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共率先挑起了內戰。三年戰爭,中共奪取了江山,國民黨敗走台灣。國民黨落敗,除了有其自身的原因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國民黨內部混入了「重量級」的中共間諜。其中「最大的共諜」就是曾任國民黨中將的郭汝瑰。

國共內戰期間,郭汝瑰將蔣介石政府的軍事情報源源不斷送給中共。據說毛所言的「胸中百萬雄兵」,郭一人就佔去50萬。當兩個對手鏖戰之際,一方早已知曉另一方的作戰計劃,勝負不是早已定矣?

郭汝瑰是四川人,畢業於黃埔軍校第五期。

1928年5月,20歲的郭汝瑰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後去日本留學。歸國後,因不滿中共不抗戰而追隨國民黨抗日。

1937年,郭汝瑰作為42旅代旅長,參加了淞滬大會戰,因作戰勇敢,深受蔣介石賞識,被視作「軍界精英」。其後,郭汝瑰兼任九戰區軍官訓練團校官大隊的大隊長,後又調到國防研究院任委員,專門培養「全能將校」;不久,中央訓練團團長蔣介石又任命他為訓練團副大隊長。

抗戰勝利後,郭汝瑰已榮升為國民黨中將,不僅是掌管全國各軍師編制、裝備的軍務署署長,兼國防研究院副院長;而且以軍政部代表的身份,隨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前往芷江和南京,參加了接受侵華日軍投降的儀式。

臥底

素以「挖心戰」為能事的中共當然也「相中」了這樣一個風雲人物,更何況他曾參加過中共。於是派人經常在他耳邊吹風,說國民黨政府太腐敗,馬列主義才是救國的唯一良方,由此讓郭汝瑰對共產大同世界再次開始憧憬起來。

最終,郭汝瑰選擇了背叛對自己信賴有加的蔣介石,而成為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他除了多次與董必武見面,還秘密接受中共黨員任廉儒的單線聯繫與指揮。也有人稱,郭汝瑰其實一直都是中共的秘密黨員。

深受蔣介石器重和信任的郭汝瑰在內戰期間還被提升至直接參與指揮作戰的國民黨國防部的作戰廳長,並定期到蔣介石官邸彙報戰況、聽取指令,有時還要隨蔣介石到各戰區視察。換言之,國民黨所有的作戰計劃、部署和行動,郭汝瑰都了如指掌。而大量生死攸關的情報,均被已成為了中共間諜的郭及時送到了毛的手中,其中包括:重點進攻山東計劃、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國軍在大別山的調度計劃、解圍兗州計劃、解圍長春計劃、解圍雙堆集計劃、國軍江防計劃、武漢、陝甘、西南等地區的兵力配備序列等等。

據作家鐵流在《二閒堂文庫》中的描述,1947年5月12日下午,郭汝瑰接到蔣介石侍從室主任俞濟時的電話:「今晚8時30分,請到總裁官邸出席晚宴並彙報戰況。」他與主管情報的二廳廳長侯騰同時到達,參謀總長陳誠與參謀次長劉斐也相繼到來。

這時,山東軍情緊急,解放軍一度攻克泰安,並進入卞橋、梁邱一帶。郭汝瑰彙報了戰場態勢和作戰方案,經過討論,蔣介石決定:以湯恩伯兵團攻營城、沂水,以歐震兵團攻南麻,王敬久兵團攻博山,對共軍實施合圍。會議剛完,宋美齡走進客廳,請大家用餐。郭汝瑰一回到家,即將作戰部署抄錄了一份,交給前來聯繫的任廉儒,並且特別叮囑說:「這一次的戰鬥序列中,有整編第74師,全部美式裝備,要解放軍特別小心。」

果然,在這次重要戰役中,中共軍隊因為知己知彼,經過一番激戰,在孟良崮之戰中,全殲了國民黨的王牌部隊第74師,師長張靈甫犧牲,使蔣介石重點進攻山東的圖謀嚴重受挫。

誤導

郭汝瑰除洩露軍情外,還擬訂讓國軍吃虧的作戰命令,發佈了很多假情報,並向蔣介石隱瞞中共軍隊動向,使其作出錯誤判斷。如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協同顧祝同指揮中原和山東等地的作戰時,他一直對蔣中正隱瞞「劉鄧大軍」要向南躍進的戰略意圖,最後導致蔣介石作出「集中兵力追殲」的錯誤決策,而放「劉鄧大軍」突出黃氾區直抵沙河。

