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顯示,無論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或民主黨的希拉莉當選,都無法團結美國。早前因譏諷陣亡美軍士兵穆斯林父母的失言風波持續擴大之下,特朗普首次將希拉莉稱作「魔鬼」。而股神巴菲特則質疑特朗普,要求一同公佈報稅單細節。面對可能是史上最富爭議的大選,特朗普和希拉莉何者能令美國及世界更美好成為焦點。

政治觀察家一致表示,今年總統大選應是歷來最負面的大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也是歷來最不受選民喜愛的總統候選人。扣除不能投票、不想投票及兩黨初選時未投票的人,目前支持希拉莉和特朗普的選民僅佔全美人口的9%、合格選民的14%。這個數字和2008年時差不多。

美國總統奧巴馬8月2日批評特朗普的言論反映他對歐洲、中東和亞洲事務的無知,沒有資格擔任總統,呼籲共和黨應與他劃清界限。特朗普隨即反擊,發表聲明形容奧巴馬是失敗的領袖,與前國務卿希拉莉的中東政策令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有機可乘、伊朗更容易取得核武,強調美國需要改變。

兩者皆未獲選民青睞

美聯社與公共事務全國民意研究中心的調查發現,73%受訪者認為特朗普會更分裂國家,43%受訪者對希拉莉抱同樣看法;認為希拉莉能帶來團結的受訪者只有34%,只有17%受訪者認同特朗普能帶來團結。更有5%受訪者表示,若要在這兩人之間抉擇,寧願投票給一隻大猩猩。約85%受訪者認為美國在政治上會比過去更分裂,80%認為美國人對最重要的價值觀想法嚴重分歧。

受訪者在被問到讓美國分裂的最主要原因時,25%受訪者認為是政治利益或價值、18%認為是經濟利益或價值、14%認為是種族和種族主義。至於甚麼能讓美國人團結?最多人認為是自由和民主,但只佔受訪者的16%;其次是危機和悲劇,佔10%;其它還有愛國主義、對抗恐怖主義等等。

在支持度方面,希拉莉的支持度在民主黨大會後,反超共和黨大會後一度領先的特朗普。吸引女性選民繼續是希拉莉的強項,但她在沒有大學學歷的男性和白人族群中仍落後於特朗普。但有分析認為,根據以往經驗,黨代會後的民調反彈既是普遍現象,也是短暫現象。兩名候選人的民調未必反映最終選舉結果。

調侃穆斯林言論發酵

分析認為,特朗普近日民調下跌的關鍵原因之一,可能是他針對在費城民主黨大會上為希拉莉站台助講的陣亡穆斯林美軍士兵父母的言論。出生在巴基斯坦的吉澤爾(Khizr Khan)和加扎拉(Ghazala Khan)的27歲兒子2014年死於伊拉克戰爭。吉澤爾發言時,陪站在側的妻子加扎拉未發一語。特朗普早前聲稱加扎拉不被允許發言,暗示穆斯林歧視婦女。

曾為戰俘的亞利桑納州聯邦參議員,2008年代表共和黨與奧巴馬爭奪總統寶座的麥凱恩(John McCain)指責特朗普雖獲提名為總統候選人,但並非掌握「通行無阻的執照」可用來詆毀國家優秀人才,又強調其言論不代表共和黨。觀察人士指出,今秋面臨連任壓力的共和黨人正竭力和特朗普保持距離,但麥凱恩與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等人仍支持特朗普出選總統。

美國最大退伍軍人組織「海外作戰退伍軍人協會」指責特朗普對死者父母的批評越界。股神巴菲特也批評特朗普「不知羞恥」,同時要求特朗普公開稅單。對於特朗普所稱需等國稅局完成審計後才能公諸於眾,巴菲特表示美國並無規定禁止公開稅單和公眾問詢相關問題。他自稱也在進行審計,但做好「隨時隨地」與特朗普見面核查對方稅單的準備。

面對不利選情的因素,特朗普在連遭黨內批評時將矛頭指向對手希拉莉,警告選舉可能遭「舞弊操控」。他在賓夕凡尼亞州一所學校體育館的集會上,批評已宣佈退出民主黨、曾與希拉莉競逐總統選舉提名的桑德斯此前為希拉莉站台是「同魔鬼做交易」,並首次公開形容希拉莉「她就是個魔鬼」,贏得支持者的高聲歡呼。

特朗普隨後在霍士電視台(Fox)提出選舉可能被操控的警告,「我希望共和黨人都可以緊盯著,否則(勝利)會給搶走」。另外,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已解僱高級顧問布魯可夫(Ed Brookover)。特朗普的競選團隊也發表聲明,確認後者已離開。

評論:兩黨提名大會後 選戰方告打響

特朗普和希拉莉是一場「政治素人」和「政壇老手」之爭,摻雜著選民「反體制」情緒的深化及會否產生史上首名女性總統的激情,對未來美國在世界的角色更有嚴肅意涵。

傳統上兩黨提名大會的唯一目的是形塑黨內團結、貶低對手士氣、營造勝選氣勢。但今年的情形有所不同,出線者在各自政黨的支持者中都出現強烈反對聲浪,註定美國人將選出一名不受多數人喜愛和信任的新總統。兩黨提名大會塵埃落定後,選戰儼然才重新開始。

即使主流意見和媒體對特朗普咬牙切齒,這位維持「語不驚人死不休」風格的房地產大亨仍在多份民調中不落人後,讓「特朗普熱」出乎意外地延燒至今。希拉莉現在鎖定的目標是賓夕法尼亞、俄亥俄、維珍尼亞、佛羅里達等關鍵搖擺州的選民,主攻他們對特朗普的不信任和不確定感。但不能輕視的是,這種選戰打法在共和黨初選中已證明對特朗普無效。

就像2008年奧巴馬用一句「改變,我們做得到」(Change We Can Believe In)創造美國首位非裔總統那樣,特朗普也想靠一句「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入主白宮,然後挑起美國社會在族裔、移民、治安、反恐及世界角色等敏感議題的神經,將對政府體制不信任的否決票轉化為對自己的支持票。而美國境內不斷發生的獨狼式恐襲、非裔槍手與白人警察間的族裔對立,以及經濟增長和就業數字看似改善,但民眾所得卻持續停滯等事實都在助長這種氛圍。

希拉莉有行政、外交和國會的經驗,但這張政壇老面孔也成為其包袱。面對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如果民主黨仍過度偏重攻擊其性格缺失與不適任,藉以凸顯己方的成熟穩重和承接前政府政績,可能將冒低估美國社會底層選民真正想法的風險。不少選民對希拉莉的惡劣印象就來自其虛假和不誠實,以至欣賞特朗普的直白和坦率,讚揚他敢於說出市井平民咒罵政府的話。◇