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WHO)選出下任總幹事阿達諾姆、接替十年任期屆滿的陳馮富珍之際,世衛近日陷入連串負面新聞之中。首先是世衛大會2009年以來首拒台灣旁聽,再者是儘管世衛連年來經費嚴重不足多次哭窮,但世衛高層每年出差經費卻高達兩億美元,遠超愛滋病等重大衛生項目的經費。陳馮富珍出行坐頭等艙,下榻五星酒店的總統套房,奢靡程度震驚各界。

第70屆世衛大會(WHA)於5月22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為期10天。大會上將選出新一屆總幹事,接替現經任該職十年、將於今年6月30日離任的陳馮富珍。

5月23日埃塞俄比亞前衛生部長阿達諾姆(Tedros Adhanom)獲選為世界衛生組織下任總幹事,是世衛歷來第一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他表示上任後會改革世衛,加強問責性和提高透明度。

埃塞俄比亞前外長阿達諾姆成為世衛成立近七十年以來,首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
埃塞俄比亞前外長阿達諾姆成為世衛成立近七十年以來,首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

世衛大會召開前,台灣議題成為中文媒體的熱點。儘管美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向世界衛生組織(WHO)表達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出席WHA的立場,台灣在截至日前仍沒有獲邀。正在日內瓦的台灣官方和民間團體人士,也被排斥在會場之外。台灣自2009年以來每年都是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

分析認為,由於陳馮富珍是北京欽定的世衛組織總幹事,因此她被認為「忠實執行」北京有關台灣能否參加世衛組織活動的指令。

下台前曝出奢靡醜聞

陳馮富珍即将下台前,世衛曝出奢侈醜聞。美聯社引述內部資料稱,多次聲稱資金不足的世界衛生組織,每年出差費高達2億美元,遠遠超過世衛組織去年在愛滋病及肝炎項目上的7,100萬美元、防治瘧疾的6,100萬美元、防治肺炎項目中的5,900萬美元。

總幹事陳馮富珍出差時作風奢華,不僅坐頭等艙,還住總統套房。最近陳馮富珍到訪幾內亞,入住首都康納克立頂級酒店最昂貴的總統套房,每晚房租大約1,000美元。

報道引述世衛內部人士形容陳馮富珍「其身不正」,10年來令奢糜作風在世衛蔓延。在伊波拉疫情爆發期間,世衛高層在西非堅持乘直升機視察,但10年前則是坐吉普車。

據了解,世衛每年約有20億美元預算,由194個成員國分擔,其中以美國出錢最多,接近3億美元。自2013年以來,該組織的出差費總計高達8億300萬美元。之前美國總統川普曾砲轟聯合國已經淪為一群人聚會,吃喝玩樂的俱樂部,被認為一語中的。

陳馮富珍接掌世衛十年乏善可陳

被認為由中共買票送上世衛總幹事之位的陳馮富珍在卸任之前,國際衛生界已開始對陳馮的工作進行「清算」,形容在她掌管世衛的10年間,對寨卡、伊波拉病毒等疫情處理不力,世衛的影響力不斷下降。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道,過往世衛提早發現各種疾病風險,以及提供應對方法,積累了名聲。但2014年西非爆發伊波拉疫情,世衛等到疫情爆發了8個月,非洲已經有1,000人死於伊波拉病毒後才推出抗疫措施,被批評反應遲鈍。伊波拉疫情導致1.1萬人喪生。

專研公共衛生系統的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教授戈斯汀(Lawrence Gostin)此前接受路透社訪問,坦言世衛在伊波拉疫情後已失去光環。

陳馮富珍被批評延誤伊波拉疫情,導致疫情迅速惡化,上萬人死亡。(Getty Images)
陳馮富珍被批評延誤伊波拉疫情,導致疫情迅速惡化,上萬人死亡。(Getty Images)

