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報道說,對希拉莉・克林頓電子郵件調查的處理比歷史近期的任何其它事件給聯邦調查局造成了更多的混亂,和司法部之間造成了緊張。不免令人擔憂,這個著名的非政治性的調查局不必要地捲入了政治選戰。

聯邦調查局(FBI)幾十年來一直引以為傲的是其獨立性和沉默的工作。在其長達百年的歷史中調查局也有過其它難過的時刻,但其核心職責很少會如此尷尬地與政治糾纏,因為在選舉年度展開了對希拉莉・克林頓的電子郵件的刑事調查,並在選戰的最後兩個星期發表公開聲明。

雖然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 James Comey)在10月6日給國會的信中通知了對希拉莉電子郵件調查的結論,但公眾沒有停止討論它:法律制定者需要回答兩封內容含糊的信件未能說清的問題。

這場爭論,加上一系列洩露造成內部爭吵,表明無論誰贏得大選,FBI領導者都會面臨艱難道路。退休的聯邦調查局主管塔迪奧說:「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選舉過程。不幸的是,聯邦調查局已經被捲進來。」他說,他擔心候選人似乎比以前更加渴望使國家安全問題政治化,並尋求調查對手。「這是美國政治話語的一個新的趨勢,所以我認為聯邦調查局必須堅持不被捲進去。」

去年從情報部門檢察長轉介後,聯邦調查局開始調查希拉莉作為國務卿期間對敏感信息的可能不當處理。局長科米說,調查是在不考慮政治的情況下進行的,但他從來沒有忽視其政治敏感性,審閱調查人員的定期簡報,並一再拒絕在公眾間進行討論。

當聯邦調查局不建議對希拉莉指控時,科米不再繼續他的沉默,而是發表了一個不尋常的公開聲明,責備希拉莉和她的助手「非常粗心」。但是這個聲明引起的反擊與科米在過去兩個星期所面臨的挑戰相比,實在算不上甚麼。科米於10月28日向國會提交通知,聯邦調查局將調查與希拉莉電郵門可能相關的新發現的電子郵件。

該通知激起了希拉莉和其他民主黨人的憤怒,他們說,當聯邦調查局甚至不知道電子郵件是否重要,就使她不必要地受到懷疑。希拉莉對這個時間的披露感到冤屈。司法部也表示了反對。兩黨的檢察官關注的是,該局的行動是否偏離了保持其高於政治的宗旨。

然後是科米6日的聲明,表示新的審查沒有改變聯邦調查局7月的建議,希拉莉沒有面對指控。雖然讓民主黨和希拉莉鬆了一口氣,這個消息也同樣激怒了一些人,想知道如果新郵件壓根兒並不重要,為甚麼要公開聲明。

加利福尼亞州的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議員迪恩・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說:「6日的聲明使得科米主任9天前的通知更加令人不安。」

科米說,他覺得有義務提醒國會,因為他以前曾作證說調查已經結束。支持者說,如果他保持沉默直到選舉後,他將面臨隱瞞重大消息的多方指控,也許被人指控為選舉「被操縱」。同時也面臨消息洩漏的風險。

聯邦調查局退休助理主任豪斯科(Ron Hosko)說:「我們知道有成千上萬的新電子郵件,卻靜靜地坐著,10天裏不做任何事,讓選舉安靜地過去?或者我告訴國會,我一直致力於透明?」豪斯科說,毫無疑問,特別是前調查員受到聯邦調查局決定不建議對希拉莉提出指控的困擾。但他說,沒有內部「革命」。

該局進一步受到消息洩漏的困擾,暗示了對克林頓基金會獨立調查問題上的分歧。美聯社和其他新聞機構報道說,聯邦調查局探員在今年早些時候向公共腐敗項目檢察官提出,希望對一些指控進行調查,檢察官們沒有同意。

豪斯科說:「有很多傳言,由假裝他們知道其實他們甚麼也不知道的人在傳播。」

聯邦調查局以前有過其領導人和總統之間發生齷齪的時期,比爾・克林頓和聯邦調查局局長Louis Freeh彼此非常不喜歡。911恐怖襲擊之後聯邦調查局經歷了重大的結構重組。

但最新的風暴對聯邦調查局和局長科米帶來獨特挑戰,科米經常說他的願望是對美國人民負責和透明。

無論誰成為新總統,科米或是要面對多次質疑他的機構的誠信的特朗普,或是面對電子郵件成為刑事調查對象的希拉莉。他也很有可能要給國會解釋他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