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人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軸心國是由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組成。但是沒有幾個人知道,德國的戰術和武器以及一群軍事顧問,曾經幫助中國國民黨抗擊侵華日軍。

《國家利益》雜誌網站在一篇揭祕文章中說,在整整10年的時間裏,一群德國軍人為國民政府總司令蔣介石提供諮詢,打擊中共和打擊德國未來的盟友——日本。

這是歷史上最出人意料的一次戰爭夥伴關係。它始於1911年的中國辛亥革命。當時軍閥割據、各方混戰。

歐洲和美國的軍火交易商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在西方無法找到客戶,但是在中國找到了買家。軍閥們大量進口火藥和重型武器。

一些軍閥聘用外國軍事教官,其中許多曾是一戰老兵。這些顧問們通過官方和非官方的渠道來到中國。

國民黨領袖蔣介石在跟蘇聯翻臉之後,開始尋找其他西方國家的軍事援助。在一名朋友的推薦下,蔣介石把目光投向柏林。對於蔣介石而言,德國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夥伴。在一戰之後,德國在中國失去了租界,與其他西方列強相比,干預中國政治的可能性更小。

一戰之後,德國被強迫裁軍,大量有經驗但無事可做的德國士兵渴望到中國工作。

德國顧問訓練中國軍官

據《國家利益》報道,蔣介石邀請一戰德國主將埃里希•魯登道夫帶著軍人和文職專家來中國。魯登道夫擔憂自己太引人注目而拒絕了邀請,但推薦退休的麥克斯•鮑爾上校帶領一個德國顧問小組來到中國。

鮑爾挑選了25名顧問。在1928年11月抵達中國之後,顧問們立刻開始訓練中國軍官。

鮑爾制定了購買設備和武器的標準,敦促蔣介石裁掉昂貴的中介,直接從製造商那裏購買。不出意外,許多這些製造商是德國公司,導致德國公司業務大漲。

鮑爾死後,德國先後又派遣了4名首席顧問到中國。最後一名首席顧問叫亞歷山大•馮•法肯豪森將軍。他從1910年~1914年在東京擔任武官,在1911年曾到中國觀察辛亥革命。在一戰期間,他在法國、東普魯士和土耳其服役。

作為一名世界遊歷者和在不同文化下工作過的職業軍人,法肯豪森對極端主義深具免疫力,對納粹也沒有多少熱情。因此,他能夠更好的跟中國人建立起密切的個人關係和專業關係。

此刻,納粹內部對中國看法發生分歧。約瑟夫‧戈培爾和赫爾曼‧戈林的分歧尤其尖銳。戈培爾果斷支持中國,贊成繼續在華的商業利益。而戈林則視日本為亞洲更強大的力量,特別是考慮到他們對蘇聯的蔑視,因此推動德國跟日本簽訂反共產國際協定。

德國顧問和國軍並肩作戰

《國家利益》報道說,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標誌著日本全面侵華戰爭開始。訓練欠缺的中國軍隊很快敗退。當戰鬥在上海打響的時候,東京預計自己將迅速取得勝利。

然而,國民黨派往上海的軍隊當中有德國訓練和裝備的88師。出乎所有人預料,這個師的步兵給日本造成重大傷亡。日本隨後報以狂轟濫炸,並派出坦克。

在這期間,包括法肯豪森在內的德國顧問常常接近或置身上海的戰鬥區,儘管柏林希望他們不要直接參與。

法肯豪森寫道:「我們都認為,作為中國僱用的私人公民,我們絕不會不顧我們中國朋友的死活。因此不論他們甚麼地方需要,我都會分配德國顧問去那裏,並且常常是去到前線。」

中國軍隊在上海堅守到11月份,但是面對日本的裝甲車、空軍和海軍攻擊,最終撤退。東京此役被中國軍隊打得鼻青臉腫,大為惱火。

希特勒倒向日本

《國家利益》報道說,在日本攻下中國國民政府首府南京之後,希特勒認為支持中國是一個失敗的事業。這是中、德關係終結的開始。

在希特勒撤走德國顧問之前,由德國訓練的指揮官領導的中國軍隊取得了臺兒莊大捷。中國軍隊在夜晚作戰,避免了日本的空軍,並且使用德國生產的榴彈砲摧毀了日本的防禦工事。

此役之後,日本要求德國撤走顧問小組。希特勒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德國外交部長命令法肯豪森撤離。法肯豪森在受到極大壓力下從命。

法肯豪森及其顧問組成員不情願地回到德國。不像意大利的駐華顧問們通過向日本出售中國情報獲利,許多德國顧問即使在納粹的壓力下也拒絕洩露中國機密給日本。法肯豪森在離開中國前救曾向蔣介石保證,絕不把中國的作戰計劃告訴日本方面。

法肯豪森隱居終老

德國派往中國的最後一名首席顧問亞歷山大•馮•法肯豪森將軍。(網絡圖片)
德國派往中國的最後一名首席顧問亞歷山大•馮•法肯豪森將軍。(網絡圖片)

1938年法肯豪森被迫返回德國後,被納粹召回軍隊服役,在西部戰線出任步兵上將。1940年5月,他被任命為德軍佔領下的比利時軍事總督。

在比利時任職期間,法肯豪森至少接受他的中國朋友——錢卓倫將軍的堂妹、化學家錢秀玲的兩次求情,特赦了被判死刑的約100名比利時反抗組織成員和猶太人。

法肯豪森不喜歡希特勒與納粹政權,他與兩個希特勒的反對者——卡爾•弗里德里希•歌德勒和埃爾溫•馮•維茨萊本成為親密朋友,並支持維茨萊本的一個軍事政變計劃。1944年7月20日,由希特勒手下人發動的秘密刺殺希特勒失敗後,法肯豪森也受牽連被捕,他在好幾所納粹集中營被作為高級犯人關押過,直至1945年戰爭結束才被盟國俘獲。

1948年,70歲的法肯豪森被送往比利時受審,錢秀玲和一批比利時猶太人出面為其辯護作證。1951年3月,他被指控驅逐25,000名猶太人以及處死比利時俘虜,從而被判處12年勞動監禁,三周後後被送往西德服刑。1955年,按照比利時要求,他服刑超過三分之一後,鑒於有充分的證據顯示他曾盡力挽救猶太人和比利時人,西德總理將其特赦。

蔣介石聽說了他的命運,1953年從台灣給這位老朋友寄去一張1萬2千美元的支票和禮物。法肯豪森對自己的人生經歷百感交集,出獄後在西德隱居度過餘生,於1966年以88歲高齡去世。

《國家利益》報道說,德國法西斯跟中國戰爭的奇緣說明,國家利益和同盟關係可以多麼迅速地轉變。它也揭示,在戰爭中形成的個人關係可以超越這些政治變化,持續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