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舊唐書・卷一○六・李林甫傳》上載︰「太常少卿姜度,林甫舅子,度妻誕子,林甫手書慶之曰:『聞有弄獐之慶。』客視之掩口。」是說唐玄宗時宰相李林甫,他的小舅子添了個兒子,李林甫就手寫『聞有弄獐之慶。』作為慶賀,客人因為畏懼他的權勢,看了也只好掩口而笑。原來李林甫把「璋」寫成「獐」,而「弄璋之喜」是賀人得子,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但獐則是野獸,兩者相差甚遠。因此,李林甫被後人譏笑為「弄獐宰相」,暗諷他是沒有文化的權貴。如清朝洪亮吉《北江詩話・卷三》:「弄獐宰相,伏獵侍郎有詩文世,職是故耳。」

璋是玉器,形狀如半圭。弄璋最早出現在《詩經・小雅・斯干》上︰「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是說如果生了男孩,就讓他睡在床上,穿上衣裳,還給他圭璋玩弄。他的哭聲如果洪亮,將來則必有成就,期望他能當大官或繼承家業。

圭璋是兩種貴重的玉器,如孔穎達《正義》:「圭璋特者,圭璋,玉中之貴也。」所以,也用來比喻人品德高尚的意思,如《詩經・大雅・卷阿》:「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而古人把玉拿給男孩玩,也是希望他長大後能擁有如玉般的高貴品德。另外,古代王侯公爵等尊貴之人,衣服上都佩帶有圭璋,男孩生下來就讓他「弄璋」,其實就是期待他長大後也能成為王侯,如《毛傳》云:「半珪曰璋。裳,下之飾也。璋,臣之職也。」因此,後來就把生男孩稱為「弄璋」,而恭賀別人生男孩就稱為「弄璋之喜」或「弄璋之慶」。如明朝陳汝元《金蓮記・第二齣》:「室人王氏,琴瑟聲和,更駕才于絰騝,新有弄璋之喜,允符種玉之祥。」又明朝趙弼《木綿庵記》:「喜公有弄璋之慶,萬事足矣。」

祝賀人家生男孩稱為「弄璋之喜」,生女孩則稱作「弄瓦之喜」,如《幼學瓊,林・卷二・老壽幼誕類》:「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弄瓦最早也是見於《詩經・小雅・斯干》︰「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意思是如果生下女孩,就讓她睡地上,用被褥包裹她,拿陶製的紡縳給她玩,期望她將來能夠善良順從,做事不逾越規矩,並專心操持家務,不讓父母擔憂。「瓦」是古代紡織時用的陶製紗錠,古人拿這種陶製紗錠給小女孩玩,就是希望她長大後能勝任女紅。璋是玉質也是禮器;瓦則是陶製的、也是紡織工具,兩者不僅質地不同,使用者的身份也大不同。璋、瓦用來代指男女,多少可看出古代社會是崇尚男尊女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