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池州翠微亭》詩

  經年塵土滿征衣,

  特特尋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

  馬蹄催趁月明歸!

 

岳飛一生戎馬倥傯,在其短暫的歲月中,留下的詩文不多。文如其人,詩如其人,也就彌足珍貴。這首絕句,據專家考徵,確係岳飛將軍登臨攬勝之作,通篇燃燒著熾烈的愛國主義情感,其思想光輝,不遜於其代表作《滿江紅》詞。

詩的起始第一句「經年塵土滿征衣」:好像一個「淡入」的鏡頭。只見一人騎馬遠遠而來,近前,乃見一位全副戎裝的青年將軍,氣宇軒昂,雄姿煥發,戰袍沾滿了塵土。落筆就緊緊抓住「塵土」這一富有戰地生活特色的細節,具體形象。繼以「滿征衣」三字,加以描寫。何以「滿征衣」,且又是「經年」呢?莫非「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橫戈馬上行」(戚繼光《馬上作》)?戰鬥的頻繁、緊張、艱苦,可想而知。開始就給人一種鮮明凸出的印象。

第二句「特特尋芳上翠微。」只見他來至山下,立即循路而上。特特:特地,類如黃庭堅《減字木蘭花》「中秋多雨,常是樽罍狼藉去。今夜雲開,須道姮娥特特來。」特特:強調乃是一償夙願,疊音又兼狀摹聲。尋芳:點明意旨。終年驅馳疆場,塵土滿身,經年難得片刻休憩之機,現攬勝尋芳,鋪墊反襯,充份表達了對祖國壯麗河山想念之久,愛慕之深。如此豪情雅興,幾人能比?

「尋芳」二字,給全詩奠定了濃郁的抒情基調。一個「上」字,那不顧疲勞、急切登臨之情,溢於言表。翠微:即翠微亭,唐時所建,依山傍水,風景幽美。據《九華錄》記載:「池州齊山,山腳插入清溪,石色青蒼可畫,洞穴半出水中,清溪直接大江,境界豁然;又其旁,拔起數峰,謂之小九華。皆齊山最勝處也。又其上,即翠微亭,是為山顛。」翠微亭在齊山九頂口南隅,歷代文人雅士,多來此覽勝。晚唐杜牧詩人,任池州刺史時,有《九日齊山登高》的華章傳世。宋代之孔平仲、吳仲復等詩人,也來此留有佳作。終年運籌帷幄,南北驅馳,疆場鏖戰的岳飛將軍,今能一睹朝夕為之浴血的河山景致,該是何等的愜意歡心!

將軍站在翠微亭,放眼峰巒秀谷,山光水色,如入畫景,一切彷彿是生平未見過的奇觀,禁不住「好山呀!好水呀!」連聲讚歎。詩人不就具體景物著筆,而是概以言之,顯得空靈蘊藉,凸出了山花草木,泉流溝壑,各具風采之意!兩個「好」字,切時切境,活脫脫地抒發出乍見勝景的驚喜歡悅之情。

第三句「好水好山看不足」:不足:不盡,或不夠。此句化用了唐代詩人白居易《長恨歌》中「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之意,可唐玄宗看不足的是緩歌慢舞,本句看不足的則是祖國的大好河山!全句明白如話,語近情遙。正當他陶醉於壯麗秀美的山水勝景之際,忽聞蹄聲得得,戰馬嘶鳴,猛然驚悟,已是空庭皎月,銀輝瀉地,於是飛馳而去。月夜齊山,別有洞天,機遇難逢,況又是來此尋芳,何以竟策馬揮鞭離去?美景雖然迷人,但軍情更繫人心懷,這裏又以美景渲染反襯,詩人那種時刻不忘國恨民仇、獻身華夏的崇高思想,得到了最生動最深刻的表現!借戰馬催人著筆,側面切入,倍覺深沉有力,耐人尋味。戰馬尚且念念不忘疆場奔馳,更何況誓志「一鞭直指清河洛」「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的將軍?

第四句「馬蹄催趁月明歸」!緊接以「月明歸」相呼應關合,「催」「歸」二字,傳情寫意,「催」字生輝,「歸」字更是詩中之眼,綰合全篇,滿腔對於山河的深沉愛戀,立即化成了捍衛河山的英雄行動:這一結句,畫龍點睛,華光四射,映照得全詩熠熠生輝,詩人的愛國英雄形像,立地頂天。敘事,寫景,抒情,映襯,烘托,各盡其妙!

唐朝著名詩人王昌齡主張:「每至落句,常須含思,不得語盡思窮。」此詩的第四句,深得箇中奧妙。

通覽全詩,首句意在一個「滿」字,次句側重一個「上」字,第三句強調一個「看」字,結句凸出一個「歸」字:而這四字又同為一個隱含的「愛」字所連綴,偉大的愛國思想,鎔鑄其中。

正是:

  覽勝尋芳,

  志在報國。

  精忠赤膽,

  光耀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