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梁甫吟》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裏。

裏中有三墳,纍纍正相似。

問是誰家墓,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

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

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

這首詩係諸葛亮作。收於《諸葛亮集》。

「梁甫」,山名,在泰山之下。古代世俗,人們相信泰山下的梁甫山,是人死後魂魄所歸之處。古曲《泰山梁甫吟》分為〈泰山吟〉和〈梁甫吟〉二曲,都是葬歌。朱嘉微說:「〈梁甫吟〉詩『步出齊城門』,哀時也。無罪而殺士,君子傷之。如聞〈黃鳥〉哀音。」據此,此詩是為悼念三勇士之作。

本詩一開始,就以質樸無華的語言,指明三勇士墳塋的地理方位,齊城:指齊國的都城臨淄。蕩陰裏:在臨淄東南,一名陰陽裏。《水經注》中云:「淄水又東北,逕蕩陰裏西。水東有塚,一基三墳。東西八十步,是烈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之墳也。」詩中不僅準確地按照歷史有關記載,指出三墳的地點、方位,而且以「步出」、「遙望」四字,使詩句具有具體的時間感與空間感,讀者彷彿隨著詩人的腳踵,步出齊都的城門,遙遙望見蕩陰裏的一片墳塚。蕩陰裏的墳塋如土饅頭似的一個接著一個,而詩人聚集目光,只投向其中的三座墳塚,它們墳丘高隆,荒草披離,形狀大略相同。「纍纍」,即「壘壘」,狀墳丘堆積起伏之貌,用於此處十分形象、醒目,立刻使人想到墓地墳堆相接、起伏逶迤的荒涼情景。

「問是誰家墓」以下四句,前兩句,用回答方式,說明三墳所屬,引出詩人所要傷悼的對像,是齊國的齊景公所養的三位勇士,即田開疆、古冶子和公孫接,詩中只舉了前二人,是因詩句的字數格律所限。

後二句,寫三勇士的力量。「排」:推倒。「南山」:指齊國的牛山,位於齊都之南,故亦名齊南山。「力能排南山」,言三勇士的力量可以推倒南山。「文能絕地紀」,言三勇士的文才,盡知天地間的一切。「絕」作「盡」、「畢」解。「紀」猶「綱」,「天綱」、「地紀」並稱,指天地間事物的大道理。此言三勇士不僅勇力過人,而且兼富文才,真可謂文武雙全。

以上八句為第一層意思,先寫齊都城郊的墳塋,次寫墳中所葬之人,再寫三勇士的才能功績,層次井然,章法嚴密,可謂層層相接,環環相扣,次第連貫,有條不紊。

「一朝被讒言」以下四句,為第二層,揭示三勇士被害的原因。據《晏子春秋.內篇.諫下》記載:春秋時齊相晏嬰向景公獻了一條計策,就是送給三人兩個桃子,叫他們自己評功,功大的可以吃桃。首先,公孫接自報了打虎功,拿過一個桃。其次,田開疆自報了殺敵功,又拿過一桃。這時,古冶子站起來說:「當年我跟主公過黃河,有一隻大黿,銜去拉車的馬。我在逆流中潛行九里,捉住大黿,把它宰了。左手提馬尾,右手提黿頭,從水裏跳了出來。岸上的人都道是河神出現。這樣的功勞,該夠資格吃桃吧?兩位把桃子退出來吧!」說著拔出劍來。公孫接、田開疆滿臉羞慚,退出桃子,說:「咱們本領不如人家,還搶著吃桃子,好不丟人。是好漢就沒臉活下去!」說罷,二人都自刎而死。古冶子一看,後悔道:「我羞死了兩位夥伴,如果獨自活下去,還成甚麼勇士?」說完也自刎了。這就是「二桃殺三士」的故事。

詩的最後,點明向君主進讒言的謀士,乃「國相齊晏子」,對設計殺害三勇士的晏嬰,進行了無言的批評。晏子是齊國的賢相,但二桃殺三士這件事,手段未免過於陰險毒辣,所以作者在這首詩裏,對他進行了指責。前人李因篤云:「〈梁甫吟〉責晏子不能言賢……云『讒言』,則三子死非其罪;曰『謀』,曰『國相』,乃深責之。」此言頗具合理性。

清人王士禎認為「泰山喻人君,梁甫喻小人也,諸葛好為《梁甫吟》,恐取此意。」諸葛亮喜愛吟誦此詩,大概是因為同情被害的三勇士、而戒人君之聽信讒言蔽聰也。

此詩敢於揭示歷來受到讚頌的晏嬰的陰鷙,而將同情寄予被無辜殺害的三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