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

「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據【大紀元2016年02月20日訊】,以經典小說「梅岡城故事」(To Kill a Mockingbird)聞名的美國作家哈波.李(Harper Lee)已在故鄉辭世,享壽89歲。

「梅岡郡白人公民協會。你不知道我們這裏有一個嗎?」

「不知道。」

「其實你父親在裏頭擔任理事,亨利則是最忠誠的會員之一。」亞麗珊卓嘆了口氣又說:「我們也不是真的需要。梅岡這裏還沒發生甚麼事,不過先有所準備總是明智之舉。此時此刻他們就在那裏。」

「公民協會?在梅岡?阿提克斯?」琴.露易絲聽見自己呆呆地重複姑媽的話。

亞麗珊卓說:「琴.露易絲,我想你並不完全了解這裏的情形……」

阿亨和阿提克斯想做甚麼?這是怎麼回事?琴.露易絲不知道,但在太陽下山前就能分曉。

這事情和她在家裏發現的小冊子有關——那本冊子就當著上帝和所有人的面端放在那裏——這和公民協會有關。關於他們,她多少知道一點。紐約報上全是相關新聞。

阿提克斯和阿亨別有用心,他們只是在監看情況——姑媽說阿提克斯是理事。她錯了,這都是誤會,姑媽有時候會搞錯……

……

琴.露易絲前往郡政府,公民協會的開會現場。她爬上未上漆的老舊階梯來到法院樓層,再爬上一小段掩蔽式樓梯來到黑人旁聽席,走了進去,坐到第一排角落的老位子,以前和哥哥來法院看父親開庭都坐在這裏。

她下方的硬板凳上坐的不只有梅岡郡多數的窮酸白人,還有郡裏最受敬重的人士。

她望向另一頭,在隔開法庭與旁聽民眾的欄杆後面有一張長桌,桌旁坐著她父親、亨利、幾個她熟悉的人和一個她不認識的人。

桌子盡頭,只見威廉.魏勒比像隻肥大浮腫的灰色蛞蝓坐在那裏,他是她父親這一類人所鄙夷的一切的政治象徵。像他這種人也就剩他一個了,她暗忖道。阿提克斯應該不會給他好臉色看,如今卻與他同在……

郡政府的鐘吱吱嘎嘎,使盡全力,「噗!」地吐了口氣後敲響鐘聲。兩點。當鐘聲顫顫巍巍地轉趨微弱,她看見父親站起身,用他開庭時嚴肅正經的口氣對眾人說道:「各位,今天的演說來賓是葛瑞迪.歐漢倫先生。他便無須多加介紹了。歐漢倫先生。」

歐漢倫先生起身說道:「就像牛在寒冷早晨對擠乳工人說的,『感謝你們對我伸出溫暖的手』。」

她從未見過或聽過這位歐漢倫先生。然而,藉由開場白的幾個要點,歐漢倫先生已經很清楚地介紹了他自己:他是個敬畏上帝的普通人,就和所有普通人一樣,他為了全心投入捍衛隔離政策,已經辭去工作。有些人的想法就是奇怪,她暗想。

歐漢倫先生淺棕色頭髮、藍色眼睛、一臉倔強,打了一條很沒品味的領帶,沒穿西裝外套。他解開領釦、鬆開領帶,眨眨眼睛,用手梳一下頭髮,言歸正傳:……歐漢倫先生在南方出生、成長、求學,娶了一位南方姑娘,一輩子都住在南方,如今他最關心的就是如何維護南方的生活形態,不管是黑鬼或最高法院都不能指使他或任何人該怎麼做……那個族群笨得像甚麼……天生就是低等……古怪的毛毛頭……還住在樹林裏……一身油膩味……娶你們的女兒……混雜了我們的血統……混血……混血啊……救救南方……黑色星期一……比蟑螂還不如……上帝創造了這個種族……沒有人知道為甚麼,但主是打算把他們隔開的……否則祂會把我們都造成一個顏色……回到非洲……

她聽見父親的聲音,一個細微的聲音在溫暖舒適的昔日裏說話。各位先生,假如這世上有一個令我信服的口號,那就是:人人平等,絕無特權。(待續)

——節錄自《守望者》/麥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