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黃昏尋豔陽

些時迎來是月亮

白天黑夜各有時

以心順天莫反常

有人說:「人生不就是生、老、病、死,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就是沒錢也能好好玩,不玩對不起自己。」

玩,不需要有甚麼條件,看螞蟻搬家也可以看個老半天。養條便宜的金魚、種盆不值錢的花,都可以玩個夠。

下棋、種花、養金魚,買一些不必花太多錢卻讓自己悅目的日常生活用品,也不會太破費,這絕對不是玩物喪志,而是「玩物養志」。

這些話似是而非,如說是鼓勵培養「不必花太多錢」的嗜好,是沒有錯的,但是,即使如此,錢不多也要時間多,也就是「有閒」,要是連買便宜的花或魚的錢都沒有,也就是連過日子吃飯都不輕鬆,那就只能看螞蟻搬家,一看老半天,看完之後,仰天長嘯,然後哀嘆坎坷的一生。

我曾經寫過一個報道。

一個台北的富翁生氣地大罵曾經得過全國烹飪比賽冠軍的廚師,因為這天廚師做的魚翅羹裏面的魚翅不夠酥軟,沒有往常那種入口即化的口感。

同日裏,在雲林的鄉間,一個有一餐沒一頓的窮人家,得幸烤了5個番薯,家裏每個人可以吃上一個,他們哈著熱騰騰的番薯,每個人吃得興高采烈。

一碗魚翅羹,1,200元,一斤番薯,6元。一碗魚翅羹可以換200斤番薯。

所以當我聽到有人說怎麼「玩物養志」的時候,我覺得這是有著非常大的「財富階層差異」的不同認知。也就是,富人不知中等人家的生活,而中等人家不知貧窮人家的生活。這些階層之間彼此無法有所交集。

這就像是很多人不了解曾是世界首富的微軟比爾蓋茲,彎腰下去撿一張100元的美鈔,為甚麼「竟然」不符合經濟效益?理由很簡單,因為花同樣的時間他可以賺更多的錢。我們在意的是幾百元的臺幣,比爾計較的是幾百億的美金。財富階層的存在是必然的現象,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圈,自己過自己自在的日子。

我不鼓勵「安貧」,我認為人應該努力追求財富讓自己過更好的生活,合情、合理、合法地積聚財富以提升自己。

但是,我鼓勵「樂道」,在艱困的境遇裏,不憤怒怨恨,不哀怨自卑,勇敢地面對挑戰,奮力地向前邁進,以平常心來對事,以智慧理性來待人,讓自己在艱苦中能有輕鬆、輕快的心境。

向上提升,這不是容易的事情。不過,若能以心順天、順勢,或許可以減少阻礙,讓前途平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