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斯喀徹溫省的國會議員安德魯・齊爾(Andrew Scheer)當選為加拿大保守黨新領導人,共有141,000名保守黨人投票,齊爾比競爭對手馬克西姆・伯尼爾(Maxime Bernier)高出一個百分點驚險勝出。

齊爾是曾擔任議長的最年輕的國會議員,今年38歲。在勝選演講中,齊爾承諾秉承保守黨的根基,為普通加拿大家庭工作,而不是為「渥太華內部人士」服務。他說加拿大負擔不起讓特魯多再掌權4年,保守黨將奮力在2019年再度執政。

「從今天開始,加拿大再次有希望了。」他說:「特魯多自由黨給加拿大人帶來的痛苦和艱難是暫時的。」

保守黨史上投票人數最多的一次選舉

選舉黨領最後一輪投票是(5月27日)周六晚在多倫多舉行的,之前陸續有132,000名保守黨成員用郵寄的方式投了票,又有數千人在選舉日當天在現場和全國的一些投票點投票,總共有141,000人投票,是保守黨歷史上投票人數最多的一次。

齊爾的勝出相當出人意外,只比之前一路看好的伯尼爾(Maxime Bernier)高出一個百分點,而且在前12輪投票中伯尼爾一直領先,直到最後一輪第13輪,齊爾才以51%的投票勝出。甚至自由黨都認為伯尼爾會勝出,在社交媒體上集中火力攻擊伯尼爾,提醒人們伯尼爾曾一度因判斷力問題被前總理哈珀趕出內閣。

齊爾感謝他的志願者團隊、家人和臨時領導人安布羅斯(Rona Ambrose),並特意向伯尼爾致意,他還向他的母親瑪麗致敬,他的母親最近過世,曾使他一度暫停競選活動。

保守黨領袖選舉結果出爐時,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正在意大利參加7國集團會議,他祝賀齊爾的勝利,並期待著和他見面交談。

齊爾在他的勝選演講中呼籲保守黨團結,「每個不同的保守黨派別都起著重要作用,」他說,「黨魁的角色是在各種意見中找到共同點。」

這次保守黨黨魁競選共有16名候選人,3人退賽,其中包括電視真人秀明星奧利里(Kevin O’Leary)。在最後投票前,所有候選人都做了最後的演講,並敦促團結。

齊爾是誰?「帶著微笑的哈珀第二」

新當選的保守黨黨魁齊爾(Andrew Scheer)不是政治素人,而且屢創紀錄。

齊爾2004年第一次參加聯邦選舉,打敗了當時連任時間最長的新民主黨NDP的國會議員,那年他才25歲。

7年後,保守黨贏得了第一個多數政府,32歲的齊爾很快就被被選為國會議長,時擔任議長年齡最輕的人。

現在38歲的齊爾成了保守黨領袖,打敗了幾年前就準備競選黨魁的伯尼爾(Maxime Bernier),但齊爾的競選時間並不長。

曾一度考慮競選臨時黨魁

2015年前總理哈珀辭去保守黨黨魁後,齊爾曾考慮競選臨時黨魁,但得到建議:臨時黨魁不能參加正式的黨魁競選,最好不要這麼做。當時保守黨內重量級人物肯尼(Jason Kenney)和麥凱(Peter MacKay)被傳可能有意參選,挑戰他們可能會相當艱難,直到這兩人都說興趣在其它方面,齊爾和他的支持者都覺得,可以出馬了。2016年9月,齊爾宣佈競選黨魁。

5個孩子的父親 人緣特佳

齊爾的妻子和5個兒女在當晚的現場。(加通社)
齊爾的妻子和5個兒女在當晚的現場。(加通社)

齊爾和妻子有5個孩子,最小的只有1歲半。他是羅馬天主教徒,持反墮胎理念。

齊爾出生在渥太華,在薩省完成本科學位並定居。法語流利,這對保守黨在魁北克的選票相當重要。

2005-2015年保守黨10年執政期間,齊爾從未在內閣任職,而是專注於議會程序,2011-2015年被議員們選為議長,職責之一就是平衡黨派紛爭。

齊爾承認,議長的職位使他沒有那麼多前政府的黨派紛爭的包袱,他在《太陽報》的採訪中說:「我們需要開始一個新的篇章,沒有在內閣任過職,使我和那個時代一定程度上隔離了。」

齊爾一直很受議員同事們的歡迎,競選中得到了很多保守黨議員支持,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議長是由所有議員無記名投票,能當選議長,說明齊爾的人緣相當之好。他的對手伯尼爾雖然籌集到更多的資金,卻沒有幾個議員支持。

政綱——哈珀第二?

齊爾的政治主張被認為和前總理哈珀很類似,他很高興被稱作「面帶微笑的哈珀第二」。

他有著和哈珀類似的稅務政策,如允許在家教育孩子的父母申請最高額度為1000元的減稅。齊爾主張保守的財務政策,承諾在兩年內平衡聯邦預算,開放航空業允許外國競爭,為領取就業保險的父母提供稅務減免,取消家用能源的聯邦稅,以及在加油站給外國進口的石油貼上該國的標誌,來提醒加拿大人使用的汽油來自它國。

當然保守黨反對特魯多政府的碳排放稅,稱之為「搶錢」。

齊爾也得到黨內社會保守派的支持,他的競選承諾之一就是,對不支持言論自由的大學,會取消聯邦資金。

帶領保守黨走向哪裏?

齊爾剛剛當選黨魁,將帶領保守黨走向哪裏還是個相當不確定的話題,不過齊爾對CBC說:「我們的政策並不是我們上次大選失敗的原因。」「當我挨家敲門時,當我和落選的候選人交談時,當我和失去席位的原國會議員交談時,他們都說,一再聽到的是:我喜歡你,喜歡你們做的事,但我就是不能這次再投票給你。」

齊爾說,他要做的事情是,「我要努力改變保守黨的呈現方式,保守黨意味著甚麼,加拿大人談起保守主義的政策時,我希望看到是積極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