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星期六(26日)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題為「香港管治:禮崩樂壞?」論壇,他演講以「善治:民為貴」為題,首先提到擔任港督的5年是其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又引述《論語》中子貢問政的典故,他直言「民」,比總統、總理、君主、黨委書記及總督,都來得重要,「公民創造良好管治,也受惠於良好管治。」 彭定康強調法治是香港的自由、穩定和福祉最重要的保證。是良好管治的重要一環,「普通法的『法治』並非只是依法管治而已。正如亞里士多德力陳:『法律的守護者本身也遵守法律。』受權力管治的要守法,當權者自己也要守法。」

他又說,法治的完整性來自獨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而獨立的司法系統對公民權利的保障和提供保護,「它保護基本人權;它禁止酷刑;它確保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它確保思想、良心、信仰、表達和集會的自由;它保障財產。法治是良好管治社會的基石,法治就是讓當地獨立的司法系統內的獨立法院裁定罪責,黨政機關不得過問。」他又向香港維護法治的法官、大律師和律師表示敬意,「他們站在前線,確保香港在一份國際有約束力的條約裏得到許諾的自由,得到維護。法治對香港的自由和繁榮至為重要。」

彭定康並提到選舉制度應是公平和平等,「每張選票的票值應該均等。除了當地憲法的規定之外,投票過程應該公開,並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讓公民發聲、參與管治和使當權者通過公開有效方式問責的制度。」並再次提到議員宣誓問題,「作為英國國會的議員──上、下議院有着同樣的規定──我必須宣誓效忠女皇。拒絕宣誓的民選議員不得就任。」他並認為不需要採取純粹高壓的措施,支持直選。

現時是牛津大學校監的彭定康表示,曾任香港和英國數間大學校監,又說大學應享有學術自由和自治,強調大學不是國家的代理人,也不是政府部門,更不是商界的附屬品,用以刺激生產總值。他強調大學是多元化和自由的強大支柱。

當日的論壇有超過600人出席,除彭定康外前立法會議員余若薇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皆在會上致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