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一個南韓朋友談起他在中國旅居時的一些經歷和感受。言談中,他感慨萬千,心生悵惘。其中,最讓他難以釋懷的便是有關南韓部署「薩德」導彈的話題。他強烈的感受到,中國老百姓的思維存在著太多被政府「洗腦」的因素。 他所到之處,無一例外的「質問」他,「你們南韓人為甚麼要部署導彈?」「你們怎麼跟北韓一樣?」「你們希望發動戰爭嗎?」他驚愕的不知如何回答。

在交流中,他發現中國人對政治、政府的作為以及外交關係、對外政策真是一無所知,甚至是錯誤資訊。用他的話說,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和中國人的情況,但中國人自己卻不知道。

「我們是一個很小的國家,所以,我們需要『大哥』來保護我們,我們一開始並不認為這個『大哥』是美國;果不其然,美國派軍隊來南韓,美國的幫助中也夾雜著一些不純粹的利益之心。」他的言語中流露著糾結與無奈。 

「我們的地理位置也不好,我們樓上住著一個『瘋子』,由於在一個島上,想跟他保持距離都不行。」

他說,「我們知道中國與北韓志同道合,所以我們希望中國能從中協調,限制北韓不理智的做法。我們已經十幾次跟中國交涉,然而中國的態度卻是不予理會。如今我們在美國的幫助下建立了『薩德』系統,中國居然氣勢洶洶的向我們發難,指責我們不應該這樣做……」

「我們覺得中國地大物博,應該有能力管理好、保護好東北亞這些彈丸小國,我們真的很想依賴它……,現在,在它的地盤,有人發瘋了,它為甚麼不管?為甚麼要支持一個瘋子?」

如今中國的「價值」之所以讓南韓人困惑,則完全是因近半個世紀以來,在歷次血腥運動中徹底斬斷了「傳統精髓」,雜揉著西方的「理論糟粕」及「無神論」,所形成的變異價值。 

這種「價值」其實並不具備任何價值,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還起到了摧毀一切價值的作用。這種變異價值體系形成的文化也沒有開明、友善、包容、互助等與其它國間和平共處的深意與內涵。相反的,卻往往呈現出霸道橫蠻、自私暴戾、陰險狡詐的邪惡本質。

不少韓國歷史劇中都在描述這樣的劇情,當爹的「王」自私、偏執、怯懦、疑心重重,面對父親的排斥、刁難與懷疑,當兒子的「世子」卻表現出了忍辱負重、臨危不懼、智勇雙全、堅守大義、仁愛百姓的王者風範。

如今,面對紅朝這位早已本性無存的「父親」,仍繼承著中華儒家道統的南韓,或許要憑藉更大的勇氣和智慧,才能與其共處。無論如何,這位謹守「父子之道」的兒子,在期盼終有一天,父親能擺脫「紅魔」的侵擾,重現往日的本性與胸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