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結束,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會議同時決定,「十九大」於2017年下半年召開。當天,中共中央印發了《關於黨的「十九大」代表選舉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11月9日,大陸官媒披露《通知》的相關內容。從《通知》的內容及中組部的相關解讀,可以發現,習近平當局至少從四個層面甄別黨代表人選,確保「十九大」的掌控權;這將為習在「十九大」進行「顛覆性」政治大動作提供了保障。

「十九大」代表選舉從五方面改進

《通知》稱,中共「十九大」代表名額共2300名,由全國40個選舉單位選舉產生。代表選舉工作從現在開始,到明年6月底前結束。代表的產生,採取自下而上、上下結合、反覆醞釀、逐級遴選的辦法進行。

11月10日,中共中組部負責人接受官媒採訪,強調「十九大」代表選舉工作從五方面改進。

一、嚴把人選政治關,堅持把政治標準放在首位。「十九大」代表要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關鍵時刻經得起考驗」。

二、嚴把人選廉潔關,對所有人選廉潔情況進行核查,堅決防止「帶病提名」。

三、提高生產和工作第一線代表比例。

四、強調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充分運用遼寧和湖南衡陽、四川南充等地拉票賄選、破壞選舉的典型案例進行警示教育,對違規違紀問題「零容忍」,一經發現堅決查處。

五、組織動員所有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參加代表人選的推薦提名。

中組部負責人表示,《通知》突出向基層傾斜,對改善代表結構提出了明確要求,要提高生產和工作第一線代表比例;注重推薦工人、農民和專業技術人員黨員;要明確界定黨員領導幹部、生產和工作第一線黨員以及工人、農民和專業技術人員黨員的範圍;防止「頂帽子」擠占工人、農民、專業技術人員等生產和工作第一線代表名額。

《通知》對「十九大」代表中生產和工作第一線黨員、黨員領導幹部比例作了適當調整,概括起來就是「三升三降」:即省區市、中央金融系統和中央企業系統(在京)代表中,生產和工作第一線黨員所占比例一般不少於1/3,比「十八大」時分別提升了1.33、13.3、1.33個百分點;相應地,黨員領導幹部(領導人員)所占比例一般不超過2/3,比「十八大」時分別降低1.33、13.3、1.33個百分點。

《通知》稱,代表產生程序的5個主要環節為:推薦提名、考察、確定代表候選人初步人選名單、確定代表候選人預備人選、會議選舉。「十九大」召開前夕,要由「十九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對代表進行資格審查。

習王從四個層面甄別「十九大」代表人選

分析《通知》的內容及中組部的相關解讀可以發現,一再強調的最關鍵信息是要確保「十九大」代表同習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為確保這一點,習近平、王岐山至少在四個層面佈局甄別、清洗黨代表人選。

其一、提高生產和工作第一線代表比例,加強民意基礎。

習近平十八大以來發動反腐「打虎」運動,獲得廣泛的民意好評。習當局要求「十九大」代表推薦提名從基層開始,所有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參加;並提高生產和工作第一線代表比例。這進一步加強習的民意基礎,增加的基層代表也將成為習的擁躉者。

值得關注的是,《通知》要求金融系統的工作第一線黨代表比例比「十八大」提升13.3個百分點;釋放金融系統被看重的信號。這與近期緊急升溫的經濟領域大清洗行動相呼應。意味著習在清洗經濟領域江澤民勢力的同時,開始系統地建立自己的經濟人才梯隊。

其二、王岐山紀委系統將負責甄別、清洗代表候選人初步人選。

《通知》要求,嚴把人選廉潔關,所有考察對象的檔案材料必審,紀檢機關的意見必聽,違紀違法線索具體、具有可查性的信訪舉報必查,考察對象是黨員領導幹部的個人有關事項報告必核,堅決防止「帶病提名」。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的搭檔王岐山主掌紀委系統,權力不斷加強,通過「打虎」運動在全國範圍內建立了嫡系紀檢力量。這將確保習陣營甄別、清洗代表候選人中的江派人馬。

