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周三(3日)向國務院全體員工發表演說,聚焦如何在外交政策和工作中體現「美國優先」。他特別利用大篇幅談到時代的變遷為中美關係帶來的變化。他說,現在是為今後50年,提前定義和搭建新型中美關係的時候。

這是蒂勒森2月上任以來,第二次向全體國務院員工致辭。他說,中美雙方都相信兩國關係正處在重要的轉折點。對於未來的發展方向,雙方應利用目前的機會,提早作出規劃。蒂勒森也表示,6月中美高層將舉行外交與安全對話,這是目前雙方期待的最重要會晤。

時代變遷 中美關係悄然變化

蒂勒森首先談到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原則在外交政策中的表現。

他說:「首先,這意味著美國安全和經濟繁榮是我們的第一要務,但這不等同以犧牲他人的利益為代價。我們與盟友及其它國家的合作是我們實現以上兩個目標的重要基礎。當我們回首過去20多年美國取得的發展,你們可能會聯想到自冷戰結束以來,世界發生的變化,或聯想到中國的變遷。然而,當我們經歷這些變化、發展彼此的關係和經貿往來時,我們對自己的工作好像有點失去方向,最終甚至有些失衡。正如(特朗普)總統提到的,我們確實要好好思考一下:工作失衡了,但這些合作關係對我們又十分重要,我們要重新找到平衡。」

蒂勒森表示:「『美國第一』就是我們必須保證國家的安全、保護我們的人民、我們的邊境以及我們的價值觀等等。同時,只有經濟繁榮,我們才能達到這些目標,也只有軍事上的強大,才能保護我們的自由。各位已經從事外交工作多年,一定了解有力的講話意味著甚麼,它不是威脅,而是背後的力量,因為人們知道,我們會說到做到。」

蒂勒森說,他在宣誓就職後不久,就開始面臨北韓的局勢升溫。之前,奧巴馬總統也告知特朗普總統,北韓將是最棘手的外交問題。對此,美國首先通過加強與該地區盟友——韓國和日本的合作,面對這個問題。同時,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表態,即他們要求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原則不變,對美國的工作也很重要。「對於這項原則,我們早已通過行動給予了支持——多年前,美國將所有核武器撤出了朝鮮半島。因此,我們在該地區與盟友及合作夥伴就北韓無核化問題,擁有共同目標,這對我們制定外交政策和戰略,十分有幫助。」

蒂勒森講到,有人或許認為美國在北韓問題上,應該馬上採取行動,向對方施壓。「但這一次,我們採取了不同的策略。首先我們要檢驗一下我們對中方的猜想是否正確——他們對平壤的實際影響力是有限的,還是他們不希望過多地施展影響力?所以我對總統說,我們需要測試一下中方,通過大力向對方施壓,看一看他們的反應,這也可看作是我們擴大與對方合作的起點。」

「同時,我們對北韓的態度也十分明確,要求對方放棄核武計劃,而不是要求對方改變政權。我們對北韓戰略的實施,目前已經完成了20%到25%。」

談到中國與美國的外交合作,蒂勒森繼續說:「我們要讓對方了解,美國關切東北亞及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同時,中國也有自己的挑戰要面對,因此我們在發展與中國的關係時,也需考慮對方的處境。」

海湖會面 中美關係新起點

蒂勒森表示:「之前在(佛州)海湖莊園,(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會面時),我們在談到北韓問題及地區邊境安全時,向對方施壓很大。我們也希望對未來50年的中美關係,做一個展望和規劃。因此,在會談中,我們與中方就未來的發展,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討,對雙方在過去的合作也進行了廣泛回顧。」

「我們也請中方縮小談話範圍,讓決策圈內的人,參與雙方未來的對話。」

「因此,我們和中方劃定了4個主要議題,請對方直接向習近平匯報的人,參與雙方未來的會談。從目前看,中共政治局成員或更高層官員將與我們做進一步對話,就如何解決雙方之間存在的問題做交流。」

中美6月高層會議

蒂勒森最後提到,中美雙方在海湖莊園會面時決定,將於6月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第一次外交及安全對話。會議將由蒂勒森和國防部長馬蒂斯主持;經濟方面的會議將由財政部長姆欽和商務部長羅斯主持。「目前,這個會議是中美關係發展的最重要一步。」

蒂勒森說,以上就是他對中美關係發展的看法:在回顧兩國關係的發展道路後,規劃今後50年的發展框架。他說:「中方也認為,中美關係正處在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目前雙方都很有可能為今後50年的兩國關係,提前做出定義和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