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神級操盤人如索羅斯(George Soros 1930-現在),經歷了不同年代的衝擊。利用槓桿炒賣, 賺到他的第一桶金、往後甚至第一百桶、一萬桶金,「佔領」全世界。另一天空下,大約十年前認識了老陳。他擅長「人為決定」期指交易。由極少數的資金,把風險資本操大至約3千萬美元便「停工」,不再作高風險的投資。索羅斯和老陳,一位是「神級」,另一位是街頭智慧,去到最後,他們也懂得把風險資金再分散,從而達至不敗之地。

萬事都有定時,萬事萬物都有一體兩面,有天有地、有高有低。很多時預計與實質回報完全是兩回事。人生下半場的「上場」,應該是一生人中的黃金歲月。一個「正常」的打工仔,積聚財富是必然的(除非你槓桿大賭或經常「過大海」(澳門)豪賭)。從追求「成功」到轉為追求「價值」與「意義」的個人道理,由上半場到中場、下半場,不是指「歲月」,有很多時是指「心境」,從追求「成功」到追求「價值」,很多時是要坦白問自己以下幾項事情:一、甚麼東西才叫真的有價值?二、未來的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你想做甚麼?三、你是否願意換取人工較少但更有意義的工作?四、假如你知有一周壽命,你還會想著「操盤」,還是其它事情?五、假如你想在人生下半場活得更精採,你現在可作甚麼實際行動,而不是空口講白話?

2. 香港恒生指數星期四收市跌157點。CBOE VIX恐慌指數跟隨美國大市的回調,主因來自美國的政治及信心危機。FBI聯邦調查局一哥James Comey被特朗普炒魷不需要「理由」,而芝加哥恐慌指數在東岸時段星期三飆升了約46%去到15.59。一撮人等待大調整的來臨,但你永遠沒有水晶球知道何時出現。較有效的投資方法,就是透過低費管理費的ETF分段入市。如果大家善用期權的〔固定波幅策略〕Collar Strategy, 回報會穩定一些,股市調整時「傷勢」也不會太重。有正股,在遠期的位置Sell Call, 沽出認購期權,利用所賺出來的溢價(Premium), 再買入一個認沽期權Long Put。有人說房屋及股票市場已脫離現實,特朗普效應下股票及房地產應該下滑,因為「特朗普風險」令世界變數無限。

最後,傳統形式的長短倉策略,老虎基金創辦人羅拔臣(Julian Robertson 1932-)可算是神級。1980年以8球美金開始,去到上世紀90年代管理資產已達220億。話雖如此,由於1998-2000對沖基金連續三年負回報,最終他也把整個運作關閉。2003年的世界,權威財經雜誌富比斯估計他個人身家得四億美元;十二年後即2015,估計身家達34億美元。即是說,羅拔臣71歲至83歲期間,身家漲大了8.5倍。當中一役,資料顯示是在雷曼海嘯期間,他購入了大量信貸違約掉期CDS, 估計企業債的評級不斷惡化,他也從而獲利。羅拔臣絕對是一位「人物」,也贊助了不少老虎仔, 俗稱Tiger Cubs入行。羅拔臣會提供交易資本,但不斷收取部份交易費及獎勵費用。殿堂操盤人依舊有心有力,型式不一樣,最緊要「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