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河北青年聶樹斌遭冤殺案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的落錘,終審宣判無罪。在外界看來,聶案之所以最終能夠翻案,有兩個關鍵因素,一個是極力阻撓覆審的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周永康心腹)被抓,另一個則是巡迴法庭接手審判;而令聶案沉冤難洗的根本問題則是黨管司法。

巡迴法庭露頭角

中共建政後設立的法院,具有濃重的地方行政色彩。除了辦公地點固定外,法院的人、財、物均受到同級黨委和政府的制約。被地方「掐住脖子」的法院,其辦案的獨立性一直備受質疑。

習近平上台後,2014年10月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提出要設立跨行政區劃的法院和檢察院,意圖擺脫地方行政對法檢院的掣肘。

2015年1月底,中共最高法院第一巡迴法庭在廣東深圳掛牌,巡迴區為廣東、廣西、海南三省區;第二巡迴法庭在遼寧瀋陽掛牌,巡迴區為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區。

此次接手聶樹斌案的即是位於瀋陽的第二巡迴法庭。

聶樹斌案發生在河北,真兇王書金是2005年落網。在王書金主動招認殺人的情況下,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法院仍二審宣判「不能認定王書金作案」,令外界譁然。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定緊鄰河北的山東省高院複查聶案,但即使如此,其間仍經歷4次覆審延期,顯示來自外圍的阻力已經「影響」到山東。

直到2016年6月,最高法院決定由第二巡迴法庭審理該案(河北並非其管轄範圍),案件才出現明顯扳轉。12月2日,聶樹斌終審獲判無罪。

中美巡迴法庭的異同

世界各國的巡迴法庭設置並不相同。美國設有13個巡迴上訴法院。包括第一~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以及哥倫比亞特區和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這些法院的法官數與轄區人口數掛鉤,最少6人,總部設在三藩市的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最多,有29人。

今年11月,習近平主持的中共深改小組第29次會議同意在重慶市、西安市、南京市、鄭州市增設巡迴法庭。加上設在瀋陽、深圳的巡迴法庭,將來的6個巡迴法庭將分別覆蓋西南、西北、華東、華中、東北、華南。

第二巡迴法庭庭長為最高法院審委會副部級專委胡雲騰。

時評人鄭浩昌分析,習當局的巡迴法庭帶有一定的美國模式痕跡,但兩者又有相當不同。比如,美國是一審和上訴兼管,中國只管上訴。美國法官辦案獨立性很強,效率最高,中國雖受地方黨政制約已減少,但仍難完全脫離慣有的固定地域辦案的行政色彩。

鄭浩昌認為,巡迴法庭在聶樹斌案改判中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從各種跡象看,習當局在試圖突破中共及江澤民掌權時期的司法體制,但是無論如何變,如果不能突破中共黨管司法的本質,習的所有司法改革都會走向死胡同,這是此後必須解決的最根本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