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不擇言、品味低劣、粗魯不文的特朗普,最初當選候任美國總統時意氣風發,好像擁有全世界。但他令人討厭的言行,很快便得到報應。首先是多個美國大城市爆發示威,大批群眾表示不接受一個令美國人面目無光的總統。兩年前開始有團體鼓吹獨立的加州,受這次總統選舉結果的刺激人氣急升,正籌備在2019年春季進行公投,決定是否脫離美國。加州的經濟規模超過法國,在全世界排名第六,但自1876年以來,卻從未能影響到總統大選結果,今屆選舉只有33%加州選民投票給特朗普。

特朗普在競選時的極右傾向,包括收緊移民政策、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對少數族裔的歧視性言論等,吸引了很多思想狹隘的美國人,以及右翼組織的支持。但一旦當選,他開始感受到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明白到他必須回歸到已植根於美國的核心價值,強調包容和團結。

日前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特朗普一改競選時聲言會調查希拉莉擔任國務卿期間,利用私人電郵處理公務等行為,表示不希望事件拖下去會令美國嚴重分裂。他也推翻了讓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說法,表示對這問題持開放態度,被支持者批評違背競選承諾。

為求挽回歧視女性及少數族裔的指控,特朗普提名印度移民後裔南卡羅來納州女州長黑利出任駐聯合國大使,以及另一位女性特許學校倡議者德沃斯出任教育部長。

很多人憂慮特朗普上任後將會胡作非為,為美國及全世界帶來災難性的影響。但美國穩固的政治制度、傳媒有力的監察,將有效地制約特朗普的「瘋狂傾向」。這就是民主制度最可貴之處。

特朗普當選時,中共媒體異口同聲表示選舉結果證明西方民主制度的不濟。它們不用開心得太早,上任後的特朗普,會慢慢變得「正常」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