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銀行日前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將打破中美兩國目前的貿易均衡,中共需將人民幣貶值1.8%~6.3%來對沖。

據路透社5月10日報道,德銀在最新的報告中認為,特朗普的稅改計劃將把美國的企業所得稅從35%削減到15%,但並未提及基於目的地的現金流稅(DBCFT),後者是美國眾議院議長萊恩的一項核心提議;如果要最小化稅改對中美貿易均衡的影響,人民幣需貶值1.8%~6.3%。如果美元/人民幣匯率在美國稅改後不變,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會減少250億美元。

另外,報告認為,特朗普的稅改計劃中包括對美國企業海外利潤的一次性徵稅,這會引發中國的資本外流,但規模不大。美國經濟分析部門的數據顯示,1999年~2015年美國企業在大陸投資的利潤中約580億美元用於對華再投資,假如其中一半需要回流美國,也只會引發中國不到300億美元的資本流出,少於4月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380億美元。

特朗普減稅引發中共憂慮

與美國減稅形成對比的是中國企業沉重的稅費負擔。中央財經大學教授、中共國務院顧問劉桓稱,沉重的稅費正在造成中國企業競爭優勢消失。中共官員和企業高管擔心,特朗普宣佈的稅改將削弱中國的全球競爭力並鼓勵公司在美國而非中國投資。

據《華爾街日報》5月3日報道,世界銀行2016年的數據顯示,中國企業的總稅負成本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數一數二,佔企業利潤的68%;與之相比,美國為44%,全球平均水平為40.6%。該數據包括了企業要向國家和地方繳納的所得稅、增值稅(或銷售稅),以及僱主按規定必須繳納的社保及福利。

由於成本增加、利潤率降低,大陸企業抱怨稱沉重的稅負越來越難以承受。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去年11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13家接受調查的非上市公司中,87%的公司表示稅負非常高或者相對較高。

今年1月,中共財政部對娃哈哈反映繳納500多種收費的問題進行了調查並回應稱,娃哈哈集團提供了所屬131家企業2013年以來曾發生過的繳費項目共533項。經核實,僅2015年有支出數據的實際繳費項目為317項。

一位不具名的財稅專家表示:「這本身就像個諷刺,企業抱怨繳了533項,實際檢查後發現繳費項目317項,這難道還少嗎?中國企業承擔稅收之外的各種費用名目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