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很大機會成為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超過了2015年。

自十九世紀中葉人類進入工業化年代,全球氣溫急速暖化,動物、植物、海洋皆受影響。冰塊溶化,導致洋流破壞及水位上漲,來自四面八方的問題正衝擊著人類的安危。荷蘭、印尼、馬爾代夫、澳洲、上海浦東均屬沉沒高危之地。

排放交易解決危機

2015年12月12日,全球195國於聯合國氣候峰會中通過《巴黎協議》(法語:Accord de Paris),冀挽手遏阻全球暖化趨勢。當中「硬指標」包括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攝氏2度之內,並努力將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以上攝氏1.5度之內,而去年數字已達攝氏1.2度。

排放交易是一種以「獎勵」形式的經濟誘因,鼓勵企業減排。具體運作是排放過多污物的公司需要經過貿易,向其它公司購買未超額排放牌照,否則將被法律起訴。歐美在這方面發展較快,而亞洲正急起直追,中國有8個排放交易平台作試點。

氣候左右板塊表現

焚燒礦物燃料,例如煤、柴油等,可造成溫室氣體(如CO2)和微粒物子(如氣載污染物PM 2.5)。溫室氣體乃眼看不見、導致氣候轉變,多由發電廠所排放。微粒物子為肉眼所見,從汽車、重工廠、電廠排放而出。

中國承諾到了2020年及2030年,將分別降低碳濃度/國內生產總值大約40-45%及60-65%,以2005年為基準。

滙豐證券深入分析整體形勢後,認為依賴礦物燃料的電廠大為不妙,華能(0902)和潤電(0836)的2020年利潤下調幅度將分別介乎16-37%和7-16%。另一邊廂,該行指出龍源(0916)和華能新能源(0958)將有幸上調利潤10-24%。除了電力相關股份外,服裝板塊同樣有其難處,全因它們收入來源主要依靠冬天的大褸和外套,名錶與手袋等不會受到影響。

最後,長期受污染逼迫的華北地區,可能成為人口流失重災區。如今已有不少中產,尤其是有孩子的家庭,已逐漸向南方遷移,到上海、廣東等,甚至海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