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八九六四,碓實已經踏入第28周年。除了過往的舊班底,我特別約定一撮新移民一起參與維園的燭光晚會;普通人到極有錢也好,在大陸他們感受不到氣氛,只當是曾經有一件事發生過,確實是在極權暴政下,中國人的悲哀。

我的社會運動,可說是源自八九六四。發生屠城事件的那一刻,我在美國西岸洛杉磯看著CNN的報道,機關鎗、坦克車的瘋狂掃射及衝向人群,確實令人難以置信。28年前的四月,北京學生聚集天安門廣場悼念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學生的訴求是要中國有民主化、要反貪腐。屠城前學生領袖的絕食無效,總理李鵬態度囂張,也令我聯想到2014年香港的雨傘運動,同樣在「極權中國」下,話事人冷血是常識。自殘軀體,政府是不會憐憫的,某程度上2014年雨傘運動的絕食抗爭者也曾可因此而借鏡。那年吾爾開希成功逃離北京,同年10月去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作演講,我開始接觸了第一次的社會運動。時光快閃到2017,時代雖不同,也有當時的學生領袖如李祿已變了超級投資者也少談政治,為何香港人還要悼念這個日子?

香港人的八九六四,有著一份特別意義。共產黨已out, 但極權中國還用共產黨之名不斷把「紅黑資金」走資,扭曲的中國永無止境地侵犯人權、鎮壓反對聲音、迫害知識份子及維權人士。一黨獨裁,遍地是災;邪惡政權給你飯吃這種「低層次」的所謂承諾,洗腦式地以為所有蟻民要為此感恩,也怪不得共產黨不尊重生命。

或許香港人真的「被毒啞」了, 已無力再fight。在我而言,無論當權者如何想「淡化」八九六四這場悲劇,「香港人的六四」就是希望中國有一天會尊重人權、在現今政治低氣壓下的香港更具深層意義。沒錯,中國共產黨必須順應世界民主大潮流下,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六四是否可以平反?香港人和大陸人在香港有很多的矛盾,但八九六四,對香港人來說,就是撐中國需要進步,走進光明。

當年的八九六四,學生爭取民主是「赤裸裸和共產黨公開挑戰」;香港人爭取真普選同樣受打壓,無論哪個時代,共產黨也會把抗爭事件演繹為「定性動亂」,這就是黨的鬥爭哲學。在我而言,八九六四,永不忘記,永不放棄。六四除了是悼念在北京28年前的死難者,不同時代的人,也是希望擁抱民主、平等、言論自由及思想自由,這是普世價值。北京的六四,絕對也是香港人的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