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立法會選舉不足一個月。香港政治納悶,很多人選擇只講投資,不關注身邊的事情。未來十年八載,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及中國實體與虛擬戰爭的「膠著」。中國的內部鬥爭正在縮短了共產黨的壽命。內鬥劇烈的中國,令有錢人更想把資產外移。權力鬥爭正是推動共產黨「向前」的無限原動力,但以反腐為名,實際增大權力的「紅二代」,正是把中國加速走向失控。香港首富「李超人」再談經濟,講到香港現在的經濟是20年來最差,2016前的倒數依然波動。既然香港人自97後改變不到政治現實,不妨研究關注美國股市及實體市場,看看如何投資吧。

我曾是全球最大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Man Investments的地區主管。電腦程式操作順勢而行是「舊鋪」的主打,自己卻更善用環球及北美長短倉策略。在人生上半場,我經歷了很「刺激」的光榮戰役:90年代中期至末期科網股的浮雲上落、2001年911事件、07年美國次按危機、08年雷曼海嘯及09年頭的「核子寒冬」。如果世界依然存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並非「寸草不生」。投資除了技術分析及基本分析這些基本功外,現在還有每日平倉的高頻交易(High frequency trading, HFT)策略。市場是冷血的,也是零和遊戲,有人賺錢便有人賠錢。

在超過四分一世紀的投資生涯,依然緊記這座右銘:順勢而行、長短均可、風險控制、量力而為。08年雷曼海嘯曾經令到我一部份操作資金凍結多年,更令我了解到「對家風險」不容忽視。即是說,就算你如「神人」一樣的精準,在投資路上每次能夠過關斬將,當你的主要經紀(基金用的機構性經紀)出現問題,你的交易資金也會很「險」。能夠在市場上長時間「活著」的操盤人,必然了解控制資金曲線向上的重要性。量子基金創辦人索羅斯就是宏觀對沖策略的操盤王,在1969到1999年,平均每年回報為34%。即是說,1百萬美元「一次過」投資於1969年,經過31年的複式增長(CARR), 投資回報便去到大約87億美元,這樣的回報,是萬中無一。(扣除所有管理費後的淨回報)。投資也沒有永遠不敗的情況。2000年,量子基金也出現了第一次日曆年負回報,跌了15.5%。

最後,投資者的最大忌,無論是有形無形資產,需要不停地看,不停地觀察,不停地分析,不停地下結論。技資就是一埸永久的耐力,八月27號星期六,我會在HKU Space有一「實戰與心戰」論壇。四分一個世紀的金錢狩獵經驗,多少個失敗及光榮戰役, 有興趣了解,可用電郵聯絡: edckchin@gmail.com. Happy Trading!◇

錢志健
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Ride 4 Hope,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