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學校與舊建築物都保留了傳統工法,近年一些有心的建築商也開始將這些技藝注入新的項目,包括差不多已被遺忘的磨石子、抿石子工法等,讓它們呈現出溫潤和別具一格的風貌。

磨石子、抿石子工法是早期建築經常採用的工法。在當年經濟低迷、建材極為困窘的年代,這兩種工法被大量採行。富有人家的地板經常用昂貴的石材鋪設,而一般家庭則使用簡單的水泥加水拌合成工料,再加入不同顏色的小石子,隨意地放在地板表面;走在歷史悠久的城區,經常找到這類散發時間味道的建築。但經過改良,這類工法不再帶有陳舊感,卻能散發一種溫馨的感覺,並擠身時尚之列。

豐境建設總經理邱名仕留學英國,鍾情於傳統工藝。他指使用磁磚、木地板,甚至會病變的大理石的工法已很成熟,只要按部就班,出錯機率很少,修復性也佳。但抿石子、磨石子具有高藝術性,靠師傅一點一滴地抹將出來,能否發揮藝術性從無絕對把握,成敗只有一線之隔。

「敘美」大廳使用了大面積的國外大理石,留下一小片磨石子地板,上面鑲嵌有黃銅、不鏽鋼圖案。因為異材質相接,進行地板工程當天,7、8個工班沒人敢鬆一口氣,因為一旦失敗,便無法修復。

「如何讓老工法跟新建築結合?這就很多值得研究了。」邱名仕表示,磨石子如何與大廳的黑洞石搭配,才不會突兀,其實很費一番工夫。比方說,磨石子地板的石子使用的是大廳大理石損料,磨成約2分大小,抿石泥試色工作也需要進行多次試驗。

因為手作工藝沒有貼磁磚或鋪設木地板一般齊整,要說服客戶去接受天然材料可能有裂縫,以及其不一致性等的不完美,絕非易事。「但我們希望支持傳統工藝,讓這樣極具藝術性的工法,可以繼續在台灣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