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陸網絡流傳一段有關「709案」律師李和平診療情況的視像,選擇性播放了7天診療情況,遭到廣泛質疑。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女士呼籲,請公佈李和平餘下的662天的醫療紀錄。律師表示,強迫用藥是對文明的公然挑戰,受害人要勇敢地站出來控告辦案人員的罪行。

官方視像承認給李和平用藥

這段名為「醫生介紹李和平診療情況」的視像,是由大陸官方微博「每日新聞新警法」和「新浪天津」公開的。這段視像承認對李和平進行了所謂的「藥物治療」,因為李和平有高血壓症狀。

自稱主診醫生的「周醫生」在視像中稱,是按照標準治療,服用的是正規引進的藥物氯沙坦鉀片,沒出現甚麼副作用。視像還公開了有多個醫生和護士簽名的醫治單、一份只有七天的醫療記錄,以及李和平在看守所內跑步的資料和片段。

這位周醫師試圖否認有關李和平被強迫用藥的消息,最後他還語含威脅地問李和平:「你覺得您和我們的相處不融洽嗎?您還記得我嗎?」

5月20日,王峭嶺在推特上表示,歡迎天津公安醫療系統出來「闢謠」,要消除公眾的疑慮,不能只公佈了七天的醫療紀錄,請公佈近兩年來所有的醫療紀錄。

在5月18日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王峭嶺已透過視像表示,沒有高血壓病史的丈夫,被醫生以有高血壓病為由,遭到醫生、護士、看守人員按住四肢,強迫灌藥,造成李和平在服藥後,身體出現肌肉疼痛、意識昏沉、視力嚴重下降等現象。

王峭嶺還告訴大紀元記者,李和平的額頭、頭頂、臉頰都出現黑斑,可能是腎臟、肝臟受到損害。

程海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以前和李和平經常聯繫,李和平身體是很好的,沒有高血壓,最近他也見過李和平。他說,李和平是被監視居住的第二天開始吃藥,被關了22個月,吃了22個月的藥,每天少則1片,多則6片,是不明藥物。他問醫生吃藥幹甚麼?醫生說:「你身體有問題。」也不說有甚麼問題,不吃藥就打。

律師:強制他人服藥,涉兩項犯罪行為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劉曉原律師發現視像中有諸多疑點,他在推特上表示,對於「長期醫囑單」,給病人姓名打上馬賽克是奇怪的舉動,因為周醫師在視像中已公開「病人」李和平姓名,卻為何又在「病人姓名」欄打上馬賽克?

劉曉原律師還說,讓他感到驚訝的是,該視像不知是哪個部門拍攝,又是由誰傳到網上的?從視像中出現李和平與其他被羈押人員在看守所操場「跑步」的畫面來看,拍這個視像並傳到「秒拍」網,絕非個人行為。

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梁小軍律師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個醫生不是獨立的醫生,他隸屬公安部門,他的任何行為都得聽命於辦案機關,他可能是專業人員,但不是獨立的專業人員,他的話不可信。

他說,李和平以前身體是非常棒的,沒聽說他身體有病或有高血壓,進去以後為甚麼要吃藥?其實就是一種藥物控制手段。

梁小軍律師在推特上表示,以前代理法輪功案子,總聽他們說被羈押期間遭強制服藥,一直半信半疑;後來親耳聽到李春富、李和平說出,看到年輕的李姝雲寫出他們被強制服藥的經歷,我才領悟到強制服藥原來是強制措施之一。

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第六醫院醫生講,治療高血壓的常用藥物為氯沙坦鉀,其副作用包括導致痛風、肌肉酸痛和精神焦慮、消沉等,不排除當局以治高血壓之名,超常規則用藥並利用藥物的副作用在肉體和精神施虐。無論如何,非自願強迫用藥都可被視作虐待的一種。

程海表示,如果這種藥物很有害,強制他人服藥,按照國家刑法,是一種犯罪行為,構成虐待被監管人員罪以及故意傷害罪。

旅美維權律師、法律學者滕彪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些醫護人員,他們一定是參與作惡當中的一環,視像實際上是賊喊捉賊。強制用藥很顯然是違背國際法律、違背中國自己的法律,這是對文明的公然的踐踏,是對基本人權、人性的粗暴的踐踏。

到目前為止,「709案」中的律師和公民中,包括李春富、李和平、李姝雲、勾洪國和任全牛先後被曝光遭到強迫用藥,這些案件都集中在「709案」的天津辦案基地。

律師:控告警察 給他們留下案底

程海律師表示,當事人要把警察違法犯罪行為充份揭露出來,利用中國的法律對他們進行控告,像李和平律師們被迫害的情況、法輪功學員被嚴酷迫害情況;前不久到安徽巢湖代理法輪功學員紀廣奎的案子,發現警察用4根牙籤插入紀廣奎的兩隻手的指甲縫裏面,還掐頸部。

他說,中共對待法輪功學員也是刑訊逼供,虐待被監管人員是非常嚴重的。

他呼籲,所有受到酷刑的人不僅是向媒體披露他們的犯罪事實,同時還要向司法機關控告他們犯罪。如果媒體報道了,相關管理機關記錄為零,媒體報道的事就沒人管,就沒有起到應有作用。如果有人起訴了,媒體報道就給犯罪行為人一定的壓力,有關單位就得受理,這樣就會減少酷刑迫害。

程海認為,警察犯罪需要受害人勇敢地站出來提出投訴控告,這樣就有了案底。大家共同努力,才會讓警察減少犯罪。

滕彪表示,「709」案顯示出公、檢、法相互勾結和包庇,因此中共當局根本不可能進行調查和問責,應該邀請國際社會啟動獨立調查和制裁行動。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今年48歲的李和平於剛被判刑後暫時回家。而王全璋是唯一至今沒有任何消息傳出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