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組10G的「裸條」資料文件外洩,內含167名女大學生的身份信息、親友聯絡方式及裸身相片、視頻等。從流出的QQ聊天截圖來看,放貸者鼓勵「裸貸」女性自瀆來獲取貸款,以及以「肉償」方式來還清欠款。有學者稱,網貸監管虛無,政府無作為。

「裸貸」在大學校園風風火火好多年,這一貸款方式要求女生手持身份證拍裸照作欠條,業界稱為「裸條」。當借貸逾期不還時,裸條會被傳給借款人父母或在網絡公開。去年有借「裸貸」的學生自殺,曾一度引起社會關注,但官方並沒有任何整治行動。

而最近「裸貸」再受關注,是因為一個10G的大學生「裸條」照片、視頻壓縮包在網上瘋傳,裏面包含167名女大學生手持身份證的裸照及視頻,還有這些學生的身份證、手機號以及親友的聯繫方式等信息。

陸媒報道,借貸群內還常會出現「裸條打包出售」及「裸條福利」的信息。並有人專門建立「裸條信息售賣」群和「福利群」,公開售賣和分享裸持者的裸照、視頻和個人信息。更有人安排無法按期還款的貸款人「肉償」,即以性交易償還欠款。

吳菲菲(化名)今年剛升入大二,於11月16日離家出走,至今杳無音信。吳菲菲之所以離家出走,一方面是因為借了多家校園貸款平台,起初借兩、三千(人民幣,下同)。由於借入的都是每星期利息超過30%的高利貸,利滾利之後,欠款已經達到了50萬元;另一方面,自己抵押的裸照被出借人在網絡上肆意傳播,內心不堪重荷。本次洩露出來的10G裸照中,也有她的身影。

今年6月,《南方都市報》曾報道,一位因通過借貸寶平台借款而遭遇裸照威脅的受害女大學生王思(化名)。她的噩夢是從今年2月份開始的,她否認自己借錢是為了消費。「我當時是打算創業,但是缺乏啟動資金。」她說,第一筆借款僅有500元,借錢的便捷程度讓王思開始依賴這一平台,隨後越借越多。到了今年5月份,王思通過借貸寶平台累計借出本金5萬餘元……

事實上,不僅是「裸貸」,大學生網絡借貸也一直備受爭議。今年3月,河南大二學生鄭旭跳樓身亡,原因是他在網上的貸款越滾越大,彼時已有60萬元的漏洞無法填補。

網貸監管虛無

美國紐約人權組織中國婦權網負責人張菁女士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說,高利貸公司,中國政府早就應該打擊。

張菁女士說,這種裸照抵押貸款的方式,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政府對此都應該打擊,來幫助這些女大學生。但政府卻在這方面沒有甚麼作為,甚至一些公司還與公安部門勾結在一起來做。

張菁女士介紹說,在國外,包括印度,有一些NGO(非政府組織),還有一些半官方的機構,他們是專門針對女性,和想創業的大學畢業生的不同貸款機構,有些是沒有利率,有些利率很低。而中國在這方面幾乎是零,所以這種裸照抵押現象才在中國出現,讓人不可思議。張菁女士說,世界上其它一些再貧窮,人口再多的國家也做不出來,這表明中國從上而下的道德標準已經淪喪。所以用各種形式賺錢,沒有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