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著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的末任港督彭定康,2014年後再度訪港,一連數日出席大小論壇,皆觸及香港目前最敏感的政治問題,提出對宣誓風波、港獨問題及一國兩制等議題,也不忘勉勵港人要繼續「撐下去」。

昨晚到港大出席講座的彭定康,在演講時引述一段《人民日報》談論香港政改的文字,他說在人大釋法後,政改三部曲變為五部曲,他明白港人爭取民主的侷限,也理解港人的憤怒。

他又多次提及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香港人的表現令自己印象深刻,也令傘運得到全世界的支持,當時港人得到一件不少人低估的東西,即是道德高地。但他對傘運後沒有人討論如何凝聚共識感到疑惑,又說如果將爭取民主的目標轉為鼓吹港獨是瘋狂和極為錯誤的做法,也不會得到支持,反而令極權者更容易指責,同時會失去道德高地,倘若只是追求普選和善治,不但父母容易理解,極權者也難以駁斥這個訴求。彭定康說,香港值得擁有民主,普選是港人應得的,且會發生。

彭定康勉勵在場學生,說共產黨並不強大,在1988年,一名東德學生因為爬過柏林圍牆而被槍殺,「但在3個星期後,歐洲已經沒有了圍牆,沒有了東德政府沒有了蘇聯,全部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他強調,不應認為局面不會發生改變,「一個理念遠比坦克車重要(An idea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a tank)」。自由、民主、法治、集會自由等基本價值,比列寧主義強大得多。

中共並不等於中國

本身是港大校友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提問環節獲主持人抽中,向彭定康提問。他在提問時,引述牛津大學學者林根(Stein Ringen)新書《完美的獨裁:21世紀下的中國》中提到的「中國人要在共黨之下放棄人權、臣服於專控管治」,他問彭定康是否港人亦應放棄自己的政見,向中共臣服,並製造另一種專控管治?

彭定康回答說:「沒有任何事可以使你放棄你的立場,也沒有任何事可以改變我認為你大錯特錯(Dead Wrong)。」他又說,如果梁天琦繼續宣講他一再談論的觀點,將會分化梁所得到的支持,最後賠上自己的訴求,並悲慘地(Calamitously)做結。彭定康強調,港獨只是自欺欺人。他認為最重要是懂得在甚麼地步兌現自己的道德籌碼(Moral Chips)。

他又談到自己對中國的看法,「但我告訴你我對中國的看法。我非常仰慕中國文化、中國歷史、中國藝術……我不是列寧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的擁躉。中聯辦等表現得好像中國共產黨就等於中國,不是的!中共只是目前統治中國的黨,但中國的文明會活得比共產黨長。」

港人難以自決命運

彭定康說本次來香港的重要原因,是他熱切深愛這個城市,不想事情變壞。他在被問到有關自決問題時,直言自決與獨立大致上是同一回事。至於港人是否有權決定自己命運,彭定康認為無論港人是否有權,這都不會發生。

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亦在提問環節提問,他問及主權移交20年,香港自由不斷被侵蝕,對此英國除了撰寫報告外,如何確保中英聯合聲明得到落實。彭定康回應時稱,他會繼續不斷地提升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同時也認同國際社會的關注和支持,對港人很重要。

在被問及對特首梁振英的看法時,彭定康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說沒有人能夠完全正確或完全錯誤,但他認為當權者應該與社區溝通,建立溝通渠道,因拒絕對話和聆聽會令人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