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iStock

我們來到一處瀰漫著玉光沖天的境界內,原來這玉光乃是從二位尊者身上發出的,龍龜請我下床,他化為一位青衣老人,跪在二位尊者前說道「日宮使,月宮使,現我已將宮使八百年前的故人請到,請宮使處之。」 

「日姬,月姬」我脫口而出,這二位尊者不就是我的先天左右侍者麼?

日月雙姬身著太極道衣,日姬的道衣是赤玉相間色,而額上仍是留著日輪形,右手上籠著火金色的玉環;月姬的道衣是青白相間色,額上留著半月輪形,左手卻是籠著水銀色的玉環。

日月雙姬見了我,趕忙下座作禮道:「君上下世跟隨聖王受凡人之苦,君上辛苦了!現君上有難,我們不想君上在最後關頭為魔所困,可是願意出手幫助君上,這是天數,然而破此劫的其實最後也只靠君上自己。

「時間也很緊,當下請君上再調心入定,我們以玄元璧助君上再出身外身,回君上道魔成體之界,把現在君上的此劫了了吧!」

我依著她們的話做。

日月雙姬各立單掌道:「日月合璧。」兩人手上的玉環脫開手後,在空中合成一塊光焰無比的玉璧,玉璧向我的額心飛來,我忽然身體一騰,看到自己也穿著道服進入一個大的玉璧中。玉璧一邊往更高的天上升去,一邊放大,而它的周圍旋轉著,玉璧上一輪一輪的坐著無數神、道,男女都有,整個玉璧竟看似清透。我在上升的過程中,見一層層的天像蓮花一層層的開放,而玉璧也變得如天般大。

我終於來到一黑暗的虛空之界,甚麼都沒有,沒有光,沒有聲音,而我體內分出一位神君來,他通身如鐵,一會兒光明曜眼,一會兒又歸於黑暗,腳踏在一朵黑蓮花座上,雙眼白光赫赫,頭髮竟是龍構成的,手中拿著一根奇形的龍首神杖,表情十分嚴肅。

這時黑暗中響起日月雙姬的聲音:「君上,這是您在此破劫的神淵天,我們給您護法,關鍵時候請您背誦聖王的大法!」

我回頭一看,日月雙姬各自在自己的日、月輪中,立掌飛向空中,而此時的黑暗一下化成一個蛇形的紅雲,這紅雲太大了,幾乎佈滿整個天空。

這時我旁邊的神君冷冷的說:「我早就勸你不要輕信那妖女,你為何不信?你偏用自己的至真神脈與那妖女連上,現在眾亂神要藉此機會滅你元真之心,你應用我,我能將它們全部殺光,包括那妖女!」

日月雙姬在空中道:「君上,他是您被舊宇宙安排的魔體,這次您要破劫絕不可動魔性,否則君上將徹底入魔,犯下違背大法之事!這是不可赦的大罪!我們尊正道送您來此,就是分開您的魔體,讓您用純善純真之性破劫。」

那蛇形的紅雲中忽然有一女聲道:「日月,你們願意為你們在此的君上殉身嗎?」

日月雙姬道:「我們尊道而行,絕不亂道,這是我們君上與你最後的一次了斷,我們將嚴守天律,我們君上如有過,我們也絕不護他。」

那蛇形紅雲狂笑起來:「南離子,你也有今天!你不是一向很高傲的嗎?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人不成人,鬼不成鬼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