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才見到了我生命中的雕刻師父。在傍晚金黃的暮色裏,師父站在八仙桌前望了我很久,問我:「你叫阿棋。」我望著地上點頭。 

師父拍拍我的肩膀,溫和的說:「阿棋,只要肯吃苦,刻佛像也能出人頭地。」

3

我永遠不能忘記師父的眼神,嚴厲中隱藏著慈祥。第一次在場子裏,師父把一塊尺把長的木頭交給我時,就是這種眼神:「想刻甚麼就刻甚麼,怎麼刻可以問問師兄們,也可以來問我。」

後來我才了解,師父盼著徒弟們快快進步,甚麼都要給你,師父說:「要自己去領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你是下港來的?」我抓著那塊木頭心裏一片茫然時,阿清師兄已經走了過來。給了我幾把雕刻用的刀子,然後,教我用刀的方法——橫的﹑斜的,如何下刀,「要學會辨別木頭的質地,才能決定下刀的力道。」

他說:「這些基本功夫一兩個月就熟了,手指頭割傷那是難免的,忍耐一下,吃一點苦就過去了。」阿清師兄抹抹臉上的木灰:「阿棋,不要小看這些基本功夫,出師後回去開間刻佛店,夠你吃飯了。」

阿清師兄教了許多刀法,一時也接受不了,我疑惑的望著他時,一個尖頭的師兄也湊了進來,朝師父工作室努著嘴巴說:「再上去的功夫就要跟師父學了。」

我更滿頭霧水了,只覺得雕佛這等事好像很有學問。阿清師兄似乎看到了我心裏,告訴我:「決定了刻哪位神尊後,不要想太多,開始動刀就對了。」

「多謝師兄。」我拿起木頭往場外走去,去想一想。

場子外有一片黃土院子,遠遠看見一個穿白襯衫的女學生背著書包,從牆邊的龍眼樹下向大門走去。心裏想,要是還在家鄉,這時不也正背著書包上學去嗎,一時,想起了阿龍、猴子他們,也回憶起夏天夜裏,在曬穀場邊講三國誌的滿叔。

走回場子時,阿清師兄正用砂布磨著手中的雕像,我向他說:「師兄,我決定刻關公。」

阿清師兄果真找來一尊關公雕像擺在工作台上:「阿棋,這是給你參考的,照你的想法去刻吧。」我點著頭坐了下來。

當我拿起雕刀時,一波波嘈雜的雕鑿聲湧向胸前,往場子四周望去,空中的木灰在天窗照進來的陽光裏飛揚,師兄們有的低著頭雕刻,有的望著神像沉思。這時,卻感覺場子裏一片寧靜,我望著眼前的木頭,心裏也平靜了下來,「不要想太多,開始動刀就對了。」腦海裏響起了阿清師兄的話,我握起雕刀,師兄在我肩上輕拍了幾下。

有時,阿清師兄會幫我雕幾刀,解說兩句,我也學著慢慢刻著,一面看著旁邊的師兄們怎麼雕刻。前邊尖頭師兄的視線穿過工作台上的佛像朝我望過來,嘴角笑了一下,似乎看透了我的心理。

「他叫阿奇。」阿清師兄看見了,鼓勵著我說:「阿棋,要注意握刀的方法。」我感覺師兄們都關心著我。

停下刀來,遠遠望著工作室裏師父的背影,心裏想著,師父透徹得很,剛開始,讓我跟著師兄弟們學習。

4

幾次經過師父的工作室時,看到師父都靜靜的望著雕刻中的佛像,似乎跟神像有了交流。

那天晚上在房裏,望著桌上尚未完成的關公雕像。收音機裏正在講《三國演義》的故事,主持人請聽眾點上三柱香:「各位聽眾,節目開始前我們先來敬拜義薄雲天的關公。」或許是關公的義行感動了主持人,我想,我雕出的關公神像,也要能讓人感受到關公的正義。

用了十天工夫,終於完成了入師門的第一尊雕像。坐在工作台前,我珍惜的撫摸著關公像。阿清師兄跟我說:「第一次能刻出來,已經不錯了,趕快拿去給師父看吧。」我感激的說:「多謝師兄教了我許多刀法。」他滿意的笑著說:「同門師兄弟就是要互相切磋,其實是師父安排的。」

當我站在師父工作室門前時,就聽到了師父低沉的聲音:「阿棋進來吧。」

我走過滿室的雕像,來到師父面前。師父拿起我雕的關公像,看了好一會兒。我一時緊張了起來,還好,師父微笑著點著頭,把雕像還給我,又給了我一塊木頭,仍然嚴肅的說:「繼續學吧,雕刻這條路很長啊。」

「是,師父。」我走了出來,看到周圍的佛像時,心裏想著,師父每天浸在佛像群中,難怪功夫那麼好。這時,傳來師父低沉的聲音:「阿棋,多來看看這裏的佛像,對你有幫助。」師父可是知道我心裏想著甚麼?

我抱回第二個木頭時,大師兄正刻著哪吒,我也跟著學著刻。大師兄告訴我一些哪吒的故事,哪吒的性格、厲害的地方。我想像哪吒是一個勇敢的男孩,把哪吒的勇氣、義氣放在心裏,大師兄怎麼刻,我就怎麼刻,哪吒左右腿怎麼踏的,我就跟著刻。只是,大師兄的哪吒左手握著輪子,那太難刻了,我只讓哪吒握著拳頭。

為了跟上大師兄的進度,晚上我將雕像抱回房裏繼續刻。大師兄完成雕像的第二天,我的哪吒也刻好了。大師兄撣去手上的灰塵,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學得很快,有進步啊。」

果然師父看著我刻的哪吒時,笑了出來,拿起小雕刀把哪吒的嘴角鑿深了:「阿棋你體會體會,感覺有沒有一樣?其它地方你自己揣摩揣摩。」我把視線從哪吒的嘴角移到師父臉上,心裏笑了:「師父,我了解。」

師父把雕像還給我:「繼續刻吧。」

5

記得一個早晨我起得較早,就走進場子裏,工作台上一尊一尊的雕像,有躺著的、斜靠的、也有端端正正坐著的,有的身體、手臂還藏在木頭裏。腦海裏,不覺浮現出師兄弟們工作的情況。走出場子時,發現一個雕像正睜著圓圓的眼睛,威嚴的望著我,空氣裏飄盪著木材的氣味。

師父已在院子裏打著慢拳了,張開的雙手像要飛的樣子。我站在院前靜靜的望著。「阿爸再見。」師父的女兒背著書包,頭上綁了兩條辮子,牽著單車走向大門。師父仍然弓著腳步比劃著,挺直頸部望著前方,嘴裏徐緩的吐出:「騎慢一點,春子。」

這邊兩個師兄停下手中的掃帚,一句話飛了過去:「漂亮的春子,頭上有兩隻蝴蝶在飛啊。」春子朝這邊揮揮手:「再見。」

她好像也瞧見了我,我也揮起手來,春子跨上車座,在晨風裏滑出了大門。這時我才想到,春子已上了初中,我入師門也有一年多了,心裏驚奇的問自己,我在這裏學了多少功夫了?

就是那天,吃了早餐稀飯後,師父喚我過去。在工作室裏,師父把一塊粗大的木頭交給我:「客人要雕一尊媽祖,這樟木是客人自己帶來的。」

師父指著桌上的神像:「這裏有一尊媽祖,一個出師的師兄刻的,你看看。」看著手裏那塊兩尺多高的木頭,我又驚又喜。

師父只說了一句:「客人希望一個禮拜完成,去忙吧。」轉身就進去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