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國首相薩爾科齊在3月訪港出席瑞信大型投資會議時說:「歷史上最多戰爭的地方一直是歐洲,並非亞洲這裡,別期望將來歐洲國家可以和平共處,這本是個常態。」

果然是一針見血,英國脫歐、連環恐襲、豬國(希臘、意大利等五國)債務為歐洲當前三大難題,乃各領導人首要處理任務。法國5月大選極右翼政黨雖然落敗,但極端思潮萌生的速度可快得驚人,回眸仍猶有餘悸。接下來要看德國9月大選,總理默克爾能否在難民政策危機中突圍連任,守住江山,以固歐盟。

英法背向大錯特錯

當全球正面對一個比一個殘酷的恐怖組織,如塔利班、伊斯蘭國等,英國竟選擇脫歐,與歐陸劃清界線,欲置身事外。其實,它地域毗鄰法國,根本無法「劃清」,何況恐怖份子早已滲透於境內。

倫敦、曼城接連遭恐襲,與巴黎、尼斯同病相連,英法合則強、分則弱。歐洲在一片狹隘的土地上,藴含多個國家,多種語言,容易魚龍混雜、皂帛難分,若不好好治理日後發展將重重受阻,經濟難有起色。且看一眾歐洲、猶太人在百年前移居美國後眾志成城,創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經濟、軍事強國。

歐羅的出現本帶來一線曙光,可惜考慮不周,加上經濟火車頭德國乃歐羅最大受益者(捆綁貨幣令豬國無法貶值競爭),問題一拖再拖,最終走向頹敗。時任英國財政大臣布朗力抗英鎊變換歐羅,加上去年公投脫歐,將英國運作完全獨立起來。英法千古以來從沒和諧共處過,除了二戰時的短暫時光,這可是民族分岐的遺憾。北歐懶理歐陸問題,繼續歌舞昇平。西班牙在經濟受辱後作出局部改革,已跑在意大利前面,但失業情況仍然為心頭之患。

自毁金融行業優勢

身負重傷的歐洲明年將一意孤行推行MiFID II(金融工具市場規則II)條例,這可是個「嚴刑苛法」,令金融從業員百上加斤,把證卷、投資界江山豁出,讓美資行進一步坐大,更騰出空間給亞資行搶灘直入。

總結MiFID II的價值是解決了收費透明度一個主要問題,但卻引來無數反面因素,以及其骨牌後果。此條例不利中小型金融機構,扼殺了它們生存空間,最終導致投資者在沒有選擇下被壟斷者剝奪利益。美資、亞資無需跟隨MiFID II,在資本優勢下壓向歐資的「Thin Red Line」,一舉把這肥肉分了!德銀、安本、亨德森等一系列歐資行賣的賣、併的併,一時風聲鶴唳。唉,歐洲,你還不厭問題之多嗎?還自行添加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