其三、習先行佈局地方官場,習王親信將主導遴選代表預備人選。

今年下半年以來,習當局啟動地方高層人事調整及黨委換屆,習陣營親信人馬紛紛主掌省級黨政大權。包括江澤民老家江蘇、曾慶紅老家江西,以及新疆、湖南、內蒙古、安徽等江派窩點紛紛被習、王的親信接管。

市、縣和其它推薦單位決定上報的「十九大」代表推薦人選後,需要由省級選舉單位召開黨委常委會分三步驟先後確定初步人選考察對象名單、初步人選名單、預備人選。這意味著,隨著習不斷佈局地方高層人事,習陣營人馬接管地方各級尤其升級選舉單位的黨政大權後,將主導「十九大」代表預備人選的遴選。

其四、習陣營高層人物決定「十九大」代表最終人選。

全國40個選舉單位確定代表預備人選後,仍要由「十九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對代表進行資格審查。

2015年底,有港媒消息稱,中共「「十九大」」籌備工作領導小組已成立,習近平任組長,其搭檔李克強、王岐山任副組長,而江派三常委未能進入籌備工作領導小組。該小組下設五個小組。其中,「「十九大」」代表資格審核和覆核小組組長為中組部長趙樂際與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

「十九大」代表的最終決定權在於習的親信高官趙樂際、趙洪祝,乃至王岐山、李克強、習近平本人。

三重震懾 習在「十九大」上或有顛覆性舉動

今年北戴河會議前後,習近平、王岐山引爆遼寧賄選案,即為「十九大」代表選舉工作敲警鐘、立下馬威。習陣營謀定而後動,全面加強地方換屆、人大代表及黨代表選舉的監控,至少產生三重震懾效應;習陣營大陣仗備戰「十九大」的態勢已呼之欲出。

第一、習王全面清洗江派勢力。

「十九大」代表的選舉,與新一屆人大代表的選舉及地方換屆工作幾乎同步展開,波及社會各大主要領域,尤其是官場與政商圈。習陣營的甄別、清洗工作相應地輻射社會各個層面,與官場及經濟領域的清洗行動相呼應,將促發社會各種政治、經濟利益網絡重洗牌,江派勢力面臨徹底瓦解及全面被清洗的命運。

這將是中國社會秩序全方位重建的序幕,其引發的社會效應比起「十八大」以來習當局的「打虎」運動有過之而無不及。

第二、江派高官將夢斷「十九大」。

習近平、王岐山甄別「十九大」代表人選的多重佈局,與六中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及「監督條例」,以及「能上能下」用人制度相結合,不僅可以阻斷江派馬仔參加十九大,防止江派利用中共體制進行攪局、反撲;還可以阻斷江派高級官員在十九大上的升遷。

習、王遴選的「十九大」代表及其產生的新一屆中央委員會,甚至可能通過選舉將江澤民集團的檯面上的人物篩選出局,如目前已是政治局委員級別的江派高官張春賢、韓正、劉奇葆、孫春蘭等人可能夢斷「十九大」。

四年前的中共「十八大」上,江派劉雲山、張高麗得票比胡習陣營的汪洋低,卻被當年淫威猶存的江澤民裹挾中共體制,強行塞入政治局常委會。時過境遷,明年「十九大」上,已確立「核心」地位的習近平不會再容許江派退休高層干政。一旦江派高官票選不過關,習可趁勢將他們踢出權力核心圈。

第三、習在「十九大」上或有「顛覆性」舉動。

自「十八大」前夕重慶事件發生以來,中國政局發展至今,破局臨界點已逼近。公開抓捕江澤民、曾慶紅,以及中國政治、經濟大變局,已成為海內外最廣泛的民意與關注焦點。

去年以來,習近平當局通過多種途徑釋放已內控江澤民、曾慶紅,準備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安排王岐山留任等政治大變局信號;放話「十九大」將有顛覆性動作。

再經過近一年時間的大清洗,完全掌控局勢的習近平很可能在「十九大」上有驚人顛覆性舉動。

「十九大」將是決定中國政局走向的一個重要節點。在此之前的不到一年時間裏,習江鬥等政治大戲料將不斷上演。◇

(大紀元2016年11月28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