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內政角度,特朗普的當選和共和黨繼續掌握參眾兩院,意味著美國將重回「保守」主義的意識形態立場,奧巴馬任內的一些左派政策可能被逆轉。

特朗普當選,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但又在「無數人」的情理之中。

這「許多人」,我指的是:既得利益者,現在當權者,華府政客群,華爾街大鱷,主流媒體,專家名嘴們,民意測評機構……用西方人常用的一個詞,就是:The Establishment——建制內人士。

那「無數人」,我指的是:美國人民,誠如美國憲法第一句中的前三個字:We the People。也許正由於此,星期三凌晨3點,特朗普在十幾分鐘的勝選演說中,「People(人民)」一詞被提到了25次之多。

特朗普競選的主線口號,就是代表被建制內人士遺忘的人民,向現有的建制開火。

就在大選開票的前一刻,滿世界的人都在異口同聲:特朗普當選?不可能!

然而,勝者王侯。

第二天,走出震驚的分析家、評論員、媒體名人,又在長篇大論:特朗普為甚麼能夠贏?

其實,特朗普還是特朗普。他不是賢人,更不是聖人,其個人毛病和缺點誰都看得見,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判若兩人。

作為共和黨人,他的人格高度、道德修養和理念堅持,無法與其黨內前輩林肯、列根比肩。

他是在一群都已不再高大的人群中,稍高一頭的人。

但他是更了解大多數人的民意,並且敢把它說出來的人。

因為他不在政治圈中,所謂「素人」,屬沒有沾太多的權勢利益之葷而沒有昏頭的人。

可以說,他是在亂世中,因可以不拿別人的錢,所以手口不短,可以稍不為利益所左右和驅動,而看的比較清楚的,接地氣、有常識的人。

他看到的常識,很多人都看到了,但他們每個個體都人微言輕,在過去的一年多中,特朗普像一個揚聲器一樣,將他們的聲音放大了十倍、百倍、千倍、萬倍。

這些常識是:

全球化沒有問題,但對在全球化中不尊重遊戲規則,如中共者的裝聾作啞甚至低聲下氣,既損失了裏子(美國人民的利益),又喪失了面子(美國人民的理念),那就是問題。

美國本來就是個移民國家,從五月花號登上普利茅斯的那一刻就是,這不是問題。

但如果大量的非法移民湧入,不但搶了美國人的機會,壞了美國的民風,甚至讓一些本可以合法進入的移民,都進入了長期的等待之中,那就是問題。

自由是美國的立國之本,這一點不是問題。但自由到超出極限,男女可以同廁,吸毒可以合法,甚至不惜為了自己的自由而罔顧他人的相同權利時,那就是問題。

媒體可以自由,可以是無冕之王,這不是問題。但如果對特朗普針對女性的侮辱性言論可以連篇累牘的予以撻伐,而對希拉莉支持先生克林頓性侵女性幾乎隻字不提,那就是問題。

筆者親歷了今年夏天在洛杉磯的一個特朗普集會,現場8,000支持民眾熱情洋溢,在場的媒體有幾十家,對此幾乎隻字不提。

場外有100多人抗議,甚至砸警車,多家媒體卻開著直升飛機盤旋空中直播許久,如果沒去現場的人,一定會對民意得出完全不同的認識和理解。這就是問題。

很多美國人看到了這樣的問題,所以,才有了在此次大選投票站的出口民調中,有八成的美國民眾不相信媒體。

大嘴巴特朗普,把這樣的問題統統講了出來。所以,被遺忘的大多數,便投了他一票。

話是講出來了,但聽其言,還得觀其行。大選中所說的能否兌現,對人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對此,我們只能邊走邊看。但從一點,也許可見一斑:就是他要選甚麼樣的人進他的核心團隊。

人以群分。就讓我們看看現在在特朗普周圍的人,看他是選擇了些甚麼人,或者說,甚麼人選擇與他在一起。

那麼,他們組成的團隊——內閣,將把美國帶向何方,我們心中就能有些底。

附表是Newsmax媒體白宮特派記者吉西(John Gizzi)在11月8日發文,所預測的特朗普內閣參選人。

最終人選為誰,還須等特朗普就職後最終公佈,但無疑以下的這些人,將在特朗普未來帶領美國前行的路上,是舉足輕重的角色。

人是吉西圈測的,表是筆者繪製的,見仁見智處,留於各位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