又被公安以「裝修」為名使用化學物質逼遷,此後一直在外流浪。

此外,北京訪民楊秋雨日前看望倪玉蘭並推她散步後,被蒲黃榆派出所警察帶走。記者7日致電楊秋雨,但電話關機。

曝光事件的北京家庭教會長老徐永海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當局對關心倪玉蘭的人都很警惕,在六四期間尤甚:「楊秋雨一直在關心倪玉蘭。警察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欺負倪玉蘭,但是我們去關心倪玉蘭,有關部門還不願意讓我們去關心。楊秋雨去關心當局自然也不願意,所以楊秋雨在這段時間被關派出所、被警察跟著。而且六四期間我們每個人都被跟著。」

綜合網絡消息,倪玉蘭曾是一名執業律師,因幫助訪民先後兩次入獄,遭當局毆打致殘。她曾獲2011年的荷蘭「鬱金香人權捍衛獎」和2016年美國國際婦女勇氣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