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開槍屠殺學生和平民;28年時光流逝,港人依舊拒絕遺忘,追究屠城責任。昨晚,萬點蠋光再次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再次展現港人那份堅持和韌力,支聯會公佈燭光集會約有11萬人參與。無論是來足28年的老一輩,還是八九後出生的青年,都表示「我們沒有忘記」,並懷抱信念和希望:殘害人民的中共政權必將被清算和解體。

昨日是六四28周年,支聯會於維園舉行一年一度的燭光晚會。雖然天氣悶熱,但下午5時許就有不少市民到來,集會開始後仍有許多市民陸續到場,坐滿了六個足球場,部份人坐到草場去。前來參加燭光悼念的市民跨越老中青三代,共同願望是將守護「六四」真相、向中共強權說不的精神薪火相傳。

家長:盼真相薪火相傳

林先生(右)帶著孫兒——讀中一的林同學(中)及小五的顏同學(左)首次參與六四悼念。(李逸/大紀元)
林先生(右)帶著孫兒——讀中一的林同學(中)及小五的顏同學(左)首次參與六四悼念。(李逸/大紀元)

年輕人和支聯會成員在「民主烈士紀念碑」前向六四死難者獻花。(蔡雯文/大紀元)
年輕人和支聯會成員在「民主烈士紀念碑」前向六四死難者獻花。(蔡雯文/大紀元)

市民陳先生抱著4歲的女兒前來,希望把作為家長所經歷過的歷史,教給下一代。「我不想單靠學校教她的中國歷史。我想很多香港人想下一代了解,不要單靠電視或學校教,因為有時候電視未必說出全部真相。」

林先生帶著兩位首次參與六四悼念的孫兒到來,分別是讀中一的林同學及小五的顏同學。林同學說:「因為覺得六四的學生很慘,想來感受一下氣氛。好傷心,六四的學生這樣被坦克車輾死,有些被槍射死。」顏同學說:「感覺很傷心,因為六四的學生全都很年輕,還沒30多、40多或50多歲,應該是18歲左右,這麼年輕就走了。」

青年:我們沒有忘記

27歲的李先生及29歲的何先生,分別在89民運前後出生,從長輩、紀錄片和互聯網獲知六四歷史真相,已連續7年來參加晚會。

何先生說,中共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視人命如無物,這樣的中共政權不應再存在。「難得香港作為中國一部份,擁有自由的土壤說出有關平反的訴求,至少站出來也是一種表態,我們並沒有忘記。」

現場也有不少大陸民眾,專程來到這片中國唯一能悼念六四的土地,對死難者致以哀思,同時控訴中共殺人政權。

天安門母親籲追究責任

延續28年的燭光,在晚上8時再次點燃。大會先播放錄像回顧28年來大陸與港人對六四的悼念,接著是向民主烈士碑獻花儀式,並由支聯會常委與年青人一起點燃火炬。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致悼辭指:「我們仍未知道,維園這場持續28年的悼念,能結出怎樣的果實;我們只知道,對你們的懷緬,本着對公義的執着、對未來的期盼;本着人之為人的那份情、那份愛,維園的燭光,定必繼續照亮下去。」

全體集會人士一起默哀一分鐘。大會播放「六四」遇難者杜光學母親葛桂榮的講話,她批評中共政權28年來不敢面對真相和承擔罪責:「我作為一個母親,絕不允許政府用一場政治風波來掩蓋大屠殺的罪責,逃避政府反人道、侵犯人權用暴力行為對待手無寸鐵的人民的說辭,我也堅信公義站在我們這一邊。」她強調須以法律程序追究六四責任人,賠償無辜受難者,「以告慰我那死去的兒子的亡靈,讓一個母親破碎的心安撫下來。」她最後感謝港人28年來的堅持悼念六四。

四川成都市民去年因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瓶而被捕,包括高燕及劉天艷的丈夫,皆被當局關押約一年。二人在集會上講話,要求釋放丈夫,又表示在營救過程中開始明白丈夫為何為堅持紀念六四被捕。

港人斥中共殘暴

學生認清中共極權本質

今年18歲的吳同學與彭同學結伴前來,第二次來參加六四悼念。吳同學說:「你中央用坦克車和子彈對待學生,你覺得這件事能夠容忍嗎?學生很慘,他們脆弱的身軀不能夠對抗這些強大的軍事力量,你覺得這些不應悼念嗎?」彭同學直言對中共政權不抱希望:「這是一個暴力的政權,是用極權統治人民……(中國共產政權)反制人民,以暴力、武力對付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學生,我對這個政權已經沒甚麼希望,但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六四事件得以平反。」

