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現金流持續緊張,大陸債券信用風險再次襲來。近期已有河北物流、大連機床、中城建等公司發行的債券出現了違約。本周一再添一例,博源集團11億超短融也發生違約。

12月5日晚間,銀行間市場清算所發佈公告稱,當天是內蒙古博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源集團)2016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簡稱16博源SCP001)的付息兌付日。截至今日日終,銀行間市場清算所仍未足額收到博源集團支付的付息兌付資金,暫無法代理發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

資料顯示,16博源SCP001於2016年3月7日發行,發行規模11億元,發行利率6.6%,期限270天,本應於12月3日到期兌付(遇節假日順延至5日),到期應兌付本息11.54億元。

除了當下已經違約的16博源SCP001外,目前該公司還有3只存續債券,分別為16博源SCP002、12博源MTN1、13博源MTN001,規模合計27億元。

12月1日,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將博源集團的主體信用評級和兩隻中期票據12博源MTN1和13博源MTN001的評級從AA下調至AA-。其理由是,近年來,博源集團煤炭和化工業務的盈利和獲現能力持續弱化。今年前三季度,博源集團虧損1.84億元,經營活動淨現金流4.16億元,同比下降49.14%。同期末,資產負債率處於70.40%的較高水準。

12月2日,16博源SCP001兌付不確定公告發佈後,中誠信國際進一步調降了博源集團的主體信用評級及前述兩隻中票的評級至BB。

中信建投固定收益黃文濤研究團隊認為,現金流緊張是債券違約的直接原因,最近的幾例違約無一例外。15冀物流CP002和15機床CP003違約均聲稱是技術性原因,前者稱違約是由於公司應收賬款系統歸集操作原因,後者稱由於技術性原因償付資金未能足額劃付。實際上,若考察這兩家違約企業的現金流量表,均可得出技術性原因僅是表像,違約反映的是二者現金流緊張的事實。

光大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旭團隊也認為,現金流始終是企業償還債務的最直接和最根本的保障,考察現金流情況一方面要關注主營業務產生的現金流情況,同時需要關注企業籌資能力的變化以及由此導致的現金流波動。對於盈利能力下滑、短期償債壓力較大的企業,需特別關注企業的融資能力以及再融資空間,博源集團由於資產受限規模占比較高,導致再融資的空間受到極大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