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機圍棋大戰於5月25日上午10時半再次開戰,柯潔第二次坐到了AlphaGo的面前。比賽一直持續到下午2時許,最終柯潔出現失誤,投子認輸。目前,AlphaGo以2:0領先柯潔,第三場比賽將在27日舉行。

據澎湃新聞報道,第二戰中,柯潔執白。第二手中,AlphaGo就下出點三三。柯潔多數時候在沉思:手放到棋盤上,又縮了回去;捂臉沉思,遠遠觀望棋盤,眉頭緊鎖。

圍棋九段古力點評說,柯潔當天的狀態不錯,在關鍵時候知道轉身,而AlphaGo也出現了罕見的長考。

從整體來看,AlphaGo的布局策略是棄子取勢,而柯潔則避其鋒芒。在長考選擇脫先後,主戰區從右上轉移到了下方。

棋局進行到70多手時,雙方明顯進入僵持階段。柯潔開始了頻繁的長考,變得十分謹慎。隨後棋盤左下角顯現大劫爭,柯潔的狀態也越來越好,身體不時前傾緊緊盯著棋盤。

但柯潔在開劫不利後,後面的打劫也出現了失誤,由於黑棋在下角的優勢明顯,柯潔形勢瞬間急轉直下。最終選擇投子認輸。

在5月23日進行的第一場對陣中,柯潔採用了人類傳統的下法,想用強大實力和AlphaGo進行正面對抗,但AlphaGo的實力似乎更勝一籌,最終柯潔以四分一子負於AlphaGo。

主辦方為這次人機大賽準備了150萬美元的獎金,不過無論輸贏,柯潔都可以獲得高達30萬美元的出場費。此次對戰採取三番棋賽制,無論輸贏雙方必須要下滿三局,目前AlphaGo以2:0領先,已經贏得了三番棋的勝利。根據規則,雙方第三局比賽將於5月27日照常進行。

AlphaGo無敗績 人工智能戰勝了人類?

2016年12月29日晚上7時多,一個名叫「Master」的新手登錄圍棋在線對弈網站──弈城,這個「Master」就是升級後的「AlphaGo」。

直到2017年1月4日晚,隨著古力的認輸,「Master」已經取得了60戰全勝的成績,其對決的棋手包括聶衛平、柯潔、朴廷桓、井山裕太等數十位中日韓圍棋高手。

AlphaGo這次對決柯潔又以2戰2勝的成績獲得了三番棋的勝利。時事評論員馬傑森對新唐人記者表示:「我們不得不承認,在棋盤棋藝這個方向上,人類很可能已經敗給人工智能了。」

但是人工智能真的戰勝了人類嗎?馬傑森表示電腦的計算、統計、分析等方面確實超越人類,「但是人類真正高明高超之處是,人是萬物之靈,人有通靈的直覺、感覺、感應,機器是算不出來的。另外對於藝術的追求,對於創造性的東西,人工智能還是無法真正實現。」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則表示:「圍棋是傳統文化的重要部份,絕不僅限於競技勝負這樣一個棋藝範疇,它最重要的內涵是棋道。棋道與人的德行心性密切相關,同時圍棋也契合了道家文化中陰陽生克的道理,也就是說,棋道和傳統修煉文化是相通的,這是電腦永遠領悟不到的境界。從這個角度,我不認為人工智能征服了圍棋。」

人機大戰 圍棋是真正的贏家

人機圍棋大賽讓許多人開始反思,圍棋的本質是否只是一種競技運動。

下圍棋的意義是為了贏人?還是贏電腦?香港圍棋冠軍李卓良表示,圍棋的真諦不是競技,「因為從圍棋中我們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每一個下圍棋的人,可以從中得到很多,不是單單為了贏輸。」

其實,換一個角度來看,在這場人機大戰中,或許真正的贏家還是圍棋本身。日本圍棋界傳奇人物藤澤秀行曾經說過「棋道一百,我知其七」。

一盤圍棋可能出現的局面,多達10的170次方,比人類已知的全宇宙原子總數還要多。因此,圍棋一直被稱為人類智慧的堡壘。

有評論認為,「AlphaGo」不過是在去掉了人類的情感、提升了計算能力後,以人類目前對圍棋的理解方式來下棋而已。如果把棋道的終點看成是一座聖山,那麼對於人工智能和人類棋手而言,這座山同樣遙不可及。

那麼,古人留下來的「圍棋」到底是用來幹甚麼的呢?一定是為了爭勝負的嗎?它的黑白、陰陽平衡關係又代表了甚麼呢?

圍棋是「道」而非遊戲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圍棋迷失它的本來面目已經很久了,從人們把勝負作為衡量棋手棋藝高下的標準之後就開始了,特別進入現代,圍棋成為一種商業比賽項目,更是在迷途中越走越遠。

他在文章《從人機大戰看現代圍棋的困境》中介紹說,圍棋最早源於堯帝,堯帝的兒子丹朱行為不好,於是堯至汾水之濱,見仙人而受其圍棋以教丹朱。在《梨軒曼衍》中記載:「圍棋初非人間之事:始出於巴邛之橘,周穆王之墓;繼出於石室,又見於商山,乃仙家養性樂道之具。」

從上面的記載可以了解到,圍棋是神傳給人類的文化。圍棋盤象徵宇宙,361個點象徵無數的天體,中心天元代表宇宙的中心,棋子分黑白象徵陰陽,黑白子交替落子形成的棋勢和蘊含的無窮變化象徵著宇宙運動的規律。對弈雙方下棋時,動靜相間,陰陽互動,行棋中可以體現出弈者對宇宙及天道、社會以及人生的看法和認知。

夏小強認為,圍棋是神留給人眾多探知宇宙奧秘的工具之一;對人個體而言,圍棋是一種使人精神昇華和修煉的載體,也就是中華幾千年人們孜孜以求的「道」之一種。

那麼,圍棋的最終目的是否就是為了一決勝負?這一點,近代圍棋泰斗吳清源似乎窺其一渺,他認為圍棋本不是勝負之爭的遊戲,而是占卜天象易理的工具。

夏小強表示,當人們把圍棋糟蹋為爭勝負的遊戲之後,圍棋所包涵的宇宙之門對人完全地關閉了,棋手的任何痛苦努力都是徒勞,換來的是寂寞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