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關注的廣西村民羅繼標看守所死亡案,代理律師介入4小時後被迫退出。維權律師指當局使用各種手段剝奪和打壓律師辯護權利。

5月26日,廣西南寧鳳山縣一維權村民羅繼標在被關入看守所22天後離奇死亡,6月2日,羅繼標的女兒羅桂妮委託廣西維權律師覃臣壽代理該案。覃臣壽向鳳山縣檢察院提交兩份申請,要求查看看守所錄像片段,及對鑑定提出異議要求檢察院另行指定管轄。

就在覃臣壽去檢察院提交申請的同時,鳳山縣公安局馬上向其所在的廣西南寧百舉鳴律所施壓,該所主任覃永沛被迫發出一份覃臣壽退出該案的情況說明。此時,覃臣壽代理該案僅為4小時,他在社交媒體上稱這是他職業生涯中的恥辱。

羅桂妮向本台透露,當局原來稱家屬可以自己找鑑定機構,後來卻強行指定了鑑定機構。其父親的遺體已被解剖。目前廣西省內介入該案的律師皆被當局阻擋,而外省對該案表示關切的律師也收到廣西當局的警告電話。

羅桂妮說:「我們請他(覃臣壽)來,後來他迫於所裏的壓力又回去了,跟我那天晚上就解除委託了。廣西的律師都是被它們威脅回去了,所裏面的主任都是打電話給他施加壓力。還有,在群裏給我家出謀化策的(律師),它們都會打電話到那個律師相應的所,不管外省的還是哪裏的,它們都會打電話調查。(當局)直接強行把我父親單方面解剖了,它們完全沒有依法依規,完全是無法無天的。」

維權律師馬連順就此接受本台採訪時批評當局非法剝奪律師的辯護權利,早已撕下依法治國的外衣。

馬連順說:「它撕毀了自己可能走向法治的假面具,它現在用很多手段搞株連,把律師控制起來,它就用這一系列的東西在對抗社會文明。」

早前,多位代理「709案」的律師和律所年審被卡,更使維權律師在代理案件時舉步維艱。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原標題:廣西村民看守所死亡案律師被迫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