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事件28周年。在此敏感日,中共全面加強網絡監控,禁止民眾在社交媒體發表悼念六四的言論,如微博刪帖、微信被凍結或刪除群組、禁海外用戶發圖;與此同時,中共還嚴控所謂「敏感人物」,多省異見人士遭到當地警方強制旅遊或軟禁等。

網絡監控全面升級 大量刪除有關六四信息

「六四」前夕,中共監管部門加強了對社交媒體監管。大陸新浪微博從6月3日起至5日零時,禁止用戶修改個人資料、評論配圖,海外用戶則不能分享視頻和圖片。新浪微博稱是「系統升級」。

早在幾天前,大陸網絡就出現一股「刪帖潮」。在新浪微博上,有關「六四」的帖文被大量刪除,如重複發送帖文,隨時被封號禁言。6月4日當天,關於「六四」的信息在大陸網絡更是絕跡。

有許多不知道新浪微博「系統升級」的海外用戶,以為微博出現故障。台灣前立委邱毅3日在微博留言說:「奇怪了,我沒關閉評論,怎麼評論沒了,微博管理員搗甚麼鬼?」有網民回應說:「你以為這是台灣啊?言論自由啊?這是中國特色!長見識了吧!」

香港歌手李克勤則發文說:「為何今天發不到微博?」有網民回應說:「今天新浪禁止發圖,你懂的。」

據《明報》報道,3日起包括主要以媒體人為主的記者群,以及熱衷於探討時局的律師群及時政群等多個微信(WeChat)群組都遭到解散或凍結。被凍結的微信群,群組成員可發送信息,但其他成員均無法接收。這些群組被封的原因是有成員在群內發送了與「六四」有關的信息或圖片。

大陸知名投資人王功權在微信說﹕「今天夜裏,總會有很多人會想起28年前的那個晚上,以自己的方式懷念失去的那些年輕人。」他表示,中共不要神經兮兮地監控、禁止和打壓,要多幹點正事。

還有網民表示:「這種緊張證明,從未遺忘。」「真是時刻提醒我們不要忘記。」

「六四」難屬在監控下祭拜 異見人士失自由

同往年一樣,「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一早就在北京警方的全程監視下,到北京市郊的萬安公墓,拜祭「六四」中死去的親屬。但「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缺席,萬安公墓當日暫停對外開放。

為防難屬接受外媒採訪,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被北京警方帶到河北旅遊,直至3日傍晚才返回北京。

尤維潔對《明報》說,跟往年一樣,因為家外有人把守失去自由,他們只能乘坐當局專車,未能自由去拜祭。她表示,除她被監控,還有四五家在北京的「六四」難屬也被監視,其中包括丁子霖和張先玲。

「天安門母親」一直提出的三點要求是:真相、賠償和問責。

報道還說,「六四」後被軟禁的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他在富強胡同的故居附近布防嚴密,通往趙家的附近停泊多輛警車,有多名便衣警察把守,亦有軍人和保安巡視,守衞阻止遊客拍照。

而當年中共軍隊開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北京市民舊址之一的木樨地,6月3日晚間就有大批便衣人員在現場加強保安,路邊設置路障。而北京地鐵木樨地站的兩個出口也被封閉,稱是配合臨時工程。

與此同時,據維權網報道,「六四」前夕,北京、上海、西安、湖南、廣西、浙江、四川、深圳、廣州等地,大批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遭到當地警方上崗、傳喚、軟禁及強制旅遊等。包括北京的高瑜、胡佳、查建國等人均被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