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中國古代的科舉考試造就了無數的舉人和進士。入京科考成功、狀元及第,可以保證一生的富貴榮華,而書院制度也於唐朝時期應運而生。

目前在全台灣保存的清朝古書院中,位於高雄市鳳山區鳳明街城隍廟東側的「鳳儀書院」是規模最大且最完整的一所書院,更是考證清朝學制的活教材。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考據歷史,在書院裏打造了仿真人大小比例的可愛版曹公(清代台灣鳳山縣知縣曹謹,對當地民生頗有貢獻)及文人書生塑像,呈現曹公出巡、儒生學堂讀書等歷史場景,充滿寓教於樂的巧思。

仿真人的可愛人偶塑像,呈現曹公出巡場景。
仿真人的可愛人偶塑像,呈現曹公出巡場景。

古人拼科考狀元郎書院應運而生

科舉制度最早起源於隋朝,是隋、唐到清代封建王朝以通過考試來選拔文武官吏的一種制度,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科舉制度造就了無數的舉人和進士,直接產生了不論門第貴賤的士大夫階層。科考名列第一者為「元」,鄉試第一稱解元,會試第一稱會元,殿試第一稱狀元。 

據載,自唐高祖武德五年(公元622年)的第一位科舉狀元孫伏伽開始,到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最後一位狀元劉春霖止,在這1,283年間,可考的榜數為745榜,造就了592名狀元,再加上各代的武狀元,中國歷史上可考的文、武狀元總計有777人。 

古時儒生不僅讀書,還練武增強體力。
古時儒生不僅讀書,還練武增強體力。

科考的成功可以保證一生的富貴榮華,為了順應民情及考生的需求,「書院制度」於唐朝漸漸應運而生,至宋代、元代達鼎盛時期,一直到了明朝、清朝,書院制度仍在民間廣傳盛行。 

從古人留下的詩作中,可以看出當朝文人重視讀書的程度,像唐朝顏真卿的〈勸學〉詩:「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還有宋代朱熹的〈勸學〉詩:「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古詩情境,勾勒出學子「雕樑畫棟,朗朗書聲」的景像。 

書院講堂讀書景象。
書院講堂讀書景象。

到了20世紀初,中國延續了一千多年的科舉考試制度弊端叢生,從內容到形式都已變樣了。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科舉考試於公元1904年7月4日結束。據載,該日清晨,經由清朝禮部會試所選拔出的273名貢士,紛紛趕至京城參加由皇帝主考的殿試,於日暮時分交卷。這次殿試的前三名為:狀元劉春霖、榜眼朱汝珍、探花商衍鎏。 

1905年,光緒帝頒下聖旨廢除科舉考試制度,因此甲辰科考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科舉考試。
歷經5年整修鳳儀書院重現歷史原貌

鳳儀書院是現今台灣保留的15座書院古蹟中規模最大、最完整的一座,佔地近4,000平方米,興建於清嘉慶十九年間,至日治時代之前一直是地方學術重地。

但歷經二百年的變遷,鳳儀書院也有許多不堪為外人道的歷史傷痕。 

清朝嘉慶十九年(公元1814年),知縣吳性誠初抵新城(鳳山),為提振文風,向地方士紳倡議興建書院作為民間興學場所,並共同籌措資金;最終由貢生張廷欽負責整體工程興建,於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落成,光緒17年(公元1891年)由舉人盧德祥重新整修。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推行新式教育體制,書院功能因而沒落,先後作為日本陸軍台南衛戍病院、養蠶所及鳳山郡役所宿舍。二次大戰後,書院屋舍相繼被租佔戶居住並增建使用,書院格局遭嚴重破壞。 

高雄市文化局於公元2009年(民國98年)收回管理後進行書院整修工程,至2013年完工,次年11月1日正式開放。 

鳳儀書院以幽默逗趣的形式,帶領遊客遊歷清朝時期的求仕過程,完整呈現書院生活風貌,書院內也祭祀文昌帝君及魁星。 

農夫牽牛犁田,還原當時院田耕作景象。
農夫牽牛犁田,還原當時院田耕作景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歷史上記載鳳儀書院有院田,古時候曾收取田租與水租,作為書院的收入來源之一,但年代演變至今,正確位置已無法考究。於是文化局在前院打造了院田,擺設農夫牽牛犁田塑像,還原了當時農民耕作景像,仿真人比例的Q版塑像栩栩如生,表情模樣相當逗趣,讓來此觀光的遊客能一窺古書院的場景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