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所謂的「智囊」及許多學者盲目的認為,隨著中國的不斷「崛起」,美國一直「擔心」中國會成為國際舞台上遊戲規則的制定者,因此奧巴馬政府就聯合11個國家搶先制定一些規則。事實上並非如此,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TPP的問世,是件大好事,它實際上標誌著在經濟意義上的中國社會,正在經歷、目睹和實踐一個逐漸剝離中共統治集團的過程之肇始,是國際正義力量在協助剝除中共既得利益集團,這個中國民眾身上的一個龐大的嗜血毒瘤和吸金寄生蟲。

前文提及,TPP從本質上,註定要拒絕中共;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也不可能很容易地加入TPP,其過程註定不會像當年加入WTO那麼容易。這是因為,西方人可能很正直和單純,但他們並不愚蠢;欺騙西方一次,是中共的恥辱;欺騙西方兩次,是西方自己的恥辱。而日漸清醒的西方社會,從政府到人民,並不打算讓自己承受這樣的羞辱。中共的行為,實際上給國人在國際社會抹了黑。這與一般的中國遊客在海外不文明、不禮貌的行為相比,要嚴重得多,因為它涉及到了一個民族最根本的道德底線——真誠和誠信與否的問題。

失去參與制定規則的機會

中共幾十年的歷史,也註定讓中國失去了一個最新的、參與制定世界經濟規則的機會。TPP的要求,諸如反對國企壟斷、反對貿易補貼、保護知識產權、減少政府干預等,幾乎處處都是針對中國的統治集團——中共。奧巴馬在事後明確的說,「當超過95%的潛在客戶生活在我們的國境之外,我們不能讓像中國這樣的國家書寫全球經濟的規則。」這不是奧巴馬對中國人民的輕視,因為他也知道中國領導層不代表中國的民意。中共能代表的只是中共統治集團和利益集團自己。奧巴馬不讓中國書寫規則,就是不讓中共來為國際社會書寫規則。

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說,TPP協定談判的達成使沒有參與談判的國家,失去了制定面向未來的貿易標準的機會。確實如此,但讓13億中國民眾失去了這個珍貴的制定初始經濟規則機會的原因,他則沒有挑明。

中共所謂的「智囊」及許多學者盲目的認為,隨著中國的不斷「崛起」,美國一直「擔心」中國會成為國際舞台上遊戲規則的制定者,因此,奧巴馬政府就聯合11個國家搶先制定一些規則。事實上並非如此,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中國學者們沒有替中國民眾想到,也沒有盡職盡責地提醒中共當局的是,美國並不擔心中國參與制定規則,美國其實非常歡迎中國參與制定規則,只不過,參與制定規則之前,你必須先遵守以前的規則,取得合理合法的成員資格之後,才談得上制定新的、未來的規則。

從NAFTA、WTO到TPP、TTIP

中共對TPP憂心忡忡,原因還在於,TPP只是第一步,美國的「野心」還遠遠不止於此。中共的擔心是對的,TPP只是第一步,並且是很重要的第一步。這一步已經成功的邁出了,美國不會停留在這。儘管有許多反對聲音(任何經貿協定,在自由社會,都有足夠的反對聲音),但美國輿論界和知識界都認為,國會在反對聲中通過TPP幾成定局,因為這是美國真正的利益所在,也是參與國的利益所在。

美國對全球經濟新局勢的規劃,當然是全球性的。TPP只涵蓋了太平洋沿岸諸國,跨大西洋的TTIP,是美國的下一步。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到關貿總協定(GATT),再到世貿組織(WTO),再到今天的TPP和TTIP,是世界經濟一體化、國際分工合作日益深化的必然。歐盟因早已有了共同市場,經濟一體化已非常發達,統一貨幣(歐元)也剛剛經過了希臘最近的考驗,與歐洲比TPP水平更高的貿易和投資合作(TTIP),會讓美國牢牢的鞏固其在歐洲的利益。當然,這對歐洲也是有利的。

在TTIP也成功簽署的那一天,TPP加上TTIP,新的世界經濟格局,二戰後世上最大、最強、最富裕和發達的經濟綜合體,伴隨更高的環境、人權和訊息自由度,會悄然成型。到那一天,如果中共還沒退出歷史舞台、中國還沒進入後中共時期,世人驀然回首,會發現被遺忘在新國際經濟秩序之外的兩個大國,東方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西方是普京統治下的俄國。

中國想不想加入TPP?

親共學者說,中國不想加入TPP。事實恰恰相反!中國想不想加入TPP呢?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政府,有沒有意願加入TPP呢?太有了!他們朝思暮想、夢寐以求,都想加入TPP。其中的原因至少有四。第一,出於中共面子的考慮,他們也想加入TPP。本來嘛,好不容易撈到了經濟上「世界老二」的稱號,雖然這個排名是大有水份的,很可能會隨著中國經濟泡沫的破滅、經濟真相的顯現而滑到老三、老四的地位上去,但畢竟名義上的老二是到手了。但TPP不啻當頭一棒,告訴中共政府,不要忘了你的老二地位是誰幫助你上去的,如今你不「費厄潑賴」(fair play),我們也不會依戀,立馬就不跟你玩了!

中國自始至終沒有參與TPP的談判,因為中共根本就沒有收到邀請。但中共對TPP的態度,出現了許多轉變,從最初的排斥和抱有敵意,到後期的「有興趣」和「持開放態度」。中共官方和很多學者長期以來,一直在批評TPP的談判缺乏透明度。如此關注的本身,正好表明了中共參與的願望。

中共另一夢寐以求的事,是希望跟美國平起平坐,參與制定國際社會新準則、新規矩,包括政治和經濟規矩。TPP連創始成員國都不是,自然連創立規則時的發言權都沒有,當個觀察員的機會也都沒有,這自然令中南海非常沮喪。

從經濟、貿易、投資的角度看,中國也迫切需要加入TPP,不然,後果會非常可怕。相信中共的智囊和智囊們,現在正在加班加點,研製後TPP時期中國的經貿策略。這是因為,中國被排除在TPP之外,中國未來的貿易,尤其是對TPP國家、佔世界經濟40%的國家的貿易,會大幅度減少。中國因勞動力成本上升,製造業成本上升,加上商務成本和關稅成本,中國商品的價格優勢會喪失殆盡,根本不能和TPP體系內的商品競爭。美國、日本、加拿大等進口大國,會減少從中國的進口,會增加從越南等其它國家的進口,中國的貿易順差會成為昨日黃花,中國的外匯儲備也會迅速消失。

中國的製造業優勢一旦更多的失去,進出口更大幅度的萎縮,目前正在發生的資本外流,就會迅速加劇。中共會發現,他們最擔心、最害怕的一幕會出現:大量外資企業從中國大面積撤退!對中國經濟而言,這將是最重大、最致命的打擊。(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