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shutterstock

咖啡茶座的雅間,趙鳴芝發現薛書記還約了人。待定神看,心裏大吃一驚:市委書記陸家壽。閒聊了一會兒,薛書記的電話響起,他起身說有事需要去辦,開溜走了,一直到趙鳴芝他們離開,也沒見身影。

趙鳴芝這回才有機會打量眼前的崇杉市第一把手。陸家壽親切和氣,他面皮柔澤,臉形略長,稜角圓和,眉目端秀,戴一副金泛白絲眼鏡,顯得文雅乾淨,身體不屬高大強壯,只比一米六五的趙鳴芝稍高半個頭,正好配上儒雅的氣質。他開門見山的告訴趙鳴芝,是他請薛書記約「小趙」來喝咖啡的。

良好的家庭背景與民主和煦的家庭關係,形成趙鳴芝落落大方、開朗機敏的性格和談吐,趙鳴芝在哪裏都像主人。她很快就和陸家壽熟稔起來,像和自己的叔叔﹑伯父在一起一樣輕鬆愉悅。只是眼前這個陌生的叔父,還有很多神秘之處等小趙去解開。陸家壽顯然也被趙鳴芝自然營造的和睦氣氛感染。本來他也不是尖刻冷峻的人。他們有說有笑,輕鬆的度過了一個下午。

趙鳴芝很好奇,大名鼎鼎的陸書記為甚麼請自己喝咖啡。陸家壽說,看過趙鳴芝的舞蹈演出《昭君出塞》後,如孔子聽到好歌之「三月不知肉味」,他則「三天看樹都在跳舞」。他對趙鳴芝也很好奇﹕這麼優秀的舞蹈家怎麼會選擇來崇杉市,而不是選擇國家歌舞團。

陸書記還談論起中國古典舞的身韻、身法、技巧、毯子功訓練,還有中國古典舞的歷史、與芭蕾舞體系的區別……趙鳴芝簡直對陸書記崇拜起來了,驚歎連舞蹈學院學生可能都不知道的這些知識,陸書記又如何知道。陸家壽哈哈一笑,風趣的說,他來赴約之前已先上網搜遍,才了解了中國古典舞最新的精妙理論,不然怎麼敢高攀崇杉市的頂尖舞蹈家呢。

趙鳴芝很高興自己擁有陸書記這樣的高級粉絲。她怎麼也無法把眼前儒士般的人物,和雷厲風行打掉崇杉市司法局長黑惡勢力犯罪集團,而全國揚名的市委書記,對上號。

陸家壽還關切的詢問了趙鳴芝未婚夫和她父母的情況。問得還很詳細呢﹗看來,他對趙鳴芝很感興趣。而這位陸大書記對趙鳴芝來說,也是一個剛開發的旅遊景點,有太多的新鮮。畢竟,她才二十二歲。

離開咖啡廳時,陸家壽要了趙鳴芝的電話,用趙鳴芝的手機打了自己的,然後儲存好,他也請趙鳴芝保存下自己的電話,說兩個星期後的星期日是自己生日,到時候會邀請趙鳴芝出席自己的生日酒會。趙鳴芝當然笑著表示接受邀請。

一個星期以來,父親總是眉頭緊鎖,母親也陪著暗暗嘆氣。這在家裏是罕見的,因為多年來,父親在生意場一向遊刃有餘,有難處也從不帶回家,只帶給妻子兒女笑容和信賴。趙鳴芝一向對父親生意上的事不過問,不過那是畢業前,現在自己已經踏入社會,有些事情也該用柔弱的肩替從小到大像避風港一樣保護自己的老人頂一下。

在女兒的再三請求下,父親終於說出困難的緣由。

多年來合作關係良好的崇杉市商業銀行突然中途變卦,單方撕毀長期借貸合同,並催促必須於這個月底全部償還銀行貸款,否則就要申請法院強行扣押趙家電氣公司的廠房設備。

父親語氣哆嗦,不知是氣憤還是寒心:這是甚麼世道,不講一點信義,用國家財政銀根緊縮作藉口,說變就變,而且事先沒有半點通知,也不給緩衝的餘地,這不明擺著要逼人上吊嗎。這一時半會的功夫,哪裏找來這麼多錢還給銀行?我們把上海的幾套房子掛牌賤價出賣,一千五百萬只賣一千萬,不過也沒法今天掛牌明天買家就把錢打到賬戶的呀。

父親囔囔的絮叨著,全沒了往日的鎮定神態。看著母親慘澹的神色,她為自己無能為力幫丈夫一把而傷心。趙鳴芝也不知能說甚麼。她默默回到三樓的舞蹈練習場,感覺心裏空蕩蕩的如同這空寂的大廳。

回到自己房間,拿起手機,想把這事跟秦毅川說,只怕錢的數額巨大,平添人家煩惱而已。她木然的翻看手機本上的聯繫人名單,看到了「陸書記」,也許陸書記能幫忙吧。不過自己跟他又不熟,這麼大一件事,人家肯不肯幫忙還不知道,再說,貴人多忘事,也許他早忘了趙鳴芝是誰,貿然打電話去,只怕自取羞辱罷。

啊,趙鳴芝想到上次喝咖啡時,陸家壽說到,這個星期日會請趙鳴芝出席酒會。她決定,為了父親,如果有機會再見到陸書記,一定要落下臉皮請他幫忙。

轉眼星期天,趙鳴芝又一次拒絕了秦毅川的逛街邀請,她需要等陸家壽書記的邀請電話。說好要請自己,他說話算話嗎?趙鳴芝兩瓣心只有左邊的心信,右邊的心,看過太多謊言和假承諾,對人已沒底。

趙鳴芝穿著那件紫色的長裙出現在陸家壽的酒宴上,陸書記沒有食言。

在陸書記眼裏,今晚的趙鳴芝一定清麗可愛,雖然她還是長髮披肩,除淡掃蛾眉外,不施粉黛,也沒佩戴甚麼飾品。敢於以最純樸真面目出現在酒會的女人,要麼很愚蠢,另一種就是美麗而淡然的自信,趙鳴芝當然屬於後者。她的膚色光滑細白,不是那種刺眼的白,而是女童般潔淨的白,臉飽滿如鵝卵,眉彎目明,鼻嘴端秀玲瓏,笑意盎然,歡快的如百花間翩躚的紫蝴蝶。

在酒店的法國餐廳,趙鳴芝驚訝的發現,所謂的生日酒會,其實只是自己和陸家壽倆個人的燭光晚宴。陸家壽很有禮貌的為趙鳴芝搬開椅子,自己也在對面坐下。

今晚陸書記穿得像個體面的紳士,柔軟紫黑西裝加白領紫夾白條紋領帶,穩重而又活力。陸家壽眼裏飽含笑意,他用誠懇的語氣對趙鳴芝光臨他的生日酒會表示衷心的感謝,說老婆和孩子都在美國,所以家裏只有他自己,如果趙鳴芝不來,只怕自己要過最孤獨的一個崇杉市民的生日。

趙鳴芝開玩笑說,平日看到領導到處慰問孤寡老人,沒想到今天自己在大酒店裏慰問孤家寡人的市委書記,看來得發給陸書記一個甚麼安慰獎,不過她抱歉自己來得匆忙,沒顧上買生日禮物。陸家壽連連搖頭,表示能夠度過一個愉快的生日之夜,就是趙鳴芝送給自己最好的生日禮物。(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