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志健
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Ride 4 Hope,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

2017,當我們興奮若狂估計杜瓊斯指數何時衝破二萬點的同時,「超人」李嘉誠在星期五傍晚六點被傳媒追問2017經濟前景及特首心水。老煉的誠哥,當然不會亂答,避免太多人過度解讀。市場不要「神燈」,因為人沒有不敗的預知能力,一些人更選擇想做就去做,無謂太多強求。

道瓊斯指數快到2萬點歷史新里程碑。1999年3月29號,道指第一次破1萬點。1999年的光榮戰役,依然歷歷在目。我在投資的領域,渡過了1/4個世紀了,依然不停的看、不停地分析、不停地碰釘、不停地下結論。特朗普自總統選戰日贏了後,杜瓊斯指數去到落筆的一刻已創造了N次新高。

在操作世界,永遠不能預設立場,否則變了死硬不夠靈活。我有位第一代香港互聯網供應商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鼻祖朋友,認識多年。大家也曾是明尼蘇達州大學的同學。長話短說,日前我們談到有條trade, 由於他是科技「IT奇人」,10多年前已對科技股大手買賣有不錯的認識。我們談到如何棄掉一次買互聯網公司的心得:How I missed making US 50M, 當年如果唔賣NetEase(NTES), 不足100萬美元的投資經歷了股價拆細,不斷飆升到這個價。友人NetEase賣得太早: 一球美金如果揸住10多年當然有點「馬後炮」,有時「長線投資」並非是容易抉擇。NetEase這科技股受過了無限衝擊,就正如2000年,網上購物巨人亞馬遜(AMZN)跌了九成,科網股被拋售,但因過去自2006年電子書的崛起,亞馬遜商業模式又懂得轉型,已變了全世界價值最高的科技公司之一。

時代不斷演變,「絕對回報」操作生涯更容易上上落落,「神級」的索羅斯團隊在2000年第一次出現負回報、老虎基金創辦人羅拔臣在98-2000年更是連續3年蝕錢,之後更無以為繼。方向性策略的團隊式操作可以賠錢,有的資訊、大市分析與資訊過濾理論上會比個別投資者更多,為何他們有時也會大敗?很多時是自視過高,直至招股書上列明的最高風險已「見紅」時才肯收手,停損點盡頭。時代不斷演變,去到最後,每個月份要有「正回報」是一生的追求,但卻難以強求。

最後,還要談香港的特首選戰風雲。「奶媽」林鄭月娥下星期宣佈辭職?真定假?此情此景,對財爺曾俊華極為不利,他的「辭職」批准一拖再拖,抹煞了他的被選舉權。特首雖然大部份人無得參與,現在距離3月26號只剩下80日,莫非真係要以後六屆「欽點」才可入閘?至於出閘,操控權依然在北京,香港人有多少人會認命、還有多少人選擇抗爭?港人在這個「小圈內」可否有個大和解,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