陳馮富珍改革世衛經費結構 利益驅使

2015年8月4日,世衛組織曾發表通報稱,在剛剛過去的7月份,由於行動經費嚴重短缺,該機構被迫暫停了在伊拉克10個省份開展的絕大部份醫療衛生援助行動,目前近300萬民眾無法獲得迫切所需的關鍵衛生服務。

由於經費困難,陳馮富珍發動世衛進行經費結構的改革。陳馮富珍認為「靈活的籌資方式依然是改革的重要組成部份,這將使世界衛生組織能夠更迅速地適應不斷變化的挑戰」。「世界衛生組織將努力吸引新的捐助者,並將探索新的資金來源,以便擴大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基礎,例如在不損害獨立性或不加劇機構分散程度的情況下,吸引新興經濟體會員國以及基金會、私有部門和商業部門的資金。」

世衛組織公佈的負責評估甲流疫情的緊急委員會專家名單中,其中有5名專家被曝與製藥巨頭來往甚密,曾經或目前在接受葛蘭素史克、諾華、羅氏、百特、賽諾菲等製藥巨頭的資助。上述製藥巨頭多是甲流疫情的受益方,或是甲流疫苗提供方,或是治療甲感藥物擁有者。

各國為如何處理「囤貨」而犯愁的同時,大型藥企卻賺得盆滿鉢滿。達菲是世衛組織「欽點」藥品,受益於流感疫情,瑞士羅氏製藥的達菲銷量猛翻5倍,達32億瑞士法郎。疫苗供應商諾華製藥銷售總額增長了5倍多,達到13.6億美元。

《紐約時報》曾引述批評人士表示,陳馮富珍容許各國政府左右世衛組織,滿足他們自己的需要,而不是立場堅定地充當全球衛生領域的掌舵人。

陳當選是中共買票推上位?

世衛的現狀是中共滲透的結果。2006年,世衛組織34個執委國投票前夕,中共利用在北京舉行中非合作論壇的機會向48個非洲國家送出大禮,以爭取第二大票倉非洲國家對陳馮富珍的支持。

據中共官媒新華網的報道,中共免除非洲國家高達100億美元的債務;為尼日利亞油管建設提供25億美元貸款;設立中非發展基金,基金總額逐步達到50億美元;擴大對非洲的援助規模,到2009年使中共對非洲國家的援助規模比2006年增加1倍;3年內向非洲國家提供30億美元的優惠貸款和20億美元的優惠出口買方信貸;3年內在非洲國家建立3至5個境外經濟貿易合作區;3年內為非洲培訓培養15,000名各類人才;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級農業技術專家……

陳馮富珍的當選因此被認為是中共「買票」的結果。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當初在香港明確表示,陳馮富珍競選世衛總幹事「代表了國家和特區政府」。他還透露,中央認為陳馮富珍有機會勝出,所以一開始就決定派她參選。

陳馮富珍成為中共首次派代表參與聯合國機構的首長級人物。

貽誤時機 上萬人死於伊波拉疫情

據《紐約時報》的報道,事實上,2014年的伊波拉疫情早在爆發前數月,聯合國駐利比里亞維和部隊就曾多次發出了日益觸目驚心的電報,向陳馮富珍和其他人求助,詢問應該怎麼做。但陳馮富珍的辦公室說,沒有記錄顯示收到過電報。

報道稱,2014年3月24日,聯合國駐利比里亞維和人員首次向總部發送有關伊波拉病毒的電報,並抄送給了在日內瓦辦公的陳馮富珍:在利比里亞及其鄰國幾內亞,已有20多人死亡。一周後,利比里亞維和部隊發來了第二封電報,然後是第三封,語氣越來越迫切。

直到7月29日,利比里亞維和部隊負責人向聯合國總部發送電報——也抄送給了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文中稱,這次的伊波拉疫情「史無前例、迅速惡化」。那時候,該地區已有數以百計的醫療工作者死亡。陳馮富珍才決定召集一個應急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