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將對美國的內政及外交產生哪些影響?這項旨在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協議,目前只有敘利亞、尼加拉瓜等少數國家未加入。退出《協定》能推動美國就業增長嗎?這樣做是否會削弱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影響力?

據《國會山》報道,雖然目前特朗普總統還未最終宣佈退出《巴黎協定》,但消息人士說,至少特朗普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一旦退出,美國的內政和外交上或將受到許多影響。

特朗普倒向班農戰略

特朗普一直表示,《巴黎氣候協定》對美國不利,繼續留在《協議》有悖他所推動的「美國第一」的施政目標。

今年4月,特朗普在一個集會中說,該《協議》是「一邊倒」的條約,因為它使「美國付出數十億美元的代價,而中國、俄羅斯和印度卻不曾、將來也不會為改善氣候問題提供資金。」

據《國會山》報道,退出《巴黎協議》的意見主要來自特朗普的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和美國環保局局長普魯特(Steve Pruitt)。

大公司總裁致函特朗普

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 Corp)行政總裁戴倫活士(Darren Woods)及許多美國大公司總裁近日致函特朗普,希望美國保留《巴黎協議》,以便有助美國在國際談判中發揮影響力。

戴倫活士在5月9日給特朗普的致函中提到:「留在《巴黎協議》中,美國可以繼續在國際談判中發揮影響力,確保能源和科技企業在公開、透明的環境中,展開國際競爭。」

退出《協議》 國會領袖及保守派支持

如果退出《協議》,意味著特朗普最終選擇履行他在大選中的承諾,繼續保持他與支持者在這個問題上的協調一致。

首先,這種做法獲得多數眾議院共和黨議員的支持。其次,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等20多位領袖上周表示,他們支持美國退出《巴黎協議》。

退出《協議》還將特別受到保守派的支持,他們認為《協議》將對美國就業十分不利。

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員盧瑞思(Nick Loris)表示,《巴黎協議》對環境氣候問題不僅沒有貢獻,還會使政府大量增加監管條例和支出,這將對美國經濟帶來災難——在這點上,看看歐洲的情形就知道了。

盧瑞思說:「現在該是對《巴黎協議》說『再見』的時候了。」

就業第一

特朗普施政的核心目標是增加美國就業和以「美國優先」為出發點。退出《巴黎協議》被看好將有助美國就業的增長。

來自美國石油產業的「美國資本理事會」(American Council for Capital Formation)近日公佈報告說,《巴黎協議》將讓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損失3萬億美元,並使美國在2040年前損失650萬個就業。

美國傳統基金會去年發表的報告顯示,《巴黎協議》將使美國損失40萬個就業和2.5萬億美元的GDP。

也有一些組織表示,《巴黎協議》有助增加經濟收入。國際再生能源組織近期預測說,《協議》在2050年以前,將為全球增加19萬億美元的經濟收入。

美國能源部去年也表示,目前有約300萬美國人在清潔能源方面就業。退出《巴黎協議》或影響這部份就業者的工作前景。

一些環保人士和《協議》的支持者認為,如果美國退出《協議》,這將破壞美國在風能、太陽能及遏制碳排放等技術上的全球主動地位,從而讓位給中國和歐洲,為這些國家在環保產業中帶來競爭優勢。

特朗普懷疑科學家的數據

多數環境方面的科學家表示,人類的活動和行為造成了目前的氣候變化問題,並將繼續對未來數十億人的健康及安全帶來威脅。這些科學家認為,《巴黎協議》是針對環境問題帶來的威脅而打造的一份全球協議。

對此,特朗普表示懷疑。他不認為如今的環境問題主要是人為所致。他也曾表示,中共始終在環境問題上製造騙局。他認為,氣候方面的法規對美國經濟產生的負面影響才是最令人擔憂的,這將為美國生計帶來真正的威脅。

外交影響

很明顯,退出《巴黎協議》將讓美國的歐洲盟友感到失望。法國和德國領袖之前敦促特朗普,對《協議》採取更積極的態度。

一些美國和外國官員警告說,離開《協議》將損害美國的外交影響力。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周二表示,美國退出《巴黎協議》將為全球環境治理方面,帶來領導層的真空,使美國的對手——中國和俄羅斯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

前奧巴馬政府的首席氣候談判官斯特恩(Todd Stern)周三表示,退出《巴黎協議》將為美國在外交上帶來巨大的損失,將被外界視為美國的衰敗,讓其它國家感到痛苦或憤怒。

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巴黎協議》的反對者則認為,《協議》為中國和印度等國帶來的經濟利益高於美國,因為中國和印度不會因加入《協議》而減少本國的碳排放量。

特朗普及美國政府官員認為,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和《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議》(TPP)等由奧巴馬政府簽訂的國際協議,才能真正利好美國的利益,因為這些協議對發展美國經濟和增強美國的世界領導力,不但未能發揮作用,反而帶來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