1948年徐蚌(淮海)會戰,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自武漢派遣黃維第12兵團12萬人支援徐蚌國軍,黃兵團在半路即被共軍圍殲,兵團司令官黃維中將(左邊最前方坐者)戰敗被俘。(吳涔溪/翻攝)
1948年徐蚌(淮海)會戰,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自武漢派遣黃維第12兵團12萬人支援徐蚌國軍,黃兵團在半路即被共軍圍殲,兵團司令官黃維中將(左邊最前方坐者)戰敗被俘。(吳涔溪/翻攝)

當年在徐蚌(淮海)會戰中被中共俘虜的國軍將領杜聿明曾懷疑過郭汝瑰,並當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諜,發的命令都是把我們往共軍包圍圈裏趕!」

此外,郭汝瑰還有意在國軍內部製造混亂,動搖軍心。1947年3月19日,400名國軍退役將校因「整編」而被迫「自謀生路」從而發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

1949年7月,郭汝瑰被任命為新組編的第72軍中將軍長;隨後升任國軍第22兵團司令,直接指揮第21軍、第44軍、第72軍和3個獨立師;負責保衛四川。1949年12月,郭汝瑰在宜賓率部投降,徹底破壞了蔣介石固守大西南的計劃。

有了郭汝瑰這樣一個甘心為中共效力之人,結果如何不難想像,就是國民黨處處被圍、被打,直至將蔣介石趕到了台灣。到了台灣後的蔣介石痛心疾首:「沒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想必蔣介石依舊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如此信任之人會做出如此悖逆之事。台灣亦有報紙寫道:「一諜臥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

下場

為中共坐擁天下立下了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中共執政後的日子卻只能用「淒風苦雨」來形容。生性多疑的毛澤東在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並未授予其軍銜,也沒有恢復其黨籍,只是任命他為川南行署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後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他被誣陷為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組長,廳長的職務也被罷免。在肅反運動中,他因此遭到關押審查。郭汝瑰發現,原來中共和他心目中的不一樣。

在1957年「整風運動」中,他在中共南京市委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將心裏的想法直接說了出來:「劉邦入關,約法三章;李世民尊賢納諫,從善入流,所以才能將政權鞏固幾百年。我們要力行民主法制,才能長治久安。」就因為這句話,他被打成右派,遭到激烈批判鬥爭。由於他是起義將領,中共法外施恩,寬上加寬,只把他降職降薪發配到農場進行監督勞動改造。

在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中,他又作為死老虎「學術權威」拉出來挨批鬥,被抄家遊街,備嘗辛酸。好在他為人圓滑,從不硬頂硬抗,別人怎麼說他就怎麼認,總算保住了性命。

不知在這樣生不如死的日子中,郭汝瑰是否會意識自己曾經的背叛是如何的令人不恥,是如何對不起對自己無比信賴的蔣介石;也許才會意識到毛澤東根本無法與蔣介石相提並論,真實的共產黨與自己心目中的共產黨真是天壤之別。

據說,那些國共內戰中被俘的國民黨將領,於1959年大赦後大多數選擇了前往台灣。許多人在後來寫《國民黨將領淮海戰役親歷記》時,仍然流露對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感情。

跟郭汝瑰同時潛伏於國民黨國防部的另一高級共諜,國防部參謀次長劉斐中將,也曾單獨將國軍74軍進攻山東計劃、徐蚌會戰(淮海戰役)等重要軍事情報,密報給中共。文革時,劉斐也遭到郭汝瑰的相似命運,被抄家、罰跪、毒打,臥床不起。其妻伍淑英被剪掉頭髮,只好戴上帽子遮醜。

1978年,71歲的郭汝瑰終於從中共那裏討得了一個說法:他不是國民黨特務,並同意其加入中共。

漸醒

終於有些清醒的他在晚年時編寫了兩本600餘萬字的巨著《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內中披露了這樣的歷史事實: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3,21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架。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

1997年郭汝瑰因車禍去世。他的子女後來如此評價父親:「他在軍事上是一個大學生,但在政治上卻是一名小學生。」在他去世前不久, 說了這樣一段有意思的話:「不為國家、民族利益著想,而徒談忠義,只會助長專制獨裁,阻礙社會進步。」為了這一點覺醒,郭汝瑰付出了終生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