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政的最大特點是沒有政治包袱和束縛,獨立特行,往往語出驚人。特朗普提名《致命中國》作者彼得‧納瓦羅為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就是一例。

聖誕前夕,特朗普又連發三個推特:否定奧巴馬關於聯合國對以色列殖民區的決議;表示將與俄國展開核武競爭;要用波音公司的F-18戰鬥機取代洛歇‧馬丁投資4,000億美元的第五代F-35戰機,導致洛歇‧馬丁股價大幅震盪。

中美貿易戰的可能性究竟如何?我認為,美中貿易摩擦、衝突和爭執是可能的,但全面貿易戰可能性不大。有幾個原因:

原因1

納瓦羅2012年出版的《致命中國》裏所講的基本是事實。但這是中共長期專制體制和江澤民腐敗和鎮壓治國造成的後果和後患,不是中國或習近平造成的。習近平2012年底才執政,已在盡力治理這些問題,如抓捕江派在實體經濟和金融的殘餘勢力、採取了「一帶一路」、供給側改革、關閉「殭死」企業等措施,實際上正在逐步廢棄和走出中共體制。

換句話說,特朗普、納瓦羅要解決的也正是習陣營在著手解決的。相信特習見面後,雙方如能通過深入交談和相互理解,在清除江派、進行中國政治經濟制度變革等上達成共識相互攜手,從廢除中共體制這個原因入手,解決不公平貿易這個惡果。那麼,具體讓利或互利都可在合作性談判中解決。

原因2

特朗普和習近平都是做大事的人,雙方做事理念和原則會把貿易戰的可能降為零。

特朗普的商業原則最根本的就是雙方有利可圖,因此糾正對美不公平競爭是關鍵,而不是用貿易戰致對方於死地。這樣就無貿易可言了。習近平正處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共體制的關鍵時刻,解決中國內需不足也只能從制度變革中釋放能量來解決。習此時需要美國配合,而貿易戰會給江派以攪水搗亂的機會,是必須避免的。

原因3

特朗普和習近平都是重視民意和民生的人。貿易戰會使兩國民眾利益受損。如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日常消費品大幅漲價將使一般美國民眾的實際收入減少,從而抵消美國經濟增長。這並不是特朗普願意看到的。另外,如果貿易戰發生,會使中美涉入在國際組織、地區安全、雙邊關係等各方面的報復性衝突,受害的仍然是兩國民眾,而且禍及其他國家民眾。這是特朗普和習近平都不願看到的。

原因4

特朗普是要改善、而不是惡化對華關係。特朗普改善美中關係的意願是主導。特朗普明言,所有對外關係中他最重視的是對華關係。特朗普在愛荷華州答謝集會上一板一眼地說:「一個最重要的關係,我們必須要改善的關係,就是我們與中國的關係。」注意:特朗普在這裏用的兩個修飾詞:「最重要」和「必須要改善」。特朗普強調的是「改善」美中關係,而不是惡化美中關係。中美貿易戰就是惡化兩國關係。特朗普是個聰明人,在提名納瓦羅之前,為避免貿易戰已先行進行了「對沖」和制衡,提名了與習近平有30年交情、重視貿易實利的、支持特朗普從不搖擺(許多現在「支持」特朗普的人大都曾搖擺不定)的愛荷華州長布蘭斯塔德為駐華大使。這實際上奠定了對華「合作」的基調。而且,特朗普提名布蘭斯塔德越過了後來提名的國務卿蒂勒森,實際上就是特朗普要撇開國務卿親自操控對華關係,表示對中國的重視。重視的核心是「改善關係」。

原因5

只要美中磨擦在經貿領域,不涉及主權等底線問題,都是可以具體談判解決的。如特朗普的口號是「買美國貨、僱美國人」。習近平讓中國企業到美國開廠、讓更多中國旅遊者到美國買東西等就可滿足一部份要求。中國私人企業汽車玻璃製造商「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就曾表示將可投資美國10億美元,創造5,000個就業崗位。有這麼幾百個投資家可緩解美國就業問題。

總而言之,貿易戰是兩敗俱傷的模式,對兩國人民不利,更與特朗普和習近平的治國理念不合,可能性很小;而合作互贏才是大道和大機率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