悼念28年 信中共必受清算

67歲的梁先生堅持參加燭光悼念28年,強調六四是中國人也是港人的事:「我認為共產黨在六四屠殺根本是犯罪,不是犯錯,一定要受清算的,它以前文革也是犯罪,三反五反也是犯罪,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等等也是犯罪。」他直言共產黨不應再存在:「怕亂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人,它再亂也亂不過文革,亂不過抗戰年代,都捱過來了。所以我認為第一個走向民主之後便不會亂,一天在獨裁的專政底下,只有悲劇和慘劇不斷發生。」梁先生並相信港人會繼續堅持,帶給大陸人很大鼓舞:「香港的民主跟大陸的民主一定是同步成功的,我相信。」

畫筆紀錄悼念六四冤魂

畫家Perry第五年來到現場作畫,想將最真實畫面記錄下來,「人民沒白白犧牲,而將來會有機會平反,回望過去,一件不光彩不公義的事,下一代有理由要了解,不要忘記。」他強調六四與港人息息相關,「每一年我們都破世界紀錄,一件政治事件可以延續28年,仍然有人去悼念,有人說人數越來越少,但是28年了還有人延續去做,這件事真的是不簡單。如果真相越辯越明,其實可以真的可以說毋忘六四。」

Boyz' Reborn 譜《自由之歌》

Boyz' Reborn是由八名香港中四少年組成的樂隊,樂隊早於2011年組成,當時還是小學五年級的孩子,四年間唱出了超過40首原創歌曲。「希望用音樂去喚醒這個城市,就讓這個城市reborn(重生),我們是希望用我們的歌詞去表達,青少年人對於社會,對於自己的生活和夢想的看法。」

樂隊成員郭日朗分享創作《自由之歌》的意義:「2014年香港雨傘革命,其實和六四運動的模式其實是相近的,我們想表達的是六四運動的死難者是學生,他們的信念,他們這份精神,其實存在我們香港人的心中。」

見證者憶中共軍隊殺人

六四屠殺已過去28年,但當燭光再次照亮維園,不少來悼念的港人仍神情哀傷。(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屠殺已過去28年,但當燭光再次照亮維園,不少來悼念的港人仍神情哀傷。(宋碧龍/大紀元)

社民連、香港眾志等團體在六四晚會後遊行至中聯辦,要求平反六四和釋放政治犯。(蔡雯文/大紀元)
社民連、香港眾志等團體在六四晚會後遊行至中聯辦,要求平反六四和釋放政治犯。(蔡雯文/大紀元)

1989年學聯代表團成員、六四屠殺見證者林耀強回憶指,當年北京學生年青而熱血,選擇推動民主運動。又說自己和當時港人一樣,沒想過中共最終會出動坦克車鎮壓學生。他指當時有巴士司機阻止軍隊駛入,但司機被軍人拉下車,不斷用槍柄暴打。他曾與數人抬傷者到廣場,但到達廣場時傷者已斷氣。而當廣場燈熄滅時,軍隊隨即向天開槍,他身邊5、6個北京同學用身體保護他,他強調無法忘記當時同學指,港人已為他們做得夠多了,要他留著性命。

林耀強表示,28年過去身邊仍有無數律師、社工、教師、父母繼續爭取民主。雖有人選擇遺忘,但「我選擇堅持至平反的一日」。他的發言引來台下許多掌聲支持,林發言後情緒激動落淚。

近年來,六四晚會遭大專院校學生會杯葛,甚至稱港人要與六四切割。昨日有青年上台發言,講述為何要悼念六四。他們強調爭取民主非一朝一夕便成,要薪火相傳,一代傳一代,至中共倒台、平反六四成功為止。

前資深中國新聞記者、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上台發言時,請現場大專及中學生舉手,引來台下響應及鼓掌。

集會到了晚上9時半,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宣佈,維園6個足球場全滿,加上草地坐了半滿,估計有11萬人出席集會。他為港人感到驕傲,重申爭取民主、永不放棄。

「回歸二十周年,中共一直在港打壓民主人權,干預港事,將專政一套加諸香港,香港人拒絕中共的無形黑手!我們堅持站在民主、人權、自由的最前線,團結中國人民,結束專政,爭取民主。六四必將平反,專政必會結束,民主憲政會戰勝歸來!」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呼籲港人6月6日晚上7時半到尖沙咀鐘樓一起悼念五年前「被自殺」的李旺陽。副主席蔡耀昌不滿慶委會佔用維園,呼籲港人參加七一大遊行。

身在東歐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昨日在網誌撰文,堅持港人應為中國人發聲,「我們生活在這塊借來的地方,在這借來的時光裏的中國人應該為全世界的中國人發聲」,「遊行,點蠟燭有用嗎?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