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5周年紀念日,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66歲華誕。每年的這一天,世界各國的法輪功學員都懷著深切的喜悅與感激,用各種方式慶祝這一殊勝的節日,同時講述和分享著李洪志大師當年傳法時留下的珍貴回憶。

一張泛黃照片,場景是1997年11月下旬在台灣的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出境廳,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與十幾位學員合影。這張是台灣法輪功學員劉皇影珍藏20年的照片,講起當年李洪志大師到台灣講法的點滴,儘管很多細節印象模糊了,但劉皇影的語氣依然激動,直說:「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回憶。」

1. 得法重生 喜見師父

時間回到1996年1月23日,這天是劉皇影的生日,也是他「得法」的日子(上九天班學煉法輪功),更是他獲得重生的日子。當時才33歲的他已經被左腳坐骨神經痛折磨3年了,「痛起來要人命,只能病急亂投醫」,從西醫到中醫,再到民俗療法,一個月的薪水都不夠買藥錢,他說真的是在「花家產」。

有天,同事介紹他煉法輪功,他就去上了「九天班」。大概一個多星期,中午休息時間,他在公司陽台上煉功,同事有急事喊他,他就跑著上樓,到樓梯轉折處才發現,「哇!我怎麼跑得上來?」他說以前像個老頭子,一手得扶著樓梯,一手扶著膝蓋,慢慢爬,「難道是煉法輪功的原因嗎?」他笑說當時自己的悟性實在太差了,就這樣,他連續上了5次的「九天班」。

1996年11月2日,劉皇影與十幾位台灣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參加首屆法輪大法國際法會,除了台灣,還有歐洲、日本等多國的海外學員參加。當時李洪志大師為法會發來一首詩,大會也告知大家,師父還在美國,不會出席。

法會結束當天晚上,大家在北京地壇公園芳澤軒辦聚餐,「菜還沒上兩道,師父就進來了!」第一次看到師父的劉皇影激動地說:「哇!大家都站起來鼓掌,很多學員一看到師父眼淚就掉下來了!」

「師父勸大家先吃飯,吃完飯再跟大家講法。」劉皇影說,當時的心情激動到吃的是甚麼都不知道了,只看大家狼吞虎嚥趕緊吃完飯,把桌子都收了,椅子排好,等著師父出來講法。

2. 李洪志大師來台一周 台北台中兩場公開講法

1997年11月李洪志大師蒞臨台灣,分別在台北三星國小及台中霧峰農工舉辦兩場講法,當時台灣約有2千人聽法。據當時負責接待事宜的聶淑文女士敘述,李老師在抵達台灣的前幾天,為了不驚擾學員,特別通知不要公開宣佈他抵達的日期。

1997年11月15日,李洪志大師在台北三興國小針對台灣社會大眾公開講法,也因此,為了感念師父來到台灣講法的日子,台灣法輪功學員一年一度的心得交流會(簡稱台灣法會)就定在每年的11月下旬。

劉皇影說,當時師父講法的內容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模糊,但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師父說台灣人「重情重義」,然後師父在空中寫了一個大大的簡體字「義」,上面的一點還點得特別用力。

黃春梅則說:「只記得當時一種很幸福的感覺,整個場都充滿了能量。」

當時從台東特地趕到台北聽法的朱阿妙回憶,講法中間休息10分鐘時,低頭拿皮包一站起來,師父就笑容滿面地站在她前面,親切和藹地問說:「我講的話你聽得懂嗎?」朱阿妙回答聽得懂;接著師父又面帶微笑再問一次:「我是大陸來的,講的話聽得懂嗎?」朱阿妙說聽得懂。

此時旁邊的學員一直提醒她要合十,但她那時才剛修煉法輪功,不懂得合十的意義,只是楞在那。

這段親見師父高興又幸福的感受永遠深印在朱阿妙心中,同時更堅定她修煉下去的決心,而她也成為台東第一位開設九天班,建戶外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

由於還有好多學員沒聽到李洪志大師在台北三興國小的講法,所以應大家的要求,11月20日,李大師在台中霧峰農工又增加了一場講法。

根據當時安排場地的霧峰農工主任、現已退休的法輪功學員邱添喜回憶,那天去聽法的有半數以上是學員的親友,還沒開始學法煉功,結果後來這些人幾乎都走上修煉的路。

而一位有幸聽到李大師在霧峰農工講法的學員,寫文章回憶當時的情景:「師父穿著很平實,粗衣料的深色西裝雖然已有點舊但整理得平整乾淨,頭髮也整理得很整齊。聽陪同的學員說,師父為了把握時間,婉拒了學員所提用餐後再來現場的建議,只隨意吃簡單麵食裹腹,就趕到會場來。師父惦記著給學員講法,持續講法很長時間都沒稍停,也沒喝一口水。學員幾次請師父休息,都被婉拒說沒關係。」

這位學員還寫到:「在講法現場,李老師留了時間讓學員把問題遞上來,當時參加法會的很多是初學者,也有很多是聽聞法會初次來參加的朋友,所提的問題也很雜亂,但李老師都耐心地一一回答。記得那時有張紙條提問,大意是說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台灣人得法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李老師回答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台灣人甚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並說以後大法在台灣會洪傳得很好。」

邱添喜也表示,在李老師來台灣之前,台灣只有少數人學煉法輪功,彼此之間也沒有互相聯繫,直到師父來台灣講法之後,把學員互相聯繫起來,法輪功在台灣才真正地洪傳開來。

3. 行簡車疾 繞台一周

李洪志大師在台灣一周的時間,除了公開兩場的講法行程外,其餘時間把台灣繞了一圈,先參觀台北故宮及中正紀念堂等幾個景點。接著由學員開車,車上一行四人行簡車疾地在公路上不停飛奔著,從台北沿著宜蘭、花蓮、中橫、台南、墾丁繞行環島一周,僅在日月潭及花蓮投宿一晚。

當時陪在李大師身邊的台灣法輪功學員洪吉弘回憶,到故宮博物館參觀時,特別安排了解說員,但師父向來動作快,沒等解說員來,師父就帶著學員入內參觀,一路師父對每件文物瞭若指掌並為學員講解它們的由來、當初製造的作用及如何欣賞等等。學員聽得津津有味,以前總是走馬看花,這是第一次參觀故宮,才看出展出文物的門道。「師父知道一切,對天地間事物的來龍去脈,誰都沒像師父那麼清楚。」洪吉弘說。

洪吉弘提到,繞行南台灣再到南投日月潭時,已經是晚上九時多了,於是就到飯店辦理住宿登記,一路上停車、吃飯都是由師父付賬,所以學員很自然地拿出信用卡要幫師父付住宿費。沒想到才把信用卡拿給櫃台,後面一個高大的身影越過學員,師父已把信用卡拿在手上,笑著說:「這先保管在我這兒,明天再還給你。」

洪吉弘說:「師父在台灣停留一個禮拜,我們有幸陪同師父繞台灣一周,一路上我們見證了許多師父展示的神通。師父來的時候沒人知道,走的時候也沒讓學員知道,所展現的處處為人著想的一面,是給我們最好的身教。」

說到身教,劉皇影提到,聽完台中那場師父講法後,很幸運地有機會與師父同桌吃飯,吃到最後一道甜點,整桌學員都吃不下了,後來師父告訴他們要珍惜食物,不能浪費,「印象中,師父當時說的大意是,我們修煉人不能浪費食物,別看這空間是一粒米,在另外空間可能是一座山」。接著李大師就把剩下的甜點一一分給在場的學員,劉皇影笑著幽默地說:「開玩笑,師父給的肯定得吃完,當下大家都把眼前的甜點填進肚子裏。」

4. 1995年4月陽明山成立台灣第一個煉功點

1997年李洪志大師到台灣之前,台灣只有少數人學煉法輪功,據一位得法較久的法輪功學員回憶,當時全台只有35個煉功點。第一個煉功點是目前住在宜蘭的法輪功學員何來琴於1995年4月在台北陽明山建立。

1994年6月,何來琴經由中國大陸的親戚建議,到山東濟南去聽李洪志大師講法,在「法輪功濟南第二期學習班」的短短幾天內,困擾她長達20多年的多種宿疾神奇般消失,有如脫胎換骨、喜獲重生,她由衷地感激李大師。

該年12月,大陸親友又來電說:「李大師將於12月21日在廣州講法,開最後一期學習班,這次離你們台灣很近,一定要把握機會。」何來琴幸運地又參加了「廣州第五期學習班」,再次聆聽李大師講法。

而黃春梅也因為陽明山這個煉功點才有機緣修煉法輪功。1995年10月,黃春梅與先生到陽明山附近爬山,看到3、4位太太在煉功,當時沒有橫幅、沒有煉功音樂,只見她們雙手上下做著沖灌的動作,她也跟著比畫動作。由於性格內向,她也不好意思問這是甚麼功,心想隔天再來學,結果一連好幾天都沒再碰到,有一天好不容易再遇到,一問是「法輪功」,黃春梅說:「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當時整個身體都震動了一下,那種震動的感覺到現在還記憶猶新。」接著黃春梅就到陽明山煉功點學煉法輪功,沒多久她也在住家附近建了第二個煉功點。

5. 大法洪傳台灣 數十萬人修煉法輪功

隨著李洪志大師來台公開講法,法輪功在台灣更廣為人知,是法輪大法在台灣發展的重要里程碑。而早期得法有機會到中國大陸與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交流的台灣學員,也為大法在台灣洪傳起到促進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劉皇影與十幾位台灣學員3次到中國大陸與大陸學員交流,他們的精進程度與對法輪大法內涵的理解,讓台灣學員們看到修煉上的差距,回來後更加積極將法輪功的美好介紹給更多的人。

這些台灣學員回到台灣後,也把法輪功在大陸的盛況跟台灣當地的學員交流,很多學員也積極地洪法、建煉功點。至今,台灣已經有數十萬人修煉法輪功,一千多個煉功點遍佈全台各地,幾乎每個鄉鎮都有,包括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也有十幾個煉功點,台灣成為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最多華人修煉法輪功的地方。

修煉者涵蓋社會各個階層,包括士農工商、男女老少,有政府高級官員、軍人、警察、企業家、藝術家、醫生、教授、碩士、博士、宗教界人士等等,蔚為穩定台灣社會的安定力量。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台灣成為海外聲援反迫害的主力之一,還有台灣媒體稱台灣是「法輪功的復興基地」。不過對於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沒有這種概念,黃春梅表示,他們只希望透過個人的受益,讓所有人知道法輪功的美好,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早日結束這場歷